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新冠疫情失控下,對新興宗教的獵巫恐懼

韓國新冠疫情失控下,對新興宗教的獵巫恐懼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四月大選將近,政客們將新興宗教團體當作代罪羔羊,正好逃避他們自己過度親中的錯誤政策與處理疫情危機的失當,又能夠綁架守住基本教義派新教徒的選票,落井下石,何樂而不為?

文:蔡安迪(中研院博士後研究員)

近來新冠肺炎疫情的擴散,從中國本土,已經更大規模地往世界各地傳播。造成了生命的失去,更使社會陷入了深刻的不安感與恐懼。

特別是這個月內,東北亞鄰國的政府與社會,因為疫情突然的嚴重化,又與特定宗教團體有直接關連,社會輿情在有心人士的操作下,立刻轉向類似前近代的獵巫行動,似乎將所有疫情爆發的原因完全歸咎於部分新興宗教團體,甚至期待將所有不相關的新興宗教團體(甚至是所有宗教)一網打盡;部分網紅也為了製造話題與點閱率,大量跟風批評、未經詳實查證的亂起底。

一時間,只要你是新興宗教,根本不分青紅皂白,每個都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往日獵巫時代的社會恐懼與迫害行動,根本就在這個疫情的特殊時機,完全被有心人士或無知大眾激化下,重新捲土重來了!

民主社會對於各種不同意見,本該更有包容感。獨獨針對新興宗教,常有各種神秘的想像與對其宗教狂熱的恐懼。殊不知新興宗教團體與信眾之所以常帶有的神秘感,正是因為長期受到傳統宗教或教派對其持續不斷的歧視與迫害,所以信徒不得不產生了對公眾深刻的心理恐懼,才顯得躲躲藏藏。

實際上當然也有部分新興宗教團體顯得極端,有宗教狂熱的嫌疑。但更多新興宗教,除了教理上或對宗教經典之詮釋上,與傳統宗教有異,其餘更多都是跟傳統宗教信徒類似的一般宗教行為與儀式。甚至常常反而因為是新興宗教,反而更能切合現代文明的諸多理性、科學等元素,更加尊重女權或支持性別平權等現代人權議題。

著名歷史學者,曾任國史管館長的林滿紅女士,曾經著作一文《從獵巫、叫魂,到台灣的「認同」危機》探討世界史中不同時代曾出現的社會恐懼,其中內容提到:

在世界歷史當中,在某些特定的時空,會產生某種特殊的社會恐懼。對某個問題,社會當中很多人視以為禁忌,明哲保身者更避而不談,但社會很多的不安、偏見、猜忌、仇恨與對立又不斷環繞著這個問題在堆疊發展。

林滿紅舉例:

16、7世紀英國普遍展開的女巫獵殺行動(witch hunting)即為此種社會恐懼的樣例。當時的神學理論特別流行魔鬼附身行惡的觀念,而負責審判者又多為神職人員,他們認為這些老婦很可能原來道德即有所欠缺,得不到天主的眷顧,使魔鬼有可乘之機,既然是魔鬼附身,當然是要將她們燒死來為民除惡,但究竟哪些人會突然間被說是魔鬼附身,也就成為這個時代的社會恐懼。

林滿紅女士以獵巫等歷史上的社會恐懼,作為台灣社會當時的借鑑,期使「國人具備尊重自己,也尊重別人」,至今仍然十分具有參考價值。特別現在實際上,根本正在發生,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而起的一場針對新興宗教的獵巫行動。

RTS32WVR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韓國新天地教會

擔任義大利宗教自由大使,也是研究新興宗教的權威學者Massimo Introvigne博士長期在觀察各類宗教是如何在中國受到極權政府的迫害,不斷為那些宗教人士向國際發聲。

然而當他實際深入研究時卻發現,不僅僅是極權政府如中國共產黨之流,號稱民主社會的其他東亞國家,卻往往受到某些傳統宗教的誘導,加上也在有心人士惡意帶風向下,致使輿情對宗教上的異議人士毫不寬容,甚至比起極權政府有過之而無不及。Massimo Introvigne的團隊研究發現,保守派和極端主義基本教義基督教派在其他的國家並不那麼強勢,但在南韓反而是最強大的。

保守的基本教義基督教派經常使用惡毒的手段亂貼邪教的標籤在其他弱勢宗教上,甚至連羅馬天主教、同性戀、穆斯林和難民也不放過,更別提現在風暴中心的新興宗教了。

如今,四月大選將近,政客們將新興宗教團體當作代罪羔羊,正好逃避他們自己過度親中的錯誤政策與處理疫情危機的失當,又能夠綁架守住基本教義派新教徒的選票,落井下石,何樂而不為?

卻傷害了多少無辜的、為了疫情早就停止聚會的其他新興宗教團體或者一般的宗教團體,搞得大家個個背上邪教的罵名,在恐懼與擔憂中生活。於是他們必須要面對的不只是對疾病的恐懼,而是來自社會歧視目光雙重的精神壓迫。

時代過去,歷史的悲劇與教訓,讓啟蒙的精神昂揚,帶來了近現代社會對基本人權的重視,不論從性別、階級、族群等各個面向入手,去尊重各種身而為人的存在。

尤其是台灣社會,也許因為有著白色恐怖、戒嚴等歷史記憶,這些苦難跟悲劇並沒有白費,反而激起了先烈從不放棄對人民權利的追求與探索,透過幾十年來諸多先賢的抗爭與血淚的犧牲與付出,台灣社會變成了一個全華人社會中,甚至是全東亞,充分實踐民主、尊重多元文化發展的地方。

近年來,特別青年世代的公民素養也越發提升,即便面臨了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威脅,但不管是政府領導者的調度、應變得當,人民的公民素養,也展現在社會秩序的穩定,與各類團體配合政策、法規的行動上。因此至今疫情仍在可控制的程度內。作為一個這麼靠近疫情中心地的國家,台灣的表現已經受到世界的肯定,可圈可點。

台灣社會明明疫情控制得當,又展現出穩健發展、越發成熟的公民素養,卻面對著無知搖擺跟風的網紅影響,成為宗教鬥爭中被傳統宗教利用來打壓異己的打手。

在這樣的過程中,傷害了和你我差不了多少,只是有不同的個人信仰的平民百姓,甚至是弱勢團體,哪有任何正義可言呢?當再次面對類似世界史上的社會恐懼時,借鑑古代西方、東方獵巫的歷史,我們是該做出正確的選擇了!

附錄

  1. CESNUR (Center for Studies on New Religions)
  2. ORLIR (International Observatory of Religious Liberty of Refugees)
  3. FOB – European Federation for Freedom of Belief
  4. CAP-LC – Co-ordination of Associations and Persons for Freedom of Conscience
  5. EIFRF – European Inter-religious Forum for Religious Freedom
  6. FOREF – Forum for Religious Freedom Europe
  7. LIREC – Center for Studies on Freedom of Belief, Religion and Conscience
  8. HRWF – Human Rights Without Frontiers
  9. Soteria International

等九個國際人權、宗教研究組織的共同聲明:〈Coronavirus and Shincheonji: Stopping the Witch Hunt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