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的停課政治學(下):需要營養午餐的孩子,停課期間怎麼辦?

新冠肺炎的停課政治學(下):需要營養午餐的孩子,停課期間怎麼辦?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管是疫情還是颱風假,到底該不該停班停課及後續配套措施,一直都是政治人物必須要會的學問。上集分析了日本政府「學生停課、爸媽要上班,那孩子誰來顧?」的問題,下集則要討論「停課政治學」中關於學校營養午餐的課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除了「學生停課、爸媽要上班,那孩子誰來顧?」的問題,學校營養午餐(註)也是「停課政治學」的重要課題。

前述在這次「停課政治學」考核獲得優等的茨城縣筑波市市長五十嵐立青,便承諾學校停課期間還是有供應營養午餐,給需要的學童。岡山市井原市則採取國、高中停課,但考慮到雙薪家庭的狀況,所以國小不停課,學校照常提供營養午餐。至於京都市則是採取各級學校停課,但唯獨特別支援學校(特教學校)在停課期間會提供營養午餐的做法。

岡山縣井原市市長大舌勲在推特上宣布,井原市立國、高中自3月2日起停課,國小不停課,期間也會正常供應營養午餐,來確保孩子們的營養和健康。但當岡山縣或鄰近的廣島縣出現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病例時,學校就會停課。

業者大受打擊,鮮乳滯銷只好改製加工品

對於營養午餐的業者來說,政府突然宣布學校停課,最大的打擊就是原本預留給3月份的營養午餐食材不知該怎麼辦。由各地學校營養午餐會(学校給食会)組成的全國學校營養午餐聯合會(全国学校給食会連合会)表示,學校營養午餐的菜單和食材多半在一個月前就已經決定好了,學校這樣臨時停課,勢必會造成各地的營養午餐中央廚房向農會、業者退訂食材。

在所有營養午餐食材當中,問題最棘手的就是保存期限非常短的鮮乳。

每年,日本全國的牛奶飲用量約400萬公噸,當中的一成左右都是要提供營養午餐牛奶的國產鮮乳。光是日本關東地區,一年的營養午餐牛奶就要消費10萬公噸,只要學校停課2週,就會讓7500公噸的鮮乳不知道該賣給誰才好。今年正值暖冬,生乳產量會比較多,結果遇到多數學校停課,營養午餐退訂鮮乳,讓鮮乳滯銷。目前乳品加工業考慮將收購這些滯銷的鮮乳來幫助日本國內酪農業,但這樣的做法只能撐得了一時,如果疫情到了4月份都還沒有好轉,可能會讓情勢更加險峻。

半價大特賣,還有買一送二好康大放送

目前文部科學省表示,現階段並沒有考慮要補償營養午餐相關業者的損失,但會和其他行政部門討論該如何解決。

既然這次「全國大停課」的決定,都是中央只出一支嘴,最後決定權和責任承擔都推給地方政府,營養午餐的食材問題上也只能靠地方自行解決。愛知縣一宮市便在3月2日舉辦營養午餐食材半價大特賣,大批民眾自備環保袋在市政府前搶購。事實上,愛知縣一宮市的學校營養午餐會在得知市立國、中小學將停課的2月28日的當下,便聯絡提供營養午餐食材的業者,表明要將這些原本要用作營養午餐的蔬果,部分捐贈給社福機構,部分拿來現場拍賣。

沒有地方政府來幫忙的業者,就只能自己的商品自己救。茨城縣水戶市的納豆業者「だるま食品」在網路上預告,因為原訂3月份茨城縣營養午餐用的30公克盒裝納豆被退單,所以只要在29日那天到本店購買一件商品,就免費送2盒營養午餐的30公克盒裝納豆。沒想到廣受好評,店家當天準備的1000盒納豆,在下午4點半就全部賣光了。當天排到納豆的水戶市民後藤さゆり表示,自己在小學的時候最喜歡營養午餐的納豆,一直很想再吃一次這個令人懷念的味道。

然而,營養午餐的問題不僅如此。隱藏在社會的另一個角落,有一群孩子很可能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如果少了學校的營養午餐,在學校停課期間他們要去哪裡才能吃到營養均衡的一頓飯?

日本版兒童共餐的「小朋友食堂」

日本全國約有3700間「小朋友食堂(こども食堂)」,這些小朋友食堂扮演著社區安全網的角色,提供在地孩子們一個可以和大家一起吃飯的環境,只要來小朋友食堂,就可以和社區的大人一起吃熱騰騰的飯菜。可以說,日本的小朋友食堂,就像孩童版的社區共餐。

必須一提的是,雖然日本各地都有小朋友食堂,但每一間小朋友食堂都是獨立運作的社區團體,每一間的運作模式也都不一樣(有的可以每天開店、有的每週一次,也有每月一次的小朋友食堂),當中不乏沒有年齡限制、只要想和社區的大家一起吃飯,都可以隨時加入的小朋友食堂。此外,雖然有不少小朋友食堂會和在地小學、地方政府合作,但並沒有由公機關主導的小朋友食堂。

這一次因為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疫情的關係,不少地方政府選擇停課,當中就有幾個地方政府主動聯繫合作的小朋友食堂,希望能暫停小朋友食堂的活動。例如:東京都狛江市和東京都目黒區都致電希望當地的小朋友食堂能以防疫為優先,暫停活動。

RTX67HW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暫停活動,真的有可能讓孩子沒飯吃

日本各地的小朋友食堂聯絡網「こども食堂ネットワーク」表示,早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燒到日本之前,大家就有在討論是否要暫停小朋友食堂的活動,目前已有半數的小朋友食堂(約1850間)宣布暫停活動,今後有可能會有更多小朋友食堂選擇暫停經營。「こども食堂ネットワーク」事務局長釜池雄高說,小朋友食堂聯絡網沒有辦法命令大家到底是該繼續經營下去,還是暫停活動,最終還是要交由各地的社區團體自行決定要不要辦,但站在組織的立場,並不會希望大家覺得組織希望大家停辦小朋友食堂。

釜池雄高接著說道,小朋友食堂的兩大目標是「對抗貧窮」和「社區交流據點」,但兩大重點的比重要怎麼分配,就要看負責營運的社區團體如何取捨,如果是以社區交流為重的小朋友食堂,要暫停活動相對容易,但如果是為了「對抗貧窮」而成立的小朋友食堂,一旦因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學校停課吃不到營養午餐、小朋友食堂也得暫停活動,很可能會讓當地的孩子沒有飯可以吃。

「你們不做的話我會很困擾」

聚集在小朋友食堂的孩子們背後因素有很多,有的可能真的是家裡經濟狀況不好,沒有錢買飯吃;有的可能是孩子的照顧者有生理上或精神上的狀況,無法每天定時準備食物給孩子吃;有的可能是被家裡的照顧者疏忽照顧(ネグレクト、neglect),使得孩子無法在家裡好好吃一頓飯。

在東京都板橋區經營全年無休「まいにち子ども食堂高島平」小朋友食堂的NPO法人ワンダフルキッズ理事長六鄉伸司就說,他們沒有辦法暫停小朋友食堂的活動,因為真的有需要幫助的孩子。因為疫情的關係,六鄉伸司這次就曾和孩子們討論是否該暫停活動,當場便有高年級的孩子說:「如果(你們)不做的話(我)會很困擾。」

釜池雄高表示,這次雖然有不少小朋友食堂暫停提供飯菜,但也有些小朋友食堂是改變運作方式,讓孩子來小朋友食堂領來自各地捐贈的食材,再帶回家自己煮來吃。

非常時期,食物銀行和餐飲業都來幫忙

這次因應疫情各地學校停課,孩子吃不到營養午餐,就有不少企業或NPO推出免費便當送到府。例如:知名連鎖餐飲品牌和民,就推出針對停課學童(國小、國中、高中)只要負擔200日圓運費,就能吃到免費的和民外送便當。本來就在做針對單親家庭食物銀行的NPOグッドネーバーズ・ジャパン,也推出在學校停課期間,增加配送食材頻率的措施,減輕單親家庭的負擔。

「學校停課的話,孩子就只能待在家裡。在這種情況,家長就必須要替孩子做點什麼,」六鄉伸司表示,小朋友食堂的吃飯時間很熱鬧,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這樣的環境,特別是對於人群恐慌或不喜歡社交的人,所以大家如果想要把小朋友食堂的飯菜外帶回去吃都不成問題。如果家長連來小朋友食堂取餐都沒有辦法的話,「就只能我們拿去送到家門口了。」六鄉伸司說,他們的小朋友食堂是真的有孩子或家長因為家裡經濟因素,每天都來小朋友食堂吃飯,「因為最糟的情況是真的有可能會餓死的。」

d9215-223-104164-0
和民外送便當|Photo Credit: PR Times
學生在家沒事,出版社推免費漫畫

解決了吃的問題,對這群提前放寒假的學生來說,最大的困擾應該就是防疫期間不能外出,在家閒閒沒事做不曉得能幹嘛。學生們的心聲還不用說出口,漫畫出版社就已經猜到了。

知名漫畫出版社集英社和小學館在3月2日宣布,只要從他們的官方網站或專屬APP,就能免費看到集英社《週刊少年ジャンプ》2020年1-13號,或小學館的《コロコロコミック》2020年1月號、《ベツコミ》、《Sho-Comi》、《Cheese!》、《プチコミック》、《ちゃお デラックス》、《月刊flowers》等漫畫雜誌最新號。

事實上,這不是集英社第一次在網路上免費公開《週刊少年ジャンプ》最新號。2018年7月,因為西日本豪雨災情,造成部分地區的讀者沒有辦法收到《週刊少年ジャンプ》最新號,而罕見地在網路上免費公開最新號內容,但這次是集英社第一次一口氣免費公開10集以上最新集數。

註:說到日本,很多人可能都會想到日本媽媽手作的愛心冷便當,但其實在日本的國民義務教育階段,九成的公立國中、小學都會提供營養午餐(給食),作為「食育」的一環。關於日本營養午餐的介紹,請參考舊文〈公立國中居然沒有營養午餐?一窺日本唯一的「橫濱便當」

參考資料

本文同步刊載於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