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人民高所得背後的美麗與哀愁

韓國人民高所得背後的美麗與哀愁
Photo Credit: nguyen hoangnam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nguyen hoangnam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nguyen hoangnam CC BY SA 2.0

幾天前我接到一通令我很驚喜的電話,我的韓國朋友說她預計12月15日會到台灣出差,停留一個星期左右,並且要在台灣度過周末,聖誕節前夕才會回韓國,問我可不可以利用那個周末帶她在台北逛逛?在我還沒來得及答應時,她立刻跟我講了一堆她想要去的地方。雖然這是她第二次到台灣來,但我還是可以從她的聲音聽得出她的興奮。

我們是一年半前她利用暑假來台灣玩的時候認識的,那時候她還在念首爾大學。她曾經在上海復旦大學當交換學生一年,所以我們可以用中文溝通。她長的就跟所有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韓國女星一樣漂亮;比較顛覆我對韓國人刻板印象的是,她會講很流利的英文。

今年一月我去韓國玩的時候,她帶我在首爾玩了整整4天,她的表現就跟任何一個台灣人一樣熱情。她送我登機離開韓國的時候,還跟我約定她一定會來台灣找我。在飛往日本的飛機上,我甚至開始思考,剛剛離開的那個國家,真的是屢在國際賽事上出現爭議行為的韓國嗎?

在確認完她的航班降落的時間跟其它的細節後,我們開始交換彼此的近況。她說畢業後順利地進了三星集團上班,我聽到之後馬上恭喜她,因為我知道在韓國進入三星或是LG這種大財團工作,就像早期在台灣考上醫學院一樣,代表往後的人生順遂無虞。

沒想到她只是一聲苦笑,接著開始抱怨大財團的繁文縟節,以及很多不合理的倫理規定。由於前幾天我才看到韓國的人均所得可望在今年突破2.4萬美元,我很好奇地問她現在的薪水是多少?她說大約300萬韓圜左右,我很迅速地在腦中算了一下,那可是將近84000元台幣的月薪。

我笑著跟她說她的薪水是台灣大學生平均起薪的3倍左右,但是她卻跟我說:「我羨慕你們中小企業的活力與開放的環境,而且你知道,我這一路是怎麼樣痛苦過來的。」

聽完她的話後我突然回想起今年一月的韓國。

一月的韓國非常冷,由於已經開始下雪,而且我已經在明洞逛到腳痠了,所以她帶我到一間非常道地的韓式烤肉吃飯順便稍作休息。在瀰漫著烤肉香的店裡,我們開始交換彼此念書的歷程。我跟她說完我從國中參加籃球隊、高中參加康輔社並當上社長、大學創業以至於我沒有把大學學位拿到手。她非常驚訝地看著我。

她把還沒熟的五花肉翻面,並且把已經烤熟的肉夾到我盤子裡,說:「我從小就被灌輸要進三星或是LG等大財團上班的觀念。因為光是三星、LG、現代、以及SK這四大財團加起來就占了韓國一半的GDP,並且這些財團的子公司很多,不是只有你所知道的手機或是電子產品。例如我昨天陪你搭機場巴士經過的仁川大橋,那是三星的建設公司造的;你剛剛在TNGT買的那件讚不絕口的外套,它是LG旗下的時尚品牌。」

仁川大橋/Photo Credit: Jinho Jung CC BY SA 2.0

我同時對韓國女生的貼心,以及她跟我講的那些關於韓國財團的事感到驚訝。我問她:「所以你們沒有太多社團,或是學生團體之類的嗎?我的意思是,難道你們這輩子都沒有嘗試過一些其它的事,就被決定了人生的目標嗎?」

「大部分是的。我從國小就開始補習,補到高中的時候,我為了要拿好學歷,以利我未來進入大財團工作,我去參加了所謂『首爾大學保證班』的補習班,結果這個保證班需要先參加一個入學考;然後又有其他的補習班專門在補『首爾大學保證班』的入學考。

所以我不只為了進入首爾大學而補習,還要為了進入可以保證我上首爾大學的補習班而補習;即使我進入首爾大學,但我現在還是在補習。我現在補的是所有大財團的筆試以及面試。」

這次換我用驚訝的眼神看著她。由於她看起來有些哀怨,我試著安慰她,開玩笑地說:「原來韓國不只電子業整合的好,連補習班都要整合成上中下游。」

她笑了一下並且繼續說:「是啊,韓國是全世界自殺率最高的國家之一,我們對於有人跳地鐵自殺都很習以為常。後來因為太常有人跳地鐵自殺,所以政府把軌道跟人群用門隔開。但是擁有不妥協及固執民族性的我們還是找到了新方法,跳漢江。聽說漢江每天平均會有3到5個人跳河,所以這對我們來說也不是件新鮮事了。」

每當媒體在吹捧韓國企業如何征服世界,或是韓國的GDP比預期好的時候,我腦中總是會浮現這段對話。美麗與哀愁往往同時並存,我們不能只看到主流媒體報導的美麗面貌,而不去深入了解另一面的哀愁。韓國在很多地方的確優秀,但同時又充滿爭議,但這是韓國特殊的歷史背景所造成的。

相反的,台灣也有自己特殊的歷史背景,在一味欣羨韓國高所得的時候,我們可以想想自己擁有的是甚麼?這絕對不是自我安慰,而是引領台灣走出自我風格的關鍵,是引領台灣脫離只能靠cost down跟先進國家競爭的關鍵。

台灣有其獨特與迷人之處,或許是因為我們生長在這個環境而比較容易忽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