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錫銘申請假釋18度被拒,提行政訴訟再遭駁回,監所關注小組:希望犯過錯的人永遠不要回歸社會?

張錫銘申請假釋18度被拒,提行政訴訟再遭駁回,監所關注小組:希望犯過錯的人永遠不要回歸社會?
綠島監獄資料照。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假釋的規定是依照《刑法》第77條辦理,亦即有悛悔實據者得許假釋出獄,但是所謂「悛悔實據」指的是什麼卻從來沒人說得清楚,每次最後都是矯正署「綜合判斷」。

服刑中的槍擊要犯張錫銘,因為申請假釋18次全遭駁回,今年提起行政訴訟,狀告法務部矯正署,認為對他有差別待遇;台南地方法院今(19)日駁回張錫銘的訴訟,理由是張錫銘犯後沒有和解或賠償的相關紀錄,就算在監期間表現良好也不是唯一要件;監所關注小組認為,張錫銘的案件更凸顯了假釋規範的模糊不清,且受刑人很難有機會提起救濟、也很難和被害人和解,等於把修復責任全丟給家屬,質疑是否「就是希望犯過錯的人永遠不要回歸社會?」。全案可上訴。

台南地院駁回假釋:張必須積極和被害人聯繫

台南地院透過新聞稿指出,法務部矯正署考量張錫銘犯行、犯後表現及再犯風險等三大面向,且張錫銘犯行情節非輕,犯後無任何和解計劃或賠償相關紀錄,犯後態度非佳,決議不予許可假釋,尚非無據。

台南地院表示,受刑人在監服刑期間,僅是得否陳報假釋的法定條件,未明定執行逾一定期間即應許可假釋;張錫銘主張在監表現良好,多次受表揚,也不是判斷有無悛悔情形的唯一要件。

台南地院認為,張錫銘是否可以假釋出監,在假審會決議後未確定,何況張錫銘向檢方聲請與刑事案件被害人或家屬和解,張錫銘必須積極和被害人連繫,請被害人主動發起,促使地檢署開案,國家不宜主動介入。

另外,張錫銘相關刑事案件共犯有10人,刑度可堪比擬者,僅詹龍欄被判處無期徒刑,但詹龍欄在監執行逾20年才假釋;張錫銘未考量自身犯行情節及其他假釋條件,主張處分違反平等原則,顯然不足採信。

因此,台南地院認定台南監獄假審會決議無拘束效力,原處分認事用法無違誤,復審決定予以維持,也無不合;張錫銘請求撤銷原處分及復審決定、矯正署應作成准予假釋行政處分等應予駁回。

至於張錫銘宣稱在監受不公平及差別待遇、未移外役監或監外作業、監獄管理措施悖離常情等,台南地院認為非訴訟標的,張錫銘應循其他申訴管道請求救濟。

今天雙方未到庭聽判,地院依行政訴訟法規定,僅以公告主文代替,未在法庭內當庭宣判主文。

此案在本月5日開言詞辯論庭,張錫銘出庭時自備陳述狀,強調自己服刑期間受到「不公平待遇」,包括多年來報名各項技訓班、外役監遴選也幾乎都未錄取;而假釋審查會曾同意他假釋,最終還是被矯正署駁回,批矯正署未能依法行政。

對此矯正署當時表示,張錫銘有傷害前科,又持槍射殺被害人,經列為重大通緝要犯,並於逃亡海外返國後,再度組織犯罪集團,又數度與警方對峙,嚴重危害公眾安全及社會安全,且無和解或賠償相關紀錄,「仍有繼續教化的必要。」

監所關注小組:假釋規定和救濟管道都模糊不清

關注並協助此案的得監所關注小組今天也發布聲明,指出台南地院駁回,彰顯出當前假釋制度的三大困境;包括假釋規範模糊不清;目前假釋的規定是依照《刑法》第77條辦理,亦即有悛悔實據者得許假釋出獄,但是所謂「悛悔實據」指的是什麼卻從來沒人說得清楚,每次最後都是矯正署「綜合判斷」。

第二則是假釋救濟制度無用,10年來僅有一件因為登載錯誤而救濟成功的案例,而除了敗訴以外,更多的是連法院大門都進不去的形式判決。受刑人資訊普遍不足且書信往來時間大幅受限於控告的矯正署,我們是否能有更精緻與更加適合於受刑人或甚至是專門針對監所行政訴訟的程序與管道?

第三則是要求「修復和解」,監所關注小組則提出質疑,指出現在期望的是一個只在意賠償與否的修復,又或是一個大幅交給民間並由特定民間團體把持的商業經營模式,還是「加害人與被害人自立自強」?當國家自身的能力不到位時,直接將相關的責任歸咎於受刑人,甚至是受刑人的親友,恐怕是國家的推諉卸責。

監所關注小組表示,入監服刑是一次對話的開始,讓在制度外的人們得以正面的與國家交鋒並試著對話,學習與認知到制度,並熟稔如何在制度規範下進行社會互動,「這難道不就是矯正教化的目的?」監所關注小組質疑,然而近來走向兩極化刑事政策的背景下,卻不斷將一群人排除於社會外,三振條款的設置、監護處分的修法,「當把這些人拒於邊緣時,還期望他們能回歸社會嗎?還是當這群人犯錯時就沒打算讓他回來?」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