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電價連4次凍漲,為穩定電價已支付超過721億元的「準備金」

台灣電價連4次凍漲,為穩定電價已支付超過721億元的「準備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電價每年檢討2次,分別在4月及10月,不過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台灣電價連續3次沒有調漲,用來穩定電價的準備基金,已經快要用盡。

又到了每年電價調整的時刻,經濟部今(18)日召開本年度首場電價費率審議會,表示由於油價下滑加上疫情影響全球經濟,2020年電價決議凍漲,維持在每度2.6253元,也是史上唯一出現電價連4凍漲情況。

台灣電價每年檢討2次,分別在4月及10月,由台電公司依電價公式估算提出電價檢討方案,經過電價費率審議會審議,決議最終電價調整結果,原則每次調幅不超過3%。不過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台灣電價連續3次沒有調漲,台灣平均電價就維持每度2.6253元。

近年平均電價-v10

今年的電價審議會,台電原來建議4月電價調漲1.83%,建議電價每度2.673元,但電價審議委員會認為,台電以每桶原油60到65美元提出漲價方案,考慮短期之內的油價要回到每桶60美元仍有疑慮,所以對於調漲的建議並沒接受。

經濟部表示,由於近期國際油價受到「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產油國減產協議破局等不確定因素影響,價格變動劇烈,政務次長曾文生指出,今天最新的價格在28美元左右,影響仍須觀察。而為避免造成物價波動,影響民生經濟,本次電價暫不調整,維持平均電價每度2.6253元,將持續觀察產油國談判結果與影響。

今日的電價審議會也決議,台電去年配合未漲電價,盈餘未達合理利潤,將從電價穩定準備金撥補327億元給台電。

什麼是電價穩定準備金?

電價穩定準備金是經濟部為了穩定電價,同時確保台電在電價調整(如凍漲、下降)仍有3%-5%的合理利潤,撥補給台電公司的一筆準備金。若台電年度電業虧損,可以依照相關規定收回部分金額,貼補電業損失;而當台電年度結算時有超額利潤時,則撥回部份金額。

2016年,電價穩定準備金餘額尚有828.74億元,但在2017、2018年,台電公司未達利潤,分別由電價穩定準備提撥47.84億元、346.4億元,也讓電價穩定準備下降到434.5億元,而今日決議再撥補327億元後,電價穩定準備餘額為108億元。

電價穩定準備金-v10

不變的電價,背後的成本是什麼?

台大風險中心研究員趙家緯指出,因為武漢肺炎影響,全球油氣價格下降,2月份的國際氣價比1月份下降20%。趙家緯表示,考量疫情,必須接受這次電價凍漲的決定,但他也提醒,過去3次凍漲電價,本來今年電價有望調整,但因為疫情凍漲,喪失了讓電價合理化的機會。

2019年,台電自編決算每度電的售電成本是2.7172元,結果每度電的平均電價為2.6190元,等於台電每發/賣出一度電,就虧損0.0982元。

趙家緯也提醒,電價穩定準備金快用完了,台電接下來將面臨帳面上的虧損,若持續虧損的話,只能從後續電價的來做調整。他也指出,2012年油電雙漲,就是因為太久沒有漲電價,才一次漲足。

趙家緯表示,去(2018)年台電的發購電量中天然氣(38.2%)佔比首度高於燃煤(37.3%),是第一個「黃金交叉」時期,因此去年電價成本比前一年增加,很大的一部分源自於此。他也指出,今年天然氣的佔比如果高於燃煤,發電成本仍有可能高於售電價格,加上整體再生能源要從5%提升9%,價格上也有可能上漲。

國營事業今日公布今年前2月稅前盈餘,台電虧損新台幣44.86億元,主因目前非夏月電價,加上配合政府政策持續「增氣減煤」,墊高發電成本。

台電表示,不便針對電價調漲表達意見,僅透露自從有電價公式以來,有電價穩定準備機制,台電都沒有虧損,一直有合理利潤。台電表示,4月未調漲,10月還會有審議會議,屆時電價如何,還未可知。

經濟部表示,燃料成本是影響電價的主要因素,目前影響到台電燃料成本僅為天然氣價格,約占總成本的1/3,而天然氣價格混合長約價格及現貨價格,因此不會由現貨市場價格全部反映。經濟部也指出,布蘭特原油在1、2月都在每桶60美元以上,3月跌幅是短期經濟因素以及3產油國競合因素,不確定性非常高,因此仍要花時間進行觀察,今年10月電價審議時將再納入考慮。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