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華人還是西方人較有危機意識、獨立思考?

疫情下,華人還是西方人較有危機意識、獨立思考?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方許多民眾對疫情的判斷卻來自政府的資訊,令人都覺得雖然他們雖然從小學會獨立生活,但由於國家向來發達,安逸已久,一旦真正的危難臨到都會束手無策,不知如何應變。

華人還是西方人較有危機意識,近日因肺炎的擴散而成為熱話。

許多居於西方國家的華人,對於當地人對病毒擴散的散慢不理態度感到很憂心。就以德國為例,雖然確診個案逾一百二十宗(編按:文章撰於3月2日),但德國人普遍仍然沒有戴口罩;餐飲場所的員工也沒有特別防備的措施,不少人仍外出聚餐喝酒。而很多歐洲人至今仍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堅持冠狀病毒不及季節性流感之嚴重,又說死亡率很低,因此不需特別擔心,正常過日子就好了。相反,居於當地的華人夙夜匪懈,在病毒未在歐洲擴散前已搜購口罩及消毒用品,並苦口婆心勸服德國家人、伴侶和朋友做好預防措施。但那時大多的德國人仍然未感病毒之可怕,把這些華人的勸告不放心上。現在病毒終在歐爆發,一些德國人才逐漸意識到自己的危機意識偏低。

一些港人時有種迷思,就是香港的小孩和年輕人嬌生慣養,從小在溫室長大,只會死讀書求分數,所以他們到三四十歲都未成熟。反而歐美的小孩,自小就學習獨立生活,例如幼稚園已教他們到森林探險,認識花草樹木,小學時又學習多項運動和野外求生的技能,中學時已經會攀山越嶺。再者,西方教育重視獨立思考,因此這些港人覺得西方教育下的年輕人,危機意識一定比港人高,應對逆境的判斷能力必勝過港人。

RTX2HBUN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然而,肺炎危機卻顯示出,普遍港人(也包括台灣與大陸人)的危機意識遠勝西方民眾。而且他們早已知道中國官方的統計數字不可信,因此一早已制定好民間的防疫計劃。西方人卻普遍還天真的相信中國政府的數據,以及自己國家政府的公布,而判定疫情不嚴重。這種盲信很不西方,因為西方民主社會從來都強調獨立思考而不輕信政客。但這次許多民眾對疫情的判斷卻來自政府的資訊,令人都覺得雖然西方人雖然從小學會獨立生活,但由於他們的國家向來發達,安逸已久,一旦真正的危難臨到,他們都會束手無策,不知如何應變。

記得幾年前初來德國大學教書,有次考試過後,我在課堂上問學生對考試卷的看法。一位當地學生花了幾分鐘批評我出的試題太深奧,考核的知識也無關重要。事後這位學生來找我,請我不要介懷他那天在課堂上的嚴詞批評,因為他們德國人因著二戰歷史的緣故,從小學習要質疑權威,不輕易相信政要的說話。在肺炎事件後,我頗為懷疑這位同學所說的話。既然大部分德國人都慣了懷疑政府,為何對德國甚至以沒誠信見稱的中國政府所說的話卻深信不疑?可惜這同學已畢業多久,我無法請教他的意見。

所以大家都不要少看香港人的智慧與憂患意識,我們的年輕人都不是港孩,而是有判斷力的人。盼望西方社會在肺炎事件上學會提高危機意識,不要只將獨立思考成為課堂上的紙上談兵,到危機來襲時要用得著才對。雖然這堂課的代價,可以是十分大。

本文獲授權轉載,題目與內文由編輯稍作修改,原文可見於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