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工程契約」法規:建材漲價又無法進口,營造廠該如何因應?

武漢肺炎「工程契約」法規:建材漲價又無法進口,營造廠該如何因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工程承攬從報價、締約到完成履約通常需經歷相當期間,在此期間內,如因外力或其他不可歸責於承攬人之事由造成施工期或施工成本增加,承攬人除應積極避免損害擴大外,也應儘快整理相關資料向定作人反映,以免權益受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重安律師(有澤法律事務所)

A營造廠承攬某工程,依照原預定進度,2020年3月至5月間,須陸續安裝電梯、空調及消防等機電設備。2020年1月下旬農曆年假過後,各機電設備供應商陸續告知,由於許多機電設備須在中國加工,因新冠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之故,相關機電設備供應鏈有斷鏈之虞,恐無法如期運抵台灣,另外,砂石之價格,也蠢蠢欲動。

A營造廠應採取何種措施,以維護自身權益?

本次疫情下,各產業涉及中國供應鏈之部分,多有面臨減產甚至斷鏈之情形,台灣之在建工程,亦有被影響之可能,例如,機電設備之供應時程,即可能因設備之減產或斷鏈而受影響,而相關營建物料,亦可能發生波動,並進一步影響工程進度及增加施工成本。

工程契約多有將「瘟疫」列為不可抗力之事由者,以現行工程採購契約範本為例,第17條第(五)款第5目即將「毒氣、瘟疫、火災或爆炸」列為承攬人得申請延長履約期限或免除契約責任之不可抗力事由,因此,當疫情發生致影響工程契約之履行者,首須確認者為,本次新型肺炎之疫情,是否屬於前揭工程契約所稱之「瘟疫」。

就此部分,臺灣高等法院93年度上易字第419號判決參酌「辭海」之解釋,認為所謂瘟疫,並非指涉特定疾病,而係指「急性傳染病」,該判決進一步認為,考量SARS已經政府公告列為法定傳染疾病及其實際之疫情等情況,認為SARS應認該當契約所約定之「瘟疫」。而本次疫情,衛生福利部衛於2020年1月15日以「授疾字第1090100030號函」認定「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為法定傳染病,且WHO亦於同年1月30日將新型肺炎之疫情列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則本次疫情,應有被認定為屬於「瘟疫」之不可抗力事由之空間。

倘契約未將「瘟疫」列為不可抗力之事由,然工程履約進度確是受到本次疫情所影響者,承攬人仍得執《民法》第230條:「因不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致未為給付者,債務人不負遲延責任。」之規定,主張就工程之延期,不負遲延責任。

承上,A營造廠判斷疫情可能造成設備或材料供應不及者,宜為下列處置:

1. 判斷要徑工作(按:指貫穿整個專案的最長路徑,用以決定完成計劃中各活動可能的最短時間)受影響之天數以及對於施工成本之影響

  • A營造廠擬以疫情為請求展延工期之理由者,首須證明疫情之發生,足以影響要徑工作,以及影響天數。
  • A營造廠另應評估疫情對於施工成本之影響,例如,因設備無法及時供應,致土建工程須全部或部分停工,因而增加之待工成本、採行其他替代方案可能增加之成本等。

2. 確認其他可行之替代方案

  • 營造廠應進一步研究有無替代方案,例如,原擬採購之機電設備因疫情而無法及時供貨,有無其他廠牌可以取代?如採用其他廠牌之設備,重新送審所增加的時間與等待原採購設備之供貨相較,孰優孰劣?

3. A營造廠在評估疫情對於要徑工作與施工成本之影響以及替代方案之可行性後,應向定作人說明並依契約約定提出展延工期之申請,以求共同研商對策。

工地_鷹架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另外,倘因疫情之影響,造成營建物料之價格上漲,進而增加施工成本者,若工程契約中原已約定物價調整之條款,則依契約約定處理,若契約未約定物價調整條款,因疫情非A營造廠及定作人於簽約時所得預見,A營造廠有依《民法》第227條之2情事變更原則請求補償之機會,則建議A營造廠採取以下對應措施:

  1. 整理營建物價上漲之證據,例如,締約時原預估之價格、目前市場價格等。
  2. 確認營建健物價上漲與施工成本增加之關聯性,例如,倘工程已經進入收尾階段,則砂石價格上漲,亦可能不會造成施工成本增加。
  3. 彙整上述資料,向定作人提出,以爭取增加工程款。

工程承攬契約為繼續性契約,從報價、締約到完成履約,通常需經歷相當期間,在此期間內,如因外力或其他不可歸責於承攬人之事由,造成施工期或施工成本增加,承攬人除應積極避免損害擴大外,並應於影響事由發生後,儘快整理相關資料,向定作人反映,以免權益受損。

(本事務所文章主要係以法院裁判、主管機關案例改編而來,但由於各案例事實狀況與細節均不同,且本事務所文章係解說一般性法律原則,因此不能將結論直接推導於任何個案使用)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