「外送員條例」延宕兩個月終於實施,「保險」為何成為台北市與外送平台的戰場

「外送員條例」延宕兩個月終於實施,「保險」為何成為台北市與外送平台的戰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北市政府今年1月三讀通過一份保護食物外送員的法規,規定業者應該為外送員保意外險,但保的不只「接單到送餐」的這段工作時間,而是要求業者提供24小時的「全時段保險」。

台北市議會今年1月7日三讀通過一份保護食物外送員的法規《臺北市外送平台業者管理自治條例》(以下簡稱《自治條例》),法規要求平台幫外送員保意外險,不過台北市政府當時說,因為市面上沒有能保「外送期間」(從接單到送完餐)的保單,因此要求保險「不得排除外送服務期間以外之理賠時段」。

也就是說,外送員只要跟平台簽了約,即使沒有在外送,無論是去找朋友、買東西,只要「騎自己機車」出事,一年365天、24小時都可以申請理賠,但保險費由外送平台承擔。

這引起外送平台極大的不滿,集結許多共享平台的「台灣協作暨共享經濟協會」(SEAT)就抗議,這樣的保險會為外送平台帶來很大的負擔,希望法條能改成只保「接單到送餐」的「碎片型保險」。

到底引起爭議的「碎片型保險」是什麼?目前市面上到底有沒有這類型「從接單到送餐」的保險?這類性的保險與傳統保險差異如何?對共享經濟又有什麼影響?

什麼是碎片型保險?

傳統的保險,無論是壽險、車的責任險,都是以至少一年為投保單位,稱為「全時段保險」。

而「碎片型」保險,指的就是保期短、保費少、為特殊時段、特殊風險量身定做的保險。「中華民國產物保險商業同業公會」(以下簡稱「產險公會」)林秘書舉例,比如學校的指揮交通導護志工,「他們可能平常做各式各樣的工作,但他們在導護時間的風險是一樣的,學校可能就幫你買那一段時間的。」

SEAT法務律師張嘉予也曾投書《經濟日報》表示,台北市政府2018年起替YouBike騎乘者投保的傷害險,就屬於碎片式保險,保險期間就是從民眾將YouBike牽離租借站起算,到還車時結束。而如果有種保單,只保外送員「從接單到送餐」短短幾十分鐘的時段,也屬於碎片型保險。

外送員的「碎片型保險」該怎麼計算保費?

給外送員的碎片型保險,必然得配合外送員的接單形式。但實際研擬起來沒有那麼簡單,因為就算同樣是食物外送,每個平台的差異也很大,SEAT秘書長周元韻就說:「有些外送平台高度彈性,不需要預先登記何時上線,有的則要登記下週什麼時候上線接單,也有的像Lalamove,他們也有送貨,所以可以前一天先登記預約明天送貨時間,那它的保險時間該從什麼時候開始算?是不是從預約的時候就要開始算?」

周元韻表示,給外送員的碎片型保險,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形式,一種方式是「看你有多少外送員,多少人一週跑40小時、一週跑30小時、一週跑20小時,用分級的方式(決定保費)。另外一個可能是用『趟次』為單位,比如某平台我預估一年有1000趟,那保險公司就用1000趟去保(計算保費)。」周元韻說,他們最希望能用趟次來計算保費。

不過林秘書說,目前產險公會研擬出的方案,是以接單到送餐間「有幾個30分鐘」來計算保費。比如A外送員,從接單到送餐花了26分鐘,在30分鐘內,那麼他的保費計算就是1單位;B外送員送比較遠,花了48分鐘,在兩個30分鐘內,那麼他的保費就是2單位;C外送員可能等比較久,花了63分鐘,那保費就是3單位。

不過這樣計算方式,與SEAT期待的「用趟次計算」有些落差。但林秘書解釋,因為每趟時間不一樣,如果用趟次來估算保費,「那每趟到底要算多少時間?」如果以每趟實際跑了幾分鐘來計算,林秘書說,「在精算上要做的事情會更多,所以做一個平均的概念,用半個鐘頭算一段。」

slm3mntzmlbf9qgm740jq56laa8st4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今年1月10日,外送平台Foodpanda大幅調降外送員的送單酬勞,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為了「配合政府行政指導」,最終甚至引發全台Foodpanda外送員在1月16日發起類似罷工的「不接單運動」。
目前可以買到碎片型保險嗎?

林秘書表示,3月上旬,已經有3家保險公司(國泰世紀產物、富邦產物、安達產物)將外送員的碎片型保單送往金管會備查。

林秘書說,這種「團體保險」,一般只要在銷售後15個工作天內,送往金管會備查就可以了,因此目前都已經可以販售。

但林秘書強調,「雖然這類保單備查就可以了,但是因為這個議題比較特殊,所以主管機關在送備查前,都有找保單的審查委員看過。」

擬定的保單送交金管會後,有兩種審查方式,個人保險是「核准制」,團體保險是「備查制」。林秘書解釋,因為團體保險的「要保單位」是公司行號,他對保單內容有比較充分的資訊,也有人力可以評估,所以備查就可以了。但如果是個人使用,消費者可能缺乏知識、沒辦法去理解,所以主管機關必須比較嚴謹的替消費者審核。

而目前3家保險公司計算保費的方式基本上就是用「有幾個30分鐘」來算。此外,為了避免外送員送餐、回家路上發生意外,理賠的時間,不只接單到送餐,還會加上送餐後30分鐘的緩衝時間。

不過,為什麼《自治條例》通過時,沒有能給外送員使用的碎片型保險?曾任職產險公司、擔任核保員的Jason(化名)表示,開發新保單本來就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保險公司必須先了解產業狀況,針對要設計的新型保單進行風險精算,「比如致死率或意外發生率,精算後,保單才不會虧錢」,擬定新保單後,還必須要送金管會「備查」或「核准」。

此外,每個產業的風險精算狀況都不同,周元韻就表示:「像YouBike當初設計的保險就叫做『公共自行車意外險』,專門針對YouBike,所以不能夠廣泛使用在像是Wemo(共享機車)這樣的服務上。」

現在有碎片型保險了,台北市會不會修法?

《自治條例》雖然在1月經台北市議會三讀通過,但是《自治條例》因為訂有罰則,依法必須送行政院核定。但是台北市勞動局職業安全衛生科科長康水順表示,行政院因為還在「彙整相關意見」,延長了原本法定的30天准駁期限,直到3月23日才終於核定。

而台北市政府也在3月27日宣布正式實施《自治條例》,要求外送平台提供「全時段保險」。不過,目前市面上已經有碎片型保險,原本要求「全時段保險」的《自治條例》是否會修法?康水順3月18日受訪時表示,還是先公告施行,如果業者有「窒礙難行」的情況,再考慮修法。

至於切身影響的外送員,怎麼看這兩種類型的保單?台北市美食外送產業工會理事長陳泓瑞表示,他對碎片型、全時段保險沒有太大的研究,有團體傷害險當然是很好,但工會最大的訴求,還是希望由中央政府界定清楚外送員的身份,究竟是「承攬」、「僱傭」還是其他新興的種類【註1】,並透過中央的法律完整規範。對於《自治條例》近日上路,陳泓瑞說:「就看看能不能落實啦。」

碎片型保險只跟外送有關?其他共享平台也都在觀望

這起外送平台與台北市政府的保險爭議,影響到的或許不只是外送員,其他共享經濟平台也都在看。

共享機車Wemo Scooter執行長吳昕霈受訪時就提到,雖然傳統保險已經能讓他幫自家的機車保「強制責任險」、「強制駕駛傷害險」等,但他還是期待能有屬於共享機車的碎片型保險。比如讓「營業用機車」保險跟「自用機車」保險可以交互使用,吳昕霈舉例,「如果我要跟某個外送業者、物流業者合作,那個租車需求就是在做營業行為,我就需要別的保險。」

此外,他也期待自用的租車者也可以有碎片型保險,比如讓租車者透過APP勾選、多付一點保費,在基本的保險外,取得客製化的保險,比如加保「超跑險」(若撞到維修費昂貴的跑車,保險公司會提供理賠)。

吳昕霈說,目前已跟一、兩家保險業者在談,只是要過金管會要花很多時間。但他不諱言,正在觀望外送平台的情況:「等到外送平台做得比較有經驗,我們會加速我們(跟保險業者)的溝通。」

而面對共享平台在台灣掀起的種種波瀾,保險在某些新創專家眼中,可能也是管理新型態產業的解方。曾任行政院政務委員、當時協助與Uber、Airbnb溝通的律師蔡玉玲曾說,「法律規範人的行為,而科技會改變人的行爲,但科技轉變的很快,不過你要制定法律、改法律卻很難」因此她不建議用法律來規範新型態的經濟。

「我一直覺得,新的領域,應該要『小政府思維』,大家要有共識:政府不要管那麼多。政府系統太複雜了,公聽會、還用書面通知,哪個科長協調⋯⋯」

那麼,在小政府思維底下,有哪些是政府不得出面的部分?蔡玉玲的回答就是「稅」和「保險」。稅的方面,蔡玉玲認為做的事情如果是一樣的,比如Uber與計程車,繳的稅就不應該有差別待遇。而保險方面,「比如出了事情保險趕快付,那你常出事保費就增加嘛,保險業者也會評估。就是不靠政府,用產業的架構去進行民間自律。」【註2】

延伸閱讀:

【註1】2019年11月,勞動部曾透過「個案認定」,認定大多數外送平台與外送員的關係都是僱傭制,也就是說,平台是外送員的「雇主」,如果是雇主,就必須遵守《勞基法》,給予員工保障。

不過林秘書跟金管會都表示,沒有打算替外送員研擬「雇主責任險」。林秘書說,依照一些勞工安全衛生法規,雇主必須提供安全教育訓練、提醒車子的保養等等,如果雇主沒有落實這些責任,間接造成員工受傷,雇主就得賠償員工,而有些雇主會買「雇主責任險」,讓保險公司協助理賠。

不過,因為雇主責任險在理賠時,必須釐清責任,如果雇主沒有「失職」,保險公司就不會賠。但現行的團體傷害險,不需要釐清雇主是否「失職」,就算只是騎車自撞,也能理賠,對外送員的保障反而較高。

【註2】不同新創專家,對於該如何面對共享經濟有不同的想法,關注新創的前立委許毓仁就認為,共享經濟、數位經濟衍生的問題,無法單靠保險解決,因此他曾提出《數位經濟基本法草案》,希望從法規著手,整體性的改善。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