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金瓶本色》:武松一定要像殺豬似的,屠宰、肢解美女蕩婦潘金蓮嗎?

蔡詩萍《金瓶本色》:武松一定要像殺豬似的,屠宰、肢解美女蕩婦潘金蓮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四百多年後,我們再回頭看她,或許我們只會說,潘金蓮只是情慾自主,只是跟著感覺走,只是「94狂」的「網紅性格」而已!她唯一的錯,是早生了數百年而已!

文:蔡詩萍

武松一定要,一定要這樣,像殺豬似的,屠宰、肢解美女蕩婦潘金蓮嗎?

武松當然不是《金瓶梅》的要角!

他之所以在《金瓶梅》裡出現,主要任務就是「宰了」潘金蓮!

武松殺嫂在《水滸傳》裡,不過是梁山泊一○八條好漢裡其中一位英雄的事跡,但在《金瓶梅》,卻是重要女主角潘金蓮的生命終結者。比重、分量完全不同。

潘金蓮謀殺親夫,衙門被西門慶賄賂,不能秉公裁判,官逼民反,武松必須挺身而出,這是黑暗封建年代,「俠」之所以一再被歌頌的原因。

官逼民會反,唯有到了積怨累積到數量龐大,且有人揭竿而起的時刻。

整部《水滸傳》,大半篇幅,都是在醞釀「官如何逼」、「民為何反」的動因。

可是細心的讀者,會留意到,《水滸傳》還是透漏出如果官僚不那麼官僚,如果官僚多一些些正派人士,或許就不至於有「逼上梁山」的遺憾了。

在那之前,人民多半仍是隱忍。

在尚未等到揭竿而起之前,人民唯有一再忍耐,一再等待正派「包青天」的出現。

有包青天,是要靠官僚自覺且勇敢的,在當官是讀書人唯一出路的科舉年代,這樣的包青天也是神話!各位若熟讀《金瓶梅》便會察覺,作者對這幾乎期望不高!

因而,包青天難求,「俠客」的路見不平,自然化身成民間屢屢謳歌的傳奇。

一部《水滸傳》,全是這樣的英雄聯盟。

他們會有「逼上梁山」的命運,又非常弔詭,全都跟「官逼民反」息息相關。而「官」是誰?哪個不是科舉出身的進士?他們一旦為官,為父母官之後,非貪即腐,甚至幫助封建體制,打壓人民,於是「官逼」,於是「民反」。只不過在《水滸傳》,這些「民」可不是一般的「庶民」,他們可是非比尋常的「超人」啊!

武松在《水滸傳》裡,從「打虎英雄」淪為殺死姦夫淫婦的逃犯,逼上梁山,是對陰暗司法的公然唾棄。但司法的執行者父母官,科舉取士的士大夫們,也相對的淪為關說、賄賂的打手!

《水滸傳》是對宋朝以來,文人士大夫當家的虛矯文明,做出了最素樸的反抗! 因為昔日是儒俠並舉,儒以文觸法,俠以武犯禁,可是士農工商的格局,在八股科舉取士下,愈形刻板化、僵滯化,士大夫的眼界愈發狹隘。加上商業活動蓬勃,商人生活奢華,以錢打通關節,疏通政策,比比皆是。士大夫與商人的關係,不僅共生,沆瀣一氣,甚至還可能低聲下氣,跟商人借貸。《金瓶梅》把這層關係的描述,可謂活靈活現。有錢是萬能,粗鄙可完勝!

俠,類似武松這樣的俠,在《水滸傳》裡可是個個頂天立地。但在《金瓶梅》裡,各位有注意到嗎?打虎成名後,武松的日子基本上「很無聊」!

雖然當了縣衙的都頭,率一班衙役,維持治安,但大致上,沒啥大事。武都頭多半時間,是上班打個卡,然後四處走走,與人應酬喝酒。再不然,就是幫縣老爺出公差辦私事。

相當程度,蘭陵笑笑生也暗示了,在文人當家的科舉當官年代,武人出路的苦悶。《金瓶梅》裡有對照組,西門慶的好友周守備(守備是官名,西門慶歿後,春梅嫁給他當妾,後扶正為夫人),顯係武人出身,但小說中他泰半也是出現於觥籌交錯的應酬場合,直到最後,他為國捐軀,才看到武官的價值。

武松單憑打虎英雄,官僚體系對他「按讚」或有,要說很尊敬,是很表面的。

我們看武松在《金瓶梅》裡殺嫂之前的際遇,可以看出武人或俠客的處境。但這位武人,在《金瓶梅》裡,亦有他「心思頗詐」的一面。

他被特赦,回到清河縣後,處心積慮要替哥哥報仇。剛好西門慶死了,西門慶構築的政商網絡崩解,給了武松動手的機會。不然,憑西門慶綿密的人際關係,官官相護的保護體系,武松人還未進清河縣境,恐怕早被盯上了,命都未必能保,還奢談什麼報仇!

而更巧的是,西門慶死後,本來就「白目白目」的潘金蓮,愈發淫慾大膽,竟毫無節制的跟女婿陳經濟日夜勾搭上了。弄到懷孕上身,趁夜半用藥墮胎,把死嬰丟棄在茅坑,被隔日清茅廁的工人張揚出去,人盡皆知。讓早已對潘金蓮不滿的大娘吳月娘,找到理由出手攆她出去,交付給之前穿針引線,讓西門慶勾搭上潘金蓮的王婆子,讓她「買賣」潘金蓮。手上有銀兩的武松,就拿為潘金蓮贖身的名義,「買下」大嫂,準備回家「屠宰」了!(這又可以看出,在一夫多妻制的年代,妾的命運,不只操在老公手裡,老公一旦身故,大老婆亦掌握生殺大權!)

《金瓶梅》裡的「金」(潘金蓮)、「瓶」李瓶兒、「梅」龐春梅,三人性格迥異,命運亦大不同。

李瓶兒,早死,但深得多方敬重喜愛,尤其是西門慶對她,是用了感情的。

龐春梅,角色在西門慶歿後,才愈形凸顯。而且愈來愈好,從潘金蓮房裡的服侍,西門慶理所當然的洩慾「真人充氣娃娃」,到成為守備夫人。她的際遇倒吃甘蔗,好到出奇!

相對的,潘金蓮是最慘的一位了!

但《金瓶梅》也為她的慘,鋪陳了相當之久,理由亦相當之充沛。

她與西門慶有染,下藥害死親夫武大。

她過門之後,西門慶不在家,她不是挑逗其他男人,便是閒來無事,擺弄是非。

她最毒婦人心,直接訓練貓撲殺西門慶單傳的男嬰,間接害死悲傷過度的母親李瓶兒。

她懷了女婿的種,狠心打掉胎兒,在她手上丟掉的人命,直接間接超過四人!

這麼一個「壞女人」,卻偏偏有一顆奇怪得很的「單純幼稚」心靈!她總是「一廂情願」的看待事物、解釋事物!這點真的很奇怪!

按理講,人壞,應該心思也壞!心思壞,應該處心積慮,整個人都壞才是!

但潘金蓮卻像一個「跟著感覺走」的女人,只憑自己情慾的線索走,哪管一路走去,是懸崖,是險徑,是薄冰,她都彷彿看不見似的!

我總感覺,蘭陵笑笑生彷彿是在告訴我們:潘金蓮啊,她可是一個「謎樣」的美女啊!她渾身是勁,她從裡到外,都在追求自身情慾之滿足,她自我意識極強,她愛玩她敢玩她會玩她享受玩的樂趣。她或許沒有我們想像的壞,因為在她看,她只是做自己而已!她只是憑自己當下的直覺反應,去反應自己的需求自己的渴望罷了。這叫「壞女人」嗎?

四百多年後,我們再回頭看她,或許我們只會說,潘金蓮只是情慾自主,只是跟著感覺走,只是「94狂」的「網紅性格」而已!

她唯一的錯,是早生了數百年而已!

好吧!不管怎麼說,我們都要面對潘金蓮在《水滸傳》、在《金瓶梅》裡被武松手刃,被武松肢解的無可奈何了!

武松殺嫂,在當時是合情合理的橋段。

潘金蓮謀害了親夫。

這親夫是武松的親大哥。

司法無法替武松尋回公道。

武松還被這官官相護的體制,判刑下獄。

所以武松尋仇報仇是合情合理的,雖然依舊違法。

但武松殺嫂這一段情節,卻留下許多「疑點」。

武松對妖豔動人的嫂子,一點點心動都沒有嗎?看來是的,無論《水滸傳》或《金瓶梅》,武松都像坐懷不亂的君子。

但如果一絲絲可能都沒有,那為何當武松帶著一百兩紋銀,回到清河縣,繼續當都頭,知道潘金蓮要「被待價而沽」時,他找上王婆子,用的理由竟是,「她若不嫁人便罷。若是嫁人,如今迎兒(武大郎與前妻的女兒)大了,娶得嫂子家去(就是兄終弟及,小叔娶嫂子啦),看管迎兒,早晚招個女婿,一家一計過日子,庶不教人笑話。」

武松的話,若聽在任何一位「壞心眼」的女人耳裡,怕都要翻白眼!怎麼可能?我可是謀殺了你哥哥的人呢!

但潘金蓮卻是暗自竊喜,「這段姻緣,還落在他家手裡!」立刻自己從簾子內走出來,主動地表達「I do, I do」的強烈意願。

男的有錢買她,女的有意跟他。武松殺嫂這一幕,即將開鑼了。

武松當然是「預謀殺人」!

那潘金蓮興高采烈的,去了孝(西門慶的未亡人身分),換了裝(以為要當新娘了),走進房內,一看武大的靈牌放在供桌上,霎時起疑。

武松叫迎兒把前後門都鎖上,王婆子與潘金蓮瞬間都成了「甕中鱉」!

那武松坐下,獨自連喝四五碗酒(態勢不妙!喝悶酒的男人再帥,也有問題!),王婆子膽戰心驚,想溜。武松拿出一把「二尺長刃薄背厚扎刀子來,一隻手籠著刀靶,一隻手按住掩心。」(一副「王婆子有膽妳給我溜溜看」的凶神惡煞樣!)

武松的氣勢夠嚇人吧!

那刀有多鋒利?各位試想,你吃牛排時,店裡提供的薄刃、厚背的牛排刀,若再加長一倍左右,就差不多很像了。

刃薄,為了好切;刀背厚,為了切進肉裡後好拔出!刀不能太長,否則不易藏在衣內,且切割之際,不好操作,這是槓桿原理。

我常去市場買肉,吃牛排時會細心研究牛排刀,所以略有心得。純理論的。

武松粗人一個,但殺潘金蓮卻心思細膩。

他嚇唬到王婆子後,把想跑的潘金蓮一把抓起,嚇軟了她。再把王婆子捆綁起來。

然後逼迫潘金蓮一五一十,交待殺兄的細節。(她竟然交待詳細?!害得一旁的王婆暗暗叫苦!)

武松殺嫂這一段,寫實逼真到,令人不忍卒讀。

「那婦人見頭勢不好,纔待大叫,被武松向爐內撾了一把香灰,塞在她口,就叫不出來了。」(你可以想像那畫面,潘金蓮花容失色,滿口香灰,躺在地上嘴巴嗚嗚的悶喊!多慘!)

「那婦人掙扎,把䯼髻簪環都滾落了。武松恐怕她掙扎,先用油靴只顧踢她肋肢,後用兩隻腳踏她兩隻胳膊。」(完全像屠宰一頭牲畜,而且不是那種放貝多芬音樂的人道屠宰場。)

「(武松)一面用手去攤開她的胸脯,說時遲,那時快,把刀子去婦人白馥馥心窩內只一剜,剜了個血窟窿,那鮮血就邈出來。」(血腥嗎?還沒結束呢!「你給我看下去!」武松就是這眼神,這意思,別走開!)

「那婦人就星眸半閃(生命跡象要消失了),兩隻腳只顧登踏(臨死前本能的肢體反應)。武松口噙著刀子,雙手去斡開她胸脯,撲忔的一聲,把心肝五臟生扯下來,血瀝瀝供養在靈前。後方一刀割下頭來,血流滿地。」(雙手剖胸,生扯五臟,刀割頭顱,都很血淋淋!我看你應該幾天不想吃肉吃雞鴨吧!)

之後呢?

你還問,你不渾身打顫,感覺悲憫嗎?

之後呢?之後,武松當然殺了王婆子,然後拋下他的姪女迎兒,去投奔梁山泊了!

武松殺嫂,殺得這麼咬牙切齒,殺得這麼驚心動魄,你覺得他還是打虎英雄嗎? 有人說,他的心理狀態很奇怪。

這是好問題。但我寫這篇,已寫得太累了。以後再說吧!

相關書摘 ►蔡詩萍《金瓶本色》:從西門慶到賈寶玉,男人之美男人之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金瓶本色:你愛的是耽溺,還是沉淪》,有鹿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蔡詩萍

戀男身,愛女色,
敗德失樂園喧譁開幕,
你我都在人間煉慾中!

少年的戀愛是想像,
大人的戀愛是誘惑!
蔡詩萍最撩撥情慾新作,入骨透析《金瓶梅》

肉體終將老去而腐朽,
何不耽溺歡愛,沉淪慾海,
讓淫聲蕩語都成一生一世的喟嘆!

自古以來,《金瓶梅》總被認為是一部由「西門慶與他的六個妻妾」所構成的淫蕩小說,早了《紅樓夢》、《儒林外史》一百多年,地位始終低於四大古典名著。作者名喚「蘭陵笑笑生」,真實身分、生卒年不詳……

人之初,性本色!
當雄性獵捕遇到情慾自主,
你我都有西門慶、潘金蓮的渴望!

不!別再誤會《金瓶梅》了!它可是第一部開創小人物小日常題材的小說,讓中華民族的情慾書寫遙遙領先日本浮世繪、歐美色情產業,影響晚出一百年的《紅樓夢》男男之愛,更藉人類的「淫聲穢語」暗諷了一個朝代終將邁至滅亡的醜態。

蔡詩萍緩緩為我們攤開一卷《金瓶梅》小人物風景,衰世中人類猶求肉慾貪歡。慾念背後,他領我們直視末代政治、社會腐敗的病徵。

7410338_B
Photo Credit: 有鹿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