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聽風吟——香港作曲家鄭靖楠

且聽風吟——香港作曲家鄭靖楠
「呼麥」是喉唱的一種,源自牧民模仿草原的風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鄭靖楠心繫民族音樂,愛其文化底蘊豐藏,樂器奇特,聲音有個性,與其民族、歷史源頭緊緊相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志樺
圖:香港電台

且聽風吟

音樂,是世界語言。音樂,可以追溯到萬年前,洞穴中的人類。音樂,是宇宙起源的第一把聲音。音樂世界浩翰而包容,超越巴別塔,是年青藝術家尋找自由的理想國。

滿懷理想的作曲家鄭靖楠(阿楠),自小接受古典音樂訓練,一心要當個出色的鋼琴家。年少因一次意外傷及尾指,沒法繼續鋼琴考試。然而,挫折反是契機,讓阿楠深思:鋼琴家彈得如何完美,都只是演譯「別人的作品」。為他人作嫁衣裳,始終不如創作;活出自己,更海闊天空。其後,阿楠決定入讀作曲系,從新開始。總是如此,藝術家遇柳暗花明,卻有天啟引路。像跨年代電影導演岩井俊二,從小也迷戀鋼琴,當不成演奏家,但培養的音樂感;卻成就其電影的獨特美學,感動世界。

Picture_9
阿楠曾經以為自己會成為一個鋼琴家,一生演奏「別人的歌」。

阿楠心繫民族音樂,愛其文化底蘊豐藏,樂器奇特,聲音有個性,與其民族、歷史源頭緊緊相連。真正的民族音樂,都能勾起本土人民內在情感,當年長居法國的蕭邦,有很多舞曲作品令波蘭人民心神激盪。19世紀盛行浪漫主義,音樂形式都被歐洲大國:法、意、德、奧主導,活在貝多芬、華格納等大師的影子之下,「另類」音樂都被隱沒。習古典音樂出身的阿楠,沒有成為覊絆,心裡嚮往的是民族音樂的自由世界、人文精神,阿楠視自己為一個音樂工具箱,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Picture_1
阿楠從小喜歡收藏玩具樂器及民族樂器,家中藏品達過百件。

音樂,沒有僵界、沒有覇權、沒有貴族。音樂,本是生活的一部份。

從來,尤其音樂,高手都在民間,大隱隱於市,街頭是道場。無名音樂家輕身上路,或只帶一件樂器,處處是演奏廳,都可以奏出彩虹。阿楠遇上高手「黑鬼」,一拍即合,「玩」音樂、分享搜集得來的樂器。黑鬼愛出走、作音樂旅人,旅程中觀照自身、哲學、文化。他曾在澳洲街頭拉二胡,也遇見全世界最古樂器——木管Didgeridoo,有萬年歷史,是澳洲原住民的傳統樂器,造相質樸,卻有魔幻雄渾之聲,能模仿動物、大自然、感應天地。遠古之年,生活與自然,本是一體。

阿楠說:「音樂是風,隨風探索世界。」

Picture_5
高手在民間。不少民族音樂人都喜歡街頭賣藝,近距離接觸聽眾。

天地穹蒼,萬賴之聲,人唱繞繞,如聽風的歌。在蒙古草原上聽過喉唱「呼麥」的人,都會被觸動。阿楠上課初遇「呼麥」,就一聽傾情。喉唱者能同時誦出兩把聲音,或更多,從容自若,卻震動心弦。人聲本來奇妙,身體這天然樂器,是最原始又最複雜,最近又最遠,卻漸被遺忘。阿楠把喉唱元素注入作品,還會親身走到台前「呼麥」,每早勤練,與震動中的電鬚刨對唱,別人笑我瘋癲,都是平常。

Picture_10
阿楠在其中西合璧的樂團中,加入呼麥詠唱。

有人說,音樂人都有點自戀,看來,卻不會寂寞,有風之處就有音樂、就有知音。今天,阿楠希望多點往外國走,接觸世界音樂,但從沒忘記這裡一直給他的滋養。也許,在這特殊的地方,從音樂擠出「民族意識」,仍是山遙路遠、鏡花水月。但是,歸屬感,仍是人心期盼的。

香港電台節目《香港故事─追尋人生》逢星期六晚上9時05分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3月7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Kay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