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垂憐之國」義大利,為何淪為歐洲疫情重災區?

「上帝垂憐之國」義大利,為何淪為歐洲疫情重災區?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義大利未能有效地偵測並追蹤從中國(經第三方一次或多次轉機)入境回國的義大利公民、在義大利定居的華人,無法鎖定高危險族群進行必要的檢疫或隔離。同時缺乏「機場檢疫」、「疫區入境隔離」等配套措施,讓病毒有機可趁。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延燒全球,義大利慘遭池魚之殃,新冠肺炎疫情失控,光3月8日的單日確診人數突破1492例,確診病例來到7375大關,累積死亡366人,與伊朗形成拉鋸戰,成為疫情最嚴重的重災區。義大利政府再度宣布緊急命令,採取新的緊急措施,擴大封鎖的「紅色區域」,造成整個倫巴底大區與其他區域的11個省,未經核准不許進出。新冠肺炎的疫情原本僅集中在北部的大區,目前已經擴散到全義,20個大區都已傳出確診案例,許多地方行政首長也難逃「免疫」。

此前,在義大利戴口罩會受到異樣眼光,尤其是亞洲人戴口罩只會讓義大利人誤以為你有病在身。義大利人或歐洲人沒有戴口罩的習慣,在其固有的觀念裡,口罩僅是給患病之人戴,政府也做此想宣傳不用戴口罩。以實際情況而言,即使生病,也罕見義大利人戴。

此外,義大利並未真正遭逢像SARS病毒的洗禮,使得他們對傳染病的威力、反應速度、及防護措施慢了好幾拍。2003年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總理面對SARS病毒,最大的壯舉就是任命當時的民防保護部(Civil Protection Agency)首長擔任抗SARS的官員。

不過,此次冠狀病毒的無情,驚動了樂觀的義大利人,迫使他們戴起了口罩,被動改變了許多原本熱情的舉動與活動。這熱情、家庭連結親密的民族,必須調整原本友人見面互親臉頰的互動,儘管米蘭-比可卡大學(Università degli studi Milano-Bicocca)的城市社會學家納沃拉提(Giampaolo Nuvolati)強調,義大利人的貼吻,是一種信任的表達,這種信任不太可能被病毒所動搖。還要克制不要在週日家族常會舉行大型聚餐(明明DNA有著強大的家庭和社會結構),強迫自己暫時放下對足球、音樂與歌劇欣賞的愛好,那些都興許成為群聚感染的溫床。義大利病毒專家博雷利(Angelo Borrelli)即曾表示,義大利人的熱情或為該病毒傳播的原因,建議在此期間最好不要握手,不要有太多的接觸。樂天熱情的民族面對無情病毒摧枯拉朽的肆虐,不得不折服,配合政府的緊急措施。

依時序來看,明明義大利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2月21日前僅有零星幾例,且義大利在1月31日出現首例新型冠狀病毒患者的當天,義大利總理孔蒂(Giuseppe Conte)果斷對所有中國、港澳地區與台灣的直飛航線祭出禁航措施,其他歐洲大國,如德、英、法等國有過之而不及。隨後,面對中國與台灣的責難,義大利衛生部長史白蘭沙(Roberto Speranza)登場打著「健康第一」的口號,搏盡媒體版面強調「國人健康」並不能以外交、政治與經濟來衡量,儼然自詡衛生國民英雄。然而僅隔三周即防疫破功,令人不勝唏噓,下一秒成了過街老鼠。更有甚者,義國衛生部為緩解恐慌,在推特宣導一般人不用戴口罩的消息,但多數義國網友不願埋單,質疑衛生部長何時下台。從最初區區3例確診,迄今成為歐洲的防疫破口,義大利政府處理疫情的荒腔走板表現,有哪些值得反思?

義國對台斷航舉措與強制隔離

相較其他歐盟國家,義大利第一時間便將中義、台義航班暫停,以一個如此友中的西歐國家居然不事先與中國溝通,當然有其背後的政治盤算,導致執政聯盟採取「斷航」作為一種政治宣傳,以回應義國民眾最初對新冠肺炎恐慌。對抗疫有目共睹的台灣,祭出禁航,自然是不脫「一中」的緊箍咒,否則難以對中交代。

不過,始料未及的是義國疫情突然升溫,義大利衛生部2月21日宣布,對於入境義大利前14日,曾停留過依據世衛所定義疫區的所有國籍旅客,要求居家隔離。義大利駐台辦事處則是25日公告,所有近期曾停留疫區的旅客,入境需居家檢疫14天;義大利駐台辦事處還特別提醒,世衛組織(WHO)定義的疫區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台灣」。繼義大利將我方禁直航後,再度針對台灣祭出加碼演出,要求我們國人入境隔離14天。

義大利再度對台灣出手,固然「一中原則」為其參考基礎,但實際上迫切的內政問題方是此次對台加碼演出的癥結點。面對民眾質疑「抗疫」不周的宣洩口,不可輕忽義國執政聯盟存在著對疫情處理不周,而想「轉移目光焦點」之目的。故而表達政府有抗疫之舉措,最便宜行事的做法便是針對台灣與中國入義人士的隔離,藉此杜義國大眾的悠悠之口,稍稍緩解民眾的不滿。在聯盟黨(Lega)被驅逐於聯合政府,黨魁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自己又因移民官司纏身並遭遇全國性「沙丁魚抗爭」(反極右派的抗議團體)的當下,薩爾維尼必須逮住機會,猛攻並瓦解孔蒂政府的執政。面對聯盟黨薩爾維尼挾其達40%以上支持度的中右勢力之挑戰,值此時期想要拉下執政聯盟提前大選,逼得義國政府在想卸責的浪頭上出手,能禁就禁。

在義國政府第一次的決策錯誤之後,既然頭洗了下去,為了給義國民眾交代,自然出現了另一波傷台的舉動。事實上,台灣的防疫成效有目共睹,但迫於義國目前受到病毒史無前例的入侵,與極右民粹的逼宮,無奈之餘,出台傷感情的決策,使台義關係蒙塵。

AP_2006855893952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新冠病毒強襲義大利的隱情

諸多分析皆圍繞著義大利這幾周的疫情急速增加的根本原因,就與義國停止中義直飛航班有極大關係。1月30日,兩位從中國武漢來義旅遊的夫婦在羅馬確診後,義大利政府急忙漏夜舉行記者會,宣布隔日起暫停中國所有直航班機入境。斷然禁止直航卻未直面轉機「人」的帶原,成為義大利第一個謬誤。

因為義大利未能有效地偵測並追蹤從中國(經第三方一次或多次轉機)入境回國的義大利公民、在義大利定居的華人,及其他旅客,讓義國海關更難預測旅客足跡,無法鎖定高危險族群進行必要的檢疫或隔離。同時缺乏「機場檢疫」、「疫區入境隔離」等配套措施,讓病毒有機可趁。

換句話說,針對來自中國的直接航班封鎖可能是一種迴旋鏢,它可能使危險地區的帶原者「不受干擾」進入義大利,從而開始了感染鏈。這位零號病人可能是從中國經過某個歐洲首都的中間站,規避了直接航班的封鎖。義大利最初的決策並沒有使該國的新冠肺炎案例減少,正因為是申根區簽約國,反而無形中使得該國提高新冠肺炎確診案例的機率。正因無法預測旅客足跡,因此到底誰是義大利境內感染的源頭(零號患者,輸入帶原者),義國政府尚無頭緒,更遑論追蹤感染源的足跡施以隔離。

除了斷直航但不防人之外的原因,也不能排除這種病毒在義大利流行了數週,甚至數月的情況。在大多數情況下,季節性流感和輕微症狀讓人忽視了這種病毒。可能在還未禁航之前,且中國尚未發布新型冠狀病毒的警報之際,亦即數百萬人從世界各地的亞洲國家來回,新型冠狀病毒可能已經悄然來到義大利,遠在北京實施嚴厲措施,整個武漢封城之前。從上述可推斷,禁止航班和中國警報晚發都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強襲義國的原因。

再來,根據義大利與國際醫療機構關係顧問(Consigliere per le relazioni dell’Italia con gli organismi sanitari internazionali)李恰爾迪(Walter Ricciardi)的評論,義國還存在著「醫院擴散」、「採檢過多」與「缺乏協調」等導致新型冠狀病毒快速傳播的主因。「醫院擴散」指的是義大利一號患者跑去科多諾醫院,該醫院最初未診斷出他是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因此造成許多人感染。

接著是「指揮鏈不一」的問題:義大利各大區在沒有國家協調的情況下自行管理的窘況。這歸咎於憲法僅將三項權力劃歸國家(中央衛生機構)層級,包括進行擘劃、確定基本援助水準和負責籌資等,未明確就中央地方指揮權定調。地區各行其意味著獨立管理疑似患者的採檢,未有一致的標準。有些大區正在對無症狀患者進行檢驗,而其他區域卻是針對接觸者檢驗,如此一來導致科學證據無法明確。

誠如世衛組織所言,採檢只須用於有咳嗽、感冒、打噴嚏、發燒症狀的受試者,或是曾在特定地區或懷疑與之接觸過。換句話說,義大利的採檢目標雜亂不一,並非完全針對相關狀況,大區與大區間模式不一、逕自處理。舉例來說,義大利所採檢的達4000例,相較於法國僅有400例,想當然爾,確診人數攀升。

為了緩解恐慌與鼓勵國民,義大利必須安慰自己,將迅速攀升的確診案例勉強定調不失為一件好事,認為義大利比其他歐洲國家有更多的病例,只是因為他們較其他歐洲國家早期發現。受感染人數正在增加,這意味著國民被感染的數量比他們想像的要多。又正如郵輪鑽石公主號,最後一名離開的義大利籍的船長阿爾馬(Gennaro Arma),在船上安撫乘客的舉動,使其成為了在這種疫情無奈狀態下,某種寄託希望的化身,成為了義大利面對新型冠狀病毒的英雄。

RTS34PPR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啟動緊急防疫措施

一連串先前的失策導致病毒強襲,中央與地方政府紛紛祭出相應措施。威尼托與倫巴底兩大區政府,2月23日先後下令暫停全區的博物館、美術館、大學研究所以下的各級學校、所有宗教場所與大型集會,甚至是區域內的義大利甲級足球聯賽。同日義大利政府下令封鎖境內11座城鎮,並規定居民不得外出,違者將被處罰3個月監禁或至少206歐元的罰款。

鑒於疫情持續的惡化,義大利教育部決定從3月5日到3月15日關閉全國各級學校,包括大學,再視情況宣布是否延長。國內運動賽事至4月3日以前,採無觀眾方式進行比賽,電影院與劇場等公眾場合也必須與人保持至少1公尺。義國政府還頒布新法令,禁止民眾親吻、擁抱以及握手。

在3月7日達到單日超過1200例之後,更擴大封鎖的「紅色區域」到皮埃蒙特和艾米利亞-羅馬涅,未經核准不許進出,許多儀式暫停,甚至葬禮等諸多活動僅在緊急情況下允許。目前義大利共有兩個「紅色區域」,一個以米蘭東南方的倫巴底大區10個城鎮為中心,規模較小的另一個則在鄰近的威尼托大區。這些兩個區域在2月底被劃為「紅色區域」後,警察在交通要道禁止外人進入。「紅色區域」內必須關閉封閉式體育館,游泳池和水療中心,博物館,文化中心,電影院,劇院和滑雪勝地等等,購物中心僅在星期一至星期五營業。

有了歐盟的支持經濟萎縮仍在劫難逃?

義大利最富裕城市除了日常生活與公共活動受到嚴重干擾,經濟的萎縮自是不在話下。義大利政府緊急啟動紓困方案,提出規模近1200億台幣的刺激方案提振經濟,規模則相當於義大利國內生產毛額的0.2%,內容包括對營收減少25%的企業提供稅額抵扣,以及減稅和提供醫療體系額外資金等。

不過,在野的中右聯盟抨擊遠遠不夠,儘管義大利政府的預算肯定超過歐盟所允許的範圍。倘若需要更多財政支持,鑑於該國的債務比率業已逼近國內生產毛額的140%,隨之而來的利息足令義國經濟雪上加霜,更何況歐洲央行的彈藥幾近耗儘。如果疫情未見好轉,那麼今(2020)年義大利GDP萎縮1%並非玩笑。義大利的工業聯盟(Confindustria)3月初預測,在疫情爆發前已在衰退邊緣的義國經濟,今年上半年的表現幾乎確定將陷入萎縮。這將是自2013年歐洲債務危機最嚴重時期以來義大利經濟最差的表現,疫情導致義大利經濟成長率可能進一步下調。

義大利本是歐洲的薄弱一環,現今又必須面對感染者數量激增和地區封城的影響,無奈被封鎖的北部是義大利經濟重鎮,佔全國經濟的三分之一,既是義大利的金融中心,又是工業重鎮。目前,義大利首先憂心大規模停班停課可能造成的產能衝擊,再來則是歐盟,特別是北方的其他歐洲國家「封鎖義大利」的隔離可行性。

歐盟目前表達出團結的立場,應該會同意讓義大利官方目標赤字進行必要的提高。儘管歐盟衛生與食品安全執委凱瑞亞基德斯(Stella Kyriakides)2月23日讚揚義大利當局迅速採取有效行動,並聲明尚未考慮限制申根免簽政策。不過,隨著許多歐盟會員國陸續因為義大利受到感染,以及德、法、西等大型國家的確診人數攀升後,是否能持續聲援的立場,值得關切。

值得表揚的是,無視於確診人數大幅增加可能帶來的影響,義大利處理疫情資訊非常透明,不會隱匿疫情造成大流行,即時更新疫情,民眾可以透過網路獲得許多一手消息。相信這個樂天熱情的民族在短短三周內所受到的衝擊,應該會在其歷史上狠狠地大書特書一筆,而此生中使用過口罩的紀錄,應該難再突破,也期待義國的疫情早日來到拐點。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