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疊都市》書評:城市萎縮的差異景觀,今日台灣是否會成為明天日本的寫照?

《折疊都市》書評:城市萎縮的差異景觀,今日台灣是否會成為明天日本的寫照?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因應人口減少的空間挑戰,本書指出政府計畫與社區營造之外的第三條路,將都市化視為個人追求豐饒生活的行動,轉而從行動主體出發,分析回應集居空間縮小的可能性。這個策略能否因應日、台人口轉型與空間變遷?透過以下的比較有助於思考兩地都市發展的異同。

文:戴伯芬(輔仁大學社會系教授)

台日觀測站:城市萎縮的差異景觀

拜科技之賜,在空中俯看太平洋列島,台灣與日本是一連串島弧中炫眼的綠色珍珠,人們在平原地帶建立聚落,人口沿著河岸集中而逐漸發展為城市。1960年代開始,島國開始快速工業化,日本都市人口達九成,主要集中於本州,東京都加上外港橫濱、千葉縣、琦玉縣、神奈川縣,首都圈人口可達3800萬,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巨型城市;同樣地,台灣都市集居人口也超過七成,西部平原帶形成密集的人造物集居區,台北—新竹北台都會區人口近一千萬。

過去東亞經濟奇蹟廣為世人稱道,然物換星移,兩個島國都將面臨氣候變遷、產業轉型、人口減少等新時代的挑戰,似乎已無法仰賴傳統國家菁英的雁行指引,亟需先端科技導航系統來指引未來航向。特別是人口高齡化與少子女化對於社會經濟及空間結構的改變,AI科技、知識經濟、社區營造、地方創生、社會設計等一連串新的概念與作法,正如火如荼地在兩地展開。

承繼東京大學大西隆「逆都市化時代」、西村幸夫的社區營造 (まちづくり) 、龍谷大學矢作弘「縮小城市」的研究基礎,日本首都大學東京的饗庭伸教授是這一波衰退城市研究中生代的佼佼者,他以「折疊都市」(fold up)為題,結合都市規劃的規範與社區營造的自主,闡述未來「多孔隙城市」的可能性。所謂的「折疊都市」指的是透過個人或社區行動,讓人口集中到特定的宜居城市(頁73-74),而孔隙指的是那些人口減少的家戶而隨機留下的空地或閒置建物。

為了因應人口減少的空間挑戰,本書指出政府計畫與社區營造之外的第三條路,將都市化視為個人追求豐饒生活的行動,轉而從行動主體出發,分析回應集居空間縮小的可能性。這個策略能否因應日、台人口轉型與空間變遷?透過以下的比較有助於思考兩地都市發展的異同。

城市:誰的豐饒生活想像與機會?

早期西方都市社會學家深受都市現代性經驗迷惑,在封建歐洲,城市擁有脫離鄉村領主統治的獨特社會與政治自主性,馬克思、恩格斯、韋伯、涂爾幹、齊末爾等早期社會學者皆關注工業化都市問題,失業、擁擠、貧窮、犯罪、疫病、疏離、失根以及社會騷動現象,病理學成為西方理論基礎,都市則成為烏托邦實驗計畫的土壤。

延續病理化的都市視角,1960年代歐美城市發展面臨內城衰敗問題,緊臨中心商業區外的舊城是城鄉移民集聚的大本營,也是都市生產與集體消費的核心,但是隨著經濟再結構,勞力密集產業外移到第三世界而沒落;另一方面,土地開發、以汽車為主的交通路網發展,白人中產階級外移至郊區,城市蔓延,市中心成為少數族裔聚居區。城市再次浮現失業、貧窮、犯罪以及交通壅塞等問題。

饗庭伸認為都市是個人追求豐饒生活的想像與機會,城鄉移民驅動了地產經濟,讓個人心悅誠服地出賣勞動力以交換安身立命的住宅,日本的住宅自有率達61.2%[1],地產成了穩定社會、追求經濟成長的動力。《東京女子圖鑑》[2]描繪移居東京的單身女性如何透過愛情、婚姻追尋階級躍升的歷程,女主角齋藤綾,23歲,從秋田縣離鄉背井到東京,懷抱著「想成為眾人羨慕的人」的夢想,來到東京三軒茶屋(世田谷區),隨著交往對象地位的提升而先後搬入惠比壽、代代木、銀座等高級住宅區,再從絢爛回歸平淡,婚後居於豐洲(江東區)。定著東京菁華區成為日本人欽慕、成功的身分地位象徵,反映了鄉村到都市、核心到邊緣垂直化的空間層級,映照出日本社會循規蹈矩、追求成功的社會空間流動秩序。

工業化之後的亞洲經濟奇蹟造就了大量都市中產階級,再加上限制移民政策,饗庭伸不採取英國學者慣用的階級分析或美國都市研究的種族觀點,反而回歸社會心理觀點取徑,其來有自。他分辨出四種不同因應環境變遷的心態:保有舊習驅使都市促進經濟成長者、漫無目的消費都市者、在新目的下促使都市繼續成長者以及消費都市者,不同類型的行動者構成都市蔓延或者縮退的動力,非均質地在都市系統中展開。

去階級或種族的分析使得作者避開了西方都市理論束縛,但卻排除了循美好生活夢想而跨境遷移來的「他者」,以東京為例,新宿是最有名的外籍人士混合住居區,新大久保為朝鮮人區,大手町有印度人集聚,豐島則為中國人聚集區,而品川、六本木則是外籍高階人士居住地。外來移民不僅補充日本流失的人口,移民集居區也正在改變日本傳統社區、住宅、飲食以及文化的樣貌。

shutterstock_112128551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自1990年修改「出入國管理及難民認定法」(入管法)以來,日本逐步對外開放移民。首相安倍晉三明確表示未來政策將朝向開放更多低技術外籍勞工,以緩解日本高齡社會的看護、產業勞力短缺問題。1993年「技能實習制度」,以「轉移先進技術、貢獻發展中國家」的名義,從中國、印尼、越南等地輸入大量外國「實習生」。2017年春開始,東京、神奈川、大阪三個都市區率先引進家事移工。日本政府預計在2025年將在營建業、農業與照護等五個領域引進約50萬名外勞,可以預見日本的城市將越來越朝向國際化,有更多懷抱「日本夢」的新移民會在城市工作、通婚、生活,落地生根,都市持續加入多元族群人口,卻可能面臨社會排除。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