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南亞的歷史上,歐洲人究竟扮演什麼角色?(下)

在東南亞的歷史上,歐洲人究竟扮演什麼角色?(下)
Photo Credit:Jerome Yewdalll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摘自《看見東南亞:解構東協前世今生》,在本章中,作者欲探討歐洲人在東南亞歷史的角色,並分別針對緬甸、越南、柬埔寨、寮國、泰國、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汶萊,概論上述國家與西方國家的互動。

文:米爾頓.奧斯伯恩

編按:本文摘自《看見東南亞:解構東協前世今生》,在本章中,作者欲探討歐洲人在東南亞歷史的角色,並分別針對緬甸、越南、柬埔寨、寮國、泰國、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汶萊,概論上述國家與西方國家的互動。本文囿於篇幅,僅摘錄越南、柬埔寨、寮國的例子。上篇請見:在東南亞的歷史上,歐洲人究竟扮演什麼角色?(上)

越南

就像緬甸一樣,越南也經過了一連串的事件,才被納入殖民統治。但不像英國在緬甸花了將近六十年的時間,法國在短短二十五年間,就強加統治於整個越南。就如同緬甸,越南統治者和朝廷也一樣未能真正理解,法國帶來的挑戰。

然而,不該因此就過度探討兩者間的相似性,因為在一八五○年代末,法國軍隊於第一次入侵時,越南是個非常不同於緬甸的國家。在一八五○年代,越南看似正走在一條前所未見、通往成功的繁盛之路上。雖然也有內政問題,但越南不但是個統一的國家,而且還在向外擴張。不管在政治或文化上有何不同,緬甸和越南政府,擁有一個相同的致命缺點:他們對歐洲入侵者的勢力和決心,完全沒有任何鑑別力。在越南,位於順化(Hue,古稱富春)的越南朝廷,雖然已經意識到西方的先進科技,但卻深信這對國家獨立沒有任何威脅。

法國人視越南為前進中國貿易的跳板,但他們不太清楚,雖然越南就位在中國旁邊,卻不代表兩國間就一定會有重要的貿易來往。法國為了通商而入侵越南、承諾保護基督傳教士,和忌妒英國在其他地區的殖民發展時,越南朝廷並未察覺到這點。儘管他們知道,西方強權在一八四○年代,強行打開中國的大門,但對於這種事態,儒家制度幫不上統治者和朝廷的忙。結果,越南人一旦發現自己沒有軍事實力或外交能力,足以驅逐法國人時,他們採用了一種「寄希望於法國」的政策,來自我安慰。在一八五九年和一八六七年間,隨著法國占領越南南部大面積的肥沃區域,在首都順化的越南人期待,如果入侵者不離開,那就不要再更進一步入侵了。

越南
Photo Credit:rjabalosIII CC BY 2.0

雙方的期望明顯不合。法國人不但沒走,還在一八八○年代,繼續拓展他們的殖民地至越南全境。為了占領越南全境,他們不只是在東方建立一個新的殖民帝國,也大大加速了越南內部的知識危機。一八五○年代末期,法國第一次入侵時,當時的越南是個充滿活力和不景氣的矛盾集合體。越南的領地持續擴張至湄公河三角洲西部,但國家的活力與朝廷的無知共存。越南皇帝嗣德帝 和一大票官員,對西方威脅的嚴重性毫無警覺。只有信奉天主教的進步官員阮長祚等少數人,曾經指出威脅的嚴重並呼籲改革的必要。但是就算到了法國的殖民勢力統治整個越南,西方全面入侵蔓延時,保守思想在此地仍是主流。

越南的邊界不是單方面由法國決定,而是與東南亞地區的其他殖民勢力碰撞的結果。法國試圖創造一個全新的統治狀態。而且以軍事為後盾,強行植入一個外來的殖民政府,並對越南傳統秩序造成毀滅。接下來,法國並不想和越南人民共享權力,更採取多種措施,以強力壓制越南獨立的可能性。結果,反而為東南亞歷史上最有力的革命,搭建了舞台。

柬埔寨

相較於緬甸和越南,在東南亞大陸,柬埔寨不是主要的國家。就勢力而言,它鮮少提醒我們它過去有多輝煌,而且在十八世紀時,就連它偉大的寺廟遺跡,也脫離柬埔寨的控制,落入泰國國王的領土中。十九世紀早期,在柬埔寨的領土上,泰國和越南展開一系列的長期戰役之後,雙方確認柬埔寨的存在,能符合他們的最大利益。柬埔寨因此成為這兩位鄰居的附庸國,和兩者之間的緩衝地帶。

我們只能推測,如果法國在十九世紀沒有入侵越南,接著又侵入柬埔寨,結果會如何﹖即使法國沒有入侵,柬埔寨也不太可能長久作為緩衝地帶。這個孱弱國家的命運,似乎只有走上滅亡之途。從一八六○年代開始,法國人下定決心,要擴大統治至柬埔寨,這也許是,讓這個國家繼續存活的保證。此外,除了保住這個國家,法國讓柬埔寨統治者諾羅敦一世,繼續擔任國家象徵性的領導者外,也靠抬舉貴族和與朝廷官員,作為統治手段。相較於本章前述緬甸與越南的狀況,法國人在此地的作為,呈現了驚人的對比。英國人終結了緬甸的君主制,法國人剝奪了越南貴族的勢力,導致越南再也沒有人效忠於皇帝。但是在柬埔寨,有了法國人的幫助,在政治上,傳統皇族統治者得以繼續維持一定的地位。

寮國

當英國人和法國人,在剩下的東南亞大陸地區,競逐各自的目標時,有兩個區域躲過了這個發展趨勢。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泰國,它是整個東南亞唯一一個避開殖民經驗的國家。另一個則變成了今日的寮國。

寮國在十九世紀,還不算是一個政治實體。在十九世紀中期,在今日稱為寮國的地區,多個小國以複雜難懂的模式組成,其中沒有任何一個小國能真正獨立運作。在傳統的東南亞中,這些小國都是較強大國家的附庸,甚至不只有一個宗主國。

毫無疑問的,因為殖民勢力的競逐,才會有今日的寮國。當十九世紀接近尾聲,法國人和英國人在東南亞競爭激烈。隨著英國勢力立足於緬甸、法國人控制了越南和柬埔寨,雙方的勢力範圍還想繼續延伸。面對這種狀況,泰國同時有失也有得。好處是,只要泰國在英屬緬甸和法屬印度支那之間,作為兩個競爭帝國的緩衝國,就有助於維持它的獨立地位。但是泰國對歐洲強權保持善意的妥協或讓步,也讓它付出了代價。舉例來說,在泰國,外國勢力能得到極佔優勢的貿易協定,而且就像英國在中國的要求一樣,他們堅持在民事和刑事方面,都享有治外法權。

寮國_永珍_laos_vientiane
Photo Credit: Samnang Danou CC BY 2.0
寮國永珍

寮國拒絕了泰國成為宗主國的可能。它不但內部沒有統一,又是多國的附庸國,而且還受制於從雲南廣西南部、靠近邊界地區不斷湧入的中國難民與盜匪所造成的混亂局面,反而更吸引殖民勢力的到來。在一八八五至一八九九年間,法國人抓準時機,透過個人的大膽野心、強權的機動能力以及曖昧的聲稱,越南過去對寮國地區具有宗主權等等,成功在寮國建立殖民勢力。這是個因歐洲入侵而產生的新國家,歷經政治上的劇變,這個新國家仍存續至今。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看見東南亞:解構東協前世今生》,群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聯合勸募的連結是:https://www.unitedway.org.tw/

世界各國紛紛南向投資,東協國家已超車中國,成為最大外資直接投資區域,而隨著經濟成長率逐年攀升,中產階級所得水漲船高,帶動國內消費力,專家斷言,東協在2030年時,將成為全球第四大經濟體!

快速變動的東南亞,在本世紀初,人口已經暴增至全球人口的8%,在二十世紀末的亞洲金融風暴之後,經濟快速增長,即將成為全球第四大經濟體。東南亞各國是否在「東協」的整合下,發展出全球的新權力地帶?

重新審視東南亞,追索各國發展的歷程,分辨各國不同政體、文化傳統,釐清當今的局勢,並找出長久以來排斥外來影響的因素,重新認識我們不可忽視的鄰居。

作者:米爾頓.奧斯伯恩
譯者: 王怡婷

看見東南亞_立體書封_(1)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