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南亞的歷史上,歐洲人究竟扮演什麼角色?(上)

在東南亞的歷史上,歐洲人究竟扮演什麼角色?(上)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普遍的共識是,在東南亞的歷史中,歐洲殖民時期確實重要。但不能以舊有的「歐洲中心主義 」的概念,過分強調歐洲的重要性。實際上,歐洲衝擊的本質非常不同,而且衝擊力道也非常不均等。

文:米爾頓.奧斯伯恩

編按:本文摘自《看見東南亞:解構東協前世今生》,在本章中,作者欲探討歐洲人在東南亞歷史的角色,並分別針對緬甸、越南、柬埔寨、寮國、泰國、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汶萊,概論上述國家與西方國家的互動。本文囿於篇幅,僅摘錄緬甸的例子。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對於研究東南亞的學者來說,最首要的問題是:在東南亞的歷史上,歐洲人究竟扮演了多重要的角色﹖實際上,這些爭論的核心是,哪些關鍵性的因素,形塑了今日的東南亞。隨著辯論開展,多數的學者都贊同,東南亞自身最為重要。而且在過去,非東南亞人創作有關這個地區的著作時,通常都受西方主觀的影響,往往忽略了東南亞自身的重要性。現在普遍的共識是,在東南亞的歷史中,歐洲殖民時期確實重要。但不能以舊有的「歐洲中心主義 」的概念,過分強調歐洲的重要性。實際上,歐洲衝擊的本質非常不同,而且衝擊力道也非常不均等。

有個例子可以更清楚地解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歷史教科書談到荷蘭統治印尼的時期,都說得好像荷蘭在這裡,已經堅定屹立了數百年。事實上,荷蘭人在十七世紀早期,才抵達印尼,所以一般的教科書都指出,這些島嶼成為荷蘭的殖民地超過三百年。這種敘述,明顯忽視了一直到十九世紀末、甚至到二十世紀初,現代印尼的大部分地區,都不在荷蘭的殖民統治範圍之內。此外,這種觀念預設了荷蘭的角色,卻幾乎沒有注意到,印尼人在自己島上的重要性。

儘管如此,不代表檢視印尼的歷史時,就可以不關注荷蘭所扮演的角色。在印尼的荷蘭人、在菲律賓的西班牙人和美國人、在中南半島的法國人,和在緬甸、馬來亞的英國人,全都一樣。在這幾個世紀中,他們都是東南亞歷史發展的重要參與者。但是在日常生活等其他層面,歐洲人參與的部分就比較不重要。舉例來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越南的歷史書寫中,法國政府常被描繪成將法國文化帶給越南人,但在一九四○至五○年代,越南革命顯示,透過提升識字率,越南人已經有能力去挑戰他們的對手。不管是法語和法國文化,法國人聲稱的,都與現實相反,他們從來沒有取代過,本地居民的價值觀和語言。

另一個例子更突顯上述的重點。當十八世紀接近尾聲時,荷蘭安身於巴達維亞,已經將近兩百年。爪哇與荷蘭東印度公司之間,僅止於貿易協定,或當荷蘭任命高級官員負責外國事務時,才有所連繫。幾世紀以來,不只是爪哇人的生活幾乎維持不變,荷蘭的殖民統治者,對他們聲稱有控制權的區域,仍然只有少得驚人的認識。一直要到十九世紀初,歐洲人才在中爪哇城市日惹的附近,發現世界上最大的佛教遺址-婆羅浮屠的巨大窣堵坡(佛塔)。不僅如此,它還不是由荷蘭人所發現,而是在拿破崙戰爭期間,英國人在爪哇擔任暫時的殖民者時,才發現的。

那麼,當歐洲人在東南亞植入自己的政治和經濟勢力時,歐洲人達成了什麼成就?基本上,歐洲勢力成為此地區最主要的強權。伴隨著政治發展,構成了歐洲入侵東南亞最重要的標誌-殖民勢力劃分的疆界,而且無一例外地變成了現代東南亞各國的國界。同時,自從歐洲勢力成功控制此區,證明舊制度的不足之處,西方的「進步」,讓人開始質疑,舊有的價值和治理的方式。要理解這些政治發展、權力的轉移,和涉及的思想觀念,就得逐一檢視,為傳統世界畫下句點的,各個國家不同的殖民經驗。

緬甸

直到十八世紀末,緬甸並不在主要歐洲勢力擴展的目標之中。幾個世紀以來,緬甸苦於自己境內種族分裂的問題。十八世紀中後期,在新朝代領導者的統治下,緬甸似乎重獲新生,這個朝代就是貢榜王朝 。貢榜王朝的創立者,雍笈牙和他的繼承者,尤其是波道帕耶 ,在他們的統治下,緬甸達成了一定程度的統一,稍稍減輕了強鄰為緬甸帶來的外部威脅。然而,這只成功解決緬甸所面臨到的其中一部份問題。新的情勢是,英國的勢力緩慢的擴張於印度東北地區,傳統上緬甸認為,這個地區原本是在他們的控制之下。

波道帕耶
Photo Credit: Kantabon CC BY SA 4.0
緬甸國王波道帕耶

這裡有個幾乎像是教科書的例子,說明外來的想法不同於東南亞的價值觀。十八世紀的緬甸統治者,把位在現代緬甸的境內或西邊的阿薩姆邦(Assam)、曼尼普爾邦(Manipur)和若開邦(Arakan)地區,當作邊界地帶,在這裡,緬甸的利益應該最優先。然而,他們並不試圖嚴格的控制這個邊界地帶。他們認為緬甸人的利益至高無上,而且他們不容許,任何可能挑戰他們利益的存在。但是這種觀點,和英屬東印度公司官員的認知,恰好相反。對英國人來說,緬甸關於邊界地帶的概念非常怪異。同樣難以理解的是,居然有這麼一個政治系統,它允許緬甸的統治者聲稱,自己擁有印度和緬甸之間地區的主權,但一方面,又接受只要不涉及緬甸的利益,緬甸就毋須對本地居民的行為承擔任何責任。根據英國的概念,如果阿薩姆邦、曼尼普爾邦和若開邦的突擊隊,攻擊東印度公司控制的領土,那麼緬甸的朝廷就得負責,而且它還應該管理它自己的「子民」,以避免類似的情事發生。

雙方的觀點毫無交集。不僅如此,緬甸和英國的爭執,不僅是為了邊界問題。其他衝突則來自於,雙方對英國商人應有的權利,持不同的看法-或者說的更清楚一點,在緬甸人的眼裡,這些權利根本不存在。而且正常的外交程序緩慢,無疑更加深彼此的誤會,最終導致緬甸統治者巴基道 ,做出了毀滅性的決定,決定以入侵孟加拉(Bengal),來正面迎擊英國。

緬甸終究迎來悲劇的結局。英國入侵下緬甸,占領仰光(Rangoon,其後改名為 Yangon),接著在一八二六年,不合理的《揚達波條約》(Treaty of Yandabo),讓東印度公司得以控制若開邦和丹那沙林(Tenasserim,現稱為德林達依省)。

超過二十年,英國入侵緬甸的程度,僅限於此。除了邊境被英國人控制之外,在緬甸首都阿瓦(Ava),因為政府管理和經營貿易的不同觀點,緬甸人和英國人之間,再次發生衝突。

對照仰光和廣州(Canton,現稱為 Guangzhou)在一八五○年代早期的發展,英國引發的「鴉片戰爭 」正打得如火如荼。在仰光的緬甸官員,雖然允許英國商人貿易,但是也毫不遲疑地威脅這些外來入侵者,藉此來謀取個人財富。他們覺得這樣做,看起來能讓緬甸人高高在上,可以增強緬甸的威望。但是當英國人前來緬甸視察,並且還把此行當作是,測試英國在整個東方的力量時,緬甸人自以為是的行為,就嘗到苦果。後來所引發的第二次英緬戰爭 ,結果英國就此占領農業資源豐富的下緬甸地區。

一八五三年,在下緬甸立足之後,英國人滿意的停下腳步。這時緬甸朝廷才發現,自己不可能招募到足夠的軍隊,來驅逐英國人,而且儘管有外交上的危機,但長年的內部對立還沒有解決,讓緬甸甚至無法一致對外。到了一八八○年代,對英國來說,緬甸不只是財富的潛在來源,更是英國和法國競逐亞洲勢力的重要籌碼。對此,緬甸的朝廷、統治者和官員,究竟了解多少,至今仍不清楚。對一些官員來說,英國商人同時提供了個人致富的機會,還有恥辱。對其他身在曼德勒(Mandalay)朝廷的人來說,朝覲程序永遠比入侵問題更重要-對於外國人在國王面前該不該穿鞋,英國和緬甸雙方都有所堅持。衝突在一八八五年到達臨界點,曼德勒的緬甸朝廷,誤判英國將緬甸納入勢力範圍的決心,更要確保英國的商業利益,高過法國。拒絕英國的最後通牒之後,國王錫袍的決定,也寫下了緬甸的命運,一八八五年十一月,英國軍隊發動第三次英緬戰爭(Third Burma War)。

Konbang-Thibaw
Photo Credit:wikipedia
緬甸錫袍王

一八八六年伊始,英國人占領曼德勒,主張自己取得先前未占領的緬甸部分地區的控制權。雖然大部分更殘酷的戰爭,都發生於後幾年,而且隨著英軍占領,殘酷的懲罰也隨之而來,但「英屬緬甸」(British Burma)確實逐漸成形,而且緬甸西邊與印度的邊界,也劃分清楚了。如果緬甸的領導者,更清楚的認知到自己究竟面臨到哪種挑戰,以及會發生什麼事,歷史是否會改寫﹖嚴厲卻精準的後見之明是,緬甸的領導人受限於自己的世界觀,沒辦法認清,他們自以為重要的價值,對英國人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看見東南亞:解構東協前世今生》,群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聯合勸募的連結是:https://www.unitedway.org.tw/

世界各國紛紛南向投資,東協國家已超車中國,成為最大外資直接投資區域,而隨著經濟成長率逐年攀升,中產階級所得水漲船高,帶動國內消費力,專家斷言,東協在2030年時,將成為全球第四大經濟體!

快速變動的東南亞,在本世紀初,人口已經暴增至全球人口的8%,在二十世紀末的亞洲金融風暴之後,經濟快速增長,即將成為全球第四大經濟體。東南亞各國是否在「東協」的整合下,發展出全球的新權力地帶?

重新審視東南亞,追索各國發展的歷程,分辨各國不同政體、文化傳統,釐清當今的局勢,並找出長久以來排斥外來影響的因素,重新認識我們不可忽視的鄰居。

作者:米爾頓.奧斯伯恩
譯者: 王怡婷

看見東南亞_立體書封_(1)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