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來襲,對比德國人我們一點都不差

肺炎來襲,對比德國人我們一點都不差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諾貝爾獎得主的多寡,不反映市民普遍的智慧和應變的能力。不少生活在港的港人,在武肺事件上都驚覺原來看此教育水平高、知識水準發達的歐洲國家,可以有這麼多連基本邏輯都沒有的人。

有香港網友大惑不解,為何德國這個曾出過逾百名諾貝爾獎得主的科研大國,一般民眾在應對肺炎來襲時可以如此消極和違反常理,例如很多人認為戴口罩沒用,以及到現在還深信肺炎的嚴重性遠低於流感。

理由很簡單,因為諾貝爾獎得主的多寡,不反映市民普遍的智慧和應變的能力。不少生活在港的港人,在武肺事件上都驚覺原來看此教育水平高、知識水準發達的歐洲國家,可以有這麼多連基本邏輯都沒有的人,許多人還是民智未開;反而香港及華人社會看似教育程度不高的人,應變力卻非常快而準確。

港人對德國人普遍的印象良好,認為他們都是有教養、守紀律及知識廣博,原因是居港德人大部分都是專業人士。雖不能說每人都非富則貴,但他們都有在國外生活的體驗,親身見識過地球另一端的文化,因此對世情有較深入的了解。這些德國人或是工程師、或是投資銀行家、又或是德資企業的主管,就算不會中文,英文普遍十分流利,也對各地政局經濟有較透徹的認識。而許多在港學德文的人,最先認識的德國人,就是他們的德文老師。這些老師多有豐富的教學經驗,來港前也曾在其他國家生活過或教學過,都是有識之士。例如名師沙儒彬博士,是德國漢學系的畢業生,八十年代以優異成績取得當時西德政府的獎學金來華教學,可算是精英。其他在歌德學院教過我的老師,全都見多識廣,對天文地理,以及東亞歷史政治都可答得上嘴。有位女教師更對國共內戰的背景瞭如指掌,教班上的同學驚嘆。因此,港人對德國人普遍欣賞,這是很正常的。

AP_20055308134475
Photo Credit: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但來了德國生活後,日常生活接觸的都是一般民眾、公務員和服務業人士。他們許多都沒出過國,更遑論對亞洲有認識。而來德的港人(也包括許多外國人),多是大學生或研究生,或是專業人士,他們的見識也比德國普羅大眾廣。加上留德的人多對德國歷史文化有些認識,會知道一些德國人沒有留意的古典音樂樂章、科學理論和歷史典故。我曾與一位年紀相若的德國幼稚園老師傾談,她說很欣賞我對德國的認識。她說自己很少機會出國,在我面前覺得自己有點無知。我不好意思的回答她:「你過獎了,很多專業的領域,你一定比我熟知百倍。我只是現階段比你幸運一點,可以在歐亞兩洲都生活過,所以有些涉獵罷了。假如你將來有出國交流或進修的機會,希望你好好把握,有天你肯定會比我見多識廣。」

這位年輕的老師雖然未在國外生活過,但最少有顆渴求知識的心。很多德國人連對世界好奇的心都欠奉,總覺得德國生活安穩,不知道自己很井底之蛙。很多外國人對了德國生活後,才發現自己的見識比很多當地人佳,而國際經驗也一點都不比普遍德國人輸蝕。居港德人不少都是精英,而居德港人大部分都有才華和學識。盼望這次的疫情,可以成為東西文化互相學習的契機。居德的外國人(包括港人),也對自己更有自信,深信自己在歐洲大陸的中央,可以散發無盡的光采。

本文獲授權轉載,題目與內文由編輯稍作修改,原文可見於作者Facebook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