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力唱片行》:一個埋葬過去的男人,也消音了自己的未來

《瓦力唱片行》:一個埋葬過去的男人,也消音了自己的未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知道眼前這個殘破的男人心事很重,幾乎比周圍的機器加起來還重。但壞掉的機器修一修會好,壞掉的心呢?

你無比確信,你曾被音樂引渡。
一間不賣唱片、只說故事的唱片行,
他寫著好似要勃起,卻又
瞬間軟掉的愛情。

開店宣言 ──
拒絕忘記事物,開了一個「可以記得事物如何消失的軌跡」的寓所,
如同電影《瓦力》總在時光的廢墟永恆淘選回憶的餘燼,
我把它叫做瓦力唱片行。

一個純粹書寫音樂的一人唱片行。
不賣唱片,不賣卡帶,不賣宗教神像。
講音樂故事,音樂的鬼故事。

瓦力唱片行鬧鬼,也鬧心。那些鬧鬼的故事,講的其實都是人。
人死了卻還不得安寧,那些死不透、不得安息的愛與寂寥,
它們都曾發生過。

在瓦力唱片行,我要說的,就是一個死人還魂的音樂紀事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首歌,歌聲裡有多少故事,就有多少祕密。

靈魂真正受到悸動的當下,常是鄉愁和記憶湧現的逢魔時刻。
它們慣常是:你穿著夾腳拖去巷口買肉蛋吐司,無意間聽見的一首老歌;
在電梯裡有人很不識相地把來電鈴聲調到最大,
瞬間你認出那竟是你年少時最愛的樂團,很無腦,但很青春。

瓦力說:「愈來愈多人在『瓦力唱片行』粉專裡留言,告訴我那些故事是怎麼攪亂一池回憶的春水,讓他們透過音樂的陪伴,重新記起那更好的時候。那是鄉愁在發酵,是青春不滅的火還在燒。如果你曾為故事裡的一字一句感動了,希望你告訴更多人。告訴他們,自己並沒有壞掉,或者其實已經壞掉,但那沒有關係,還有人在這頭徹夜不眠,為你播一整季青春的歌。」

那些逝去的記憶不得安寧,一再蟄伏,而後爬起。
是以瓦力寫下這些孤寂與破碎,譜成一首致過往的送葬進行曲。

getImage-3
Photo Credit: 寶瓶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