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直布羅陀爭霸戰》書評:辻政信--消失在東南亞叢林裡的大亞洲主義者

《東方直布羅陀爭霸戰》書評:辻政信--消失在東南亞叢林裡的大亞洲主義者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信大亞洲主義的日本二戰戰犯辻政信,是發達駭人聽聞的巴丹死亡行軍、泰緬死亡鐵路等一系列虐殺盟軍戰俘暴行的主謀,最終他卻在1961年離奇地消失在寮國的叢林了。

提到辻政信這號人物,相信華人社會知道的應該不多,筆者也是在大學時代從川口開治的漫畫《次元艦隊》第一次通聞這個名字。後來閱讀到更多來自日本的資料,才知道辻政信即便在他的祖國都是位爭議性極高的人物,就如半藤一利形容的那樣,是如「絕對之惡般的存在」。尤其是在造訪了幾次新加坡,瞭解到「肅清」的歷史後,更是對他難以產生任何的好印象。

雖然根據筆者瞭解,「肅清」造成的死亡人數可能沒有戰後新加坡政府宣稱的那麼多,但辻政信元凶的地位卻沒有任何一方懷疑。就連昭南警備隊司令部外事顧問篠崎護,都在他由陳家昌先生翻譯的作品《新加坡淪陷三年半》中,指控辻政信必須要為大規模華僑的死亡負責。辻政信雖然只當到陸軍大佐,他聲名狼藉的形象卻一點也不輸給納粹國家安全部長海德里希(Reinhard Heydrich)。

對於許多日本人而言,辻政信最令人非議之處還不只是他喜好濫殺無辜,而是在於其軍事素養低劣,卻又發起了許多讓日本失敗的戰役,包括與蘇聯之間的諾蒙罕事件還有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的瓜達康納爾登陸作戰等等。在緬甸北部密支那面對中美聯軍反攻的日軍步兵第114聯隊,更因為時任第33軍作戰參謀的辻政信胡亂指揮,差點被國軍全數殲滅。

辻政信從1932年「一二八事變」開始,就全程參加日本侵略中華民國的戰爭,雙手稱得上是沾滿了海內外中國人的血。他不只虐待星馬戰場上大英國協俘虜,還一手策畫了惡名昭彰的巴丹死亡行軍。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就已經有傳聞指出辻政信正在計畫刺殺「軟弱」的近衞文麿總理大臣,以防止日本政府在對美國的談判中妥協。

無論是站在美國、英國還是中華民國的立場上,他都是一個足以被千刀萬剮的戰犯。可是也無論是中華民國還是美國,都曾經為了反共需要拉攏或者保護過辻政信,讓這個軍國主義戰犯始終逍遙法外。接著辻政信又在大批日本右翼信徒支持下先後當選眾議員與參議員,但是卻沒有投入台北和華府所希望他投入的反共工作,而是成為了周恩來的座上賓。

直到1961年,這位全世界奔走推動「不結盟運動」的日本參議員才莫名其妙地消失在寮國叢林裡。有傳聞指出辻政信是被當成間諜慘遭處決,但也有人認為他前往北京或者河內投效了毛澤東、胡志明。雖然無人能判定辻政信究竟有無投效共產黨,但是從他晚年拜訪大陸並與周恩來會面的情況來看,至少可以確定他已經「不反共」。

是什麼原因讓這位引發諾蒙罕市便的狂熱軍國主義份子,到了晚年由極右轉向極左,投身毛澤東口中的「世界革命」?還是其實辻政信的立場從來沒變呢?透過這本由燎原出版社帶給我們的《東方直布羅陀爭霸戰》,筆者總算有機會透過辻政信的視角,去瞭解他諸多爭議行為背後的思想與動機,並藉此機會與各位讀者們分享。

Tuji_Masanobu
Photo Credit:Wikipedia@Public domain
辻政信

無可救藥的大亞洲主義者

為什麼辻政信在戰前與二戰期間是一位狂熱的軍國主義份子,到了戰後卻又搖身一變成為「不結盟運動」的提倡者,轉而扶持「弱小民族」對抗美國和蘇聯兩大陣營呢?辻政信曾積極主張對蘇聯開戰,是一位100%反對共產主義的日本少壯派軍人,又怎麼會在晚年成為周恩來的好朋友?想要瞭解這個問題,就必須要從石原莞爾這號人物講起。

石原莞爾是「九一八事件」的發起者,滿洲國真正的「建國之父」,還是日軍「下剋上」文化的領銜人。他在兩岸被視為發動侵略戰爭的罪魁禍首,卻很少有中國人真正研究過石原莞爾的核心思想是什麼。所以提到二戰的日本,無論是台灣還是大陸的中國人,都認為石原莞爾沒有聽取孫中山先生的建議,讓日本成為了「西方霸道的鷹犬」,而非「東方王道的干城」。

可如果真正閱讀了石原莞爾的《最後戰爭論》,讀者們可能會發現他其實真正想要日本當的還是「東方王道」的干城。在他的觀點中,日本打下東北三省並建立傀儡國家滿洲國的原因,是為了要建立一個阻止蘇聯赤化亞洲的後方基地。滿洲國強大的天然資源與工業設施,還有以儒家思想為核心的傳統東方文化,都是石原莞爾認為日本可以用來推翻蘇聯的武器。

等到擊垮蘇聯之後,日本便會回頭將矛頭對準殖民亞洲的西方列強,再與太平洋彼岸的美國一決雌雄。在石原莞爾的設想下,代表東方文明的日本與代表西方文明的美國,將在這場戰爭中決定誰握有掌握人類未來的主導權,所以他稱之為「最終戰爭」。然而蔣中正領導的中央政府,在「一二八事變」與長城抗戰中的頑強抵抗,一度讓石原莞爾改變了對中國的看法。

在石原莞爾的想定中,中國並不是日本在這場「最終戰爭」中的敵人,而是共同對抗西方列強的盟友。只是石原莞爾在20年代造訪過軍閥割據的中國,認為中國人是一盤散沙,尚不具備與日本平起平坐共同領導亞洲的能力,需要先接受日本人一段時間的「教育與開化」。所以至少在「最終戰爭」的初期階段,是必須要先由日本來引領中國的。

蔣中正對日軍侵略的抗衡,讓石原莞爾發現到中國還是有一位足以與日本共同領導「最終戰爭」的夥伴,於是他漸漸改變了原先「日本需要領導中國」的立場,轉而尋求「不擴大主義」,希望能迴避與中國的衝突。但是日本的少壯派軍官已經深受由石原莞爾一手挑起的「下剋上」文化所感染,任憑其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也沒有辦法把他們從侵略中國的道路上拉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