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資醫護設施工程「播毒威水史」

中資醫護設施工程「播毒威水史」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中資承包建築物料供應鏈,接二連三不斷出事,興建的還要是關乎性命安危的設施。到我們要興建更高安全系數的檢疫設施,為何可以如此輕率繞過立法會直接批錢給劣跡斑斑的中資負責?

可能大家沒留意海外新聞,今次獲林鄭獎券基金直接批億元起竹篙灣及鯉魚門「隔離營」的中交建系國企 (包括中國港灣及中國建築),其實近年不少醫護設施工程都「揚威海外」,例如近日就被澳洲政府發現中交建子公司John Holland於塔斯曼尼亞的新重建Royal Hobart Hospital醫院大樓鉛水超標,現時工程已無限期擱置註一,本地幾乎無任何消息及報導。

無獨有偶,全中資擁有的John Holland,於2016年承建澳洲柏斯兒童醫院時同樣有鉛水超標。更嚴重是,還被澳洲工人揭發醫院內的隔熱板含一級致癌物料石棉,引起公眾恐慌,整間醫院立即被隔離註二

其後澳國透過「資訊自由」(FOI)追查原因,發現John Holland引入了中交建長期合作的供應商「中國遠大」的建材物料出事,其後中國遠大解釋它們也並不知情,是其他背後中國供應商的問題註三,播毒事件亦無從問責。

記得2015年同期,中國建築都有在香港牽起了「啟德鉛水風波」,其後政府試圖幫手將問題歸咎一名水喉匠使用含鉛焊料註四,所以一切只是水喉匠的錯,不關中資及背後中資建材供應鏈的事。

John Holland作為中國一帶一路併購外地工程公司「走出去」的重要佈署,清楚顯示出中資國企如何透過承包海外工程項目,不知不覺間混入中國本地來源不明的「過盛產能」,令工程隱患更加隱蔽及難以有效監察,那麼發現石棉及鉛也就不令人意外。 (順帶一提,John Holland也是沙中線工程醜聞的主角之一,但我們沒有資訊自由法逼使港鐵交出工程黑幕。)

如果中資承包建築物料供應鏈,接二連三不斷出事,興建的還要是關乎性命安危的設施。到我們要興建更高安全系數的檢疫設施,為何可以如此輕率繞過立法會直接批錢給劣跡斑斑的中資負責?

註:

1 Tasmanian Times : Lead-Contaminated Water at RHH
2 The West Australian : High lead levels found in drinking water at new children's hospital
3 出口物料含石棉 香港上市中資遠大 貨櫃遭澳洲邊防扣查
4 蘋果日報 : 一含鉛水辦來自內地預製廚房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