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台灣人的健保費是否公平?該不該調整?6個QA一次看

海外台灣人的健保費是否公平?該不該調整?6個QA一次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7年短期返國復保再出國停保者約有6.1萬人,短期返國復保期間總保險費收入約3.16億元,就醫的總醫療費用約2.82億,立委溫玉霞以此指出,這些人並沒有「拖垮」台灣健保。

近日「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引起各界對海外國人投保健保問題的關注。多數住在國內的民眾,每個月要繳納的健保費,是以收入為計算基準,按照健保署所設計的保費級距規則,收入越高,每個月需繳交的健保費就越多。

然而有許多長期不住在台灣、也不在台灣工作並繳稅的海外台灣人,他們的健保費大多附台灣的眷屬加保、或是出國時停保,短暫回台時再加保,而沒有依附眷屬的,則被歸類為「無職業地區人口」,由戶籍地的區公所協助投保。

這些人可能在海外有很高的收入,只繳相對少、每個月不超過1000元的保費,就能享有台灣的高品質和低收費醫療,例如藝人黃安,長期在中國工作但生病時會返台就醫,就多次引發輿論不滿。因此海外台灣人的健保費議題也因為最近的武漢肺炎疫情,展開了「不公平」的輿論批評和討論。

早在2017年,就有民眾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的提議,「全民健保,長年旅居國外、退保期間過長者,不得成為納保對象」,提案雖然通過,當時當時衛福部則曾考慮將停保制度廢除或限縮停保制度的修正方案,不過最終法案在立法院遭到擱置。

民進黨立委林俊憲日前提出,國內的健保費有分級距,但海外卻沒有分級,全部都繳基本保費,他將修法提案處理這個議題。

Q1.全民健保的「保費」是怎麼計算的?

目前健保分為公務員和志願役軍人、私校教職員、公民營企業僱員、職業工會會員、自營業主和專門技術人員、農漁會及水利會會員總共6大類,每類資格的保費計算方式都不同,目前國內最多數人適用的計算方式,原則都依照其收入的級距來計算。

無法歸類至前6大類的族群,就稱為「第6類榮眷及地區人口」,例如榮民及其眷屬,以及在台灣沒有職業的人。「第6類」繳交的,是以最低級距來算的健保費1249元,其中政府負擔40%,自己負擔60%,等於一個月須繳交749元保費。上述在海外的台灣人,若沒有將其健保依附在眷屬下,也會被視為「無職業地區人口」。

Q2.現在提出修法,要怎麼修?

民進黨林俊憲日前在臉書上提出,應該新增「第7類」,納入有以下條件的人:

  1. 一年未在台住滿183天
  2. 無法提出收入證明
  3. 沒有繳稅紀錄者

林俊憲最早提出,應該將此類人「推定為最高級距」,且自行負擔政府以及國內雇主所補貼的金額,因此每人每月須向健保基金繳交「無補助」後的金額,可能會多達1萬2000元。

這個數字由一般有受僱者之民眾所適用的健保負擔金額表最高級距所估算出來:本人負擔(2561元)+投保單位(通常為公司)負擔60%(8246元)+政府負擔10%(1374元)=1萬2181元。

林俊憲現後來與健保署進行進一步討論後對外說明,健保署解釋,為了防止雇主歧視眷口數多的受雇者,這份級距表中,投保單位負擔的8246元,是包含「平均眷口數」(自105年1月1日起調整平均眷口數為0.61人)的結果,才有了多達1萬2000元的數字。

假設新增「第7類」,目前推算出的金額為本人全額負擔8563元。

健保署的解釋是,這類人的保費要「全額自費」,沒有雇主負擔與政府補助,就不需要平均眷口數,現階健保署以國內「雇主、自營業主、專門職業自行執業者及技術人員自行執業者」的負擔金額表,最高收入來計算,目前推算出的金額為8563元。

林俊憲表示,這次他提出的草案,將授權健保署自行設計投保金額負擔表,根據不同收入級距,設計相對應應繳交的保費。只要誠實申報收入,就依收入繳交對應保費,目的是為了杜絕「高收入低額保費」情形。若在海外已退休、無收入的台僑,也可以申報為「無所得」,也有相對較低的投保金額。

Q4.他們既然不住台灣,應該要「除籍停保」嗎?

有些海外台灣人,雖然長期並未住在台灣,但在國外期間,依然依附台灣眷屬加保。林俊憲也認為,這樣不合理,依附親屬在國內,依附者應該要有居住事實。

假設是出國就停保、短暫回台灣時立即繳錢復保,等於中間很長一段時間「沒承擔共同責任」卻仍享有健保。他建議關於「除籍停保」與「出國停復保」制度可一併修正。

目前除籍停保制度:

出國2年後被除籍即應退保,退保後於2年內恢復戶籍,可立即加保。林俊憲建議應該修正為須「設籍滿6個月」才可加保。

預定出國6個月以上,可選擇「停保」,返國立即復保;健保署則建議,取消「出國停保」的規定,未來除非「出國2年被除籍」,否則一律應該長期納保。

Q5.反對修法的人,他們怎麼說?

國民黨的台商代表立委溫玉霞表示,《健保法》的初衷在保障全體國民及生活在台灣的人的健康與就醫,前者是指中華民國國籍者,後者包括在台有居留權的受僱外籍人士(外勞),如果修法把海外台灣人的保費調高10倍餘,不僅加重這些人的負擔,他們的保費數倍於外勞及外籍人士,將製造更大的不公與歧視。

溫玉霞也指出,依據去年健保署的統計,2017年短期返國復保,再出國停保者約有6.1萬人,短期返國復保期間,總保險費收入約3.16億元,就醫的總醫療費用約2.82億,總保險費收入略高於健保所支出的醫療費用,這些人並沒有「拖垮」台灣的健保。

世界台商總會則透過聲明表示,這是為了「少數特例」修法,後果可能會牽連上萬海外台商、外商台籍幹部、留學生和僑胞的就醫權。現在各地台商都紛紛表達不滿,認為政府嚴苛限缩健保,將傷害廣大旅居海外台商、僑民權益,並影響商界對中華民國的向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