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客家社團調查:80年代受星國電視廣播影響,客語社群大多「華語化」

馬來西亞客家社團調查:80年代受星國電視廣播影響,客語社群大多「華語化」
Photo Credit: 杜晉軒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來西亞華人集體認同形塑過程中,其對應的他者正是國家所提倡的馬來人及其文化。因此,跟印尼及紐澳不同的是:馬來西亞的客家地緣組織所面對的對象就單純是華人或是各自的客家鄉親,它們並不需要辦理與當地國或跟當地主流族群相關的活動。

文:林開忠、利亮時、張陳基、蕭新煌

檳城在馬來半島北部,州內以閩南人為主,閩南語(福建話)可以說是檳城華人的共通語(lingua franca),無論是在商業買賣或日常生活聊天場合都很普遍。因此,當我們看檳城的客家社團語言使用情形時,會發現福建話似乎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極端的例子是北馬永定同鄉會,由於永定人來自福建,因此,福建話成為永定人的主要語言並不稀奇,無論是社團開會或會員互動,福建話都扮演了非常關鍵的角色,只有在辦理活動時,才會使用少量的華語與客語。檳城其他的客家社團,大多以華語為主,包括了惠州會館和增龍會館,前者在活動與會員互動時也會使用少量的福建話,而後者在開會時則會參雜少量的客語。至於檳城客家公會則在各種場合中都以華語跟客語各半的方式來進行;嘉應會館則以客語為主,但在社團開會和會員互動時也會使用少量的華語跟福建話。檳城大埔同鄉會除了會員互動時主要用客語外,其他時候都以華語為主。整體來看,在檳城的客家社團裡,華語乃是最重要的溝通語言,客語的重要性還比福建話來得次要。

雪隆地區的華人主要溝通語言為廣府話,但就我們所調查的5個客家社團組織,基本上都沒有以廣府話做為它們開會、辦活動和會員互動的語言。在這裡,我們發現社團內使用客語是很頻繁的,特別是在開會的時候。譬如赤溪公館的會長就有意地要求在所有會館的場合裡使用客語,因此無論是開會、辦活動還是會員互動都使用客語;惠州會館也有類似的情形,其使用客語的自我評估比例皆高達90-100%。河婆同鄉會與茶陽會館在開會時使用客語,但活動與會員互動是客語華語各半。嘉應會館則是開會時以客語為主,但在舉辦活動上完全使用華語,會員互動是客語華語各半。

馬六甲市區也是以福建人為主流,市區的客家人並不多。過去,惠州客家人大多務農,因此散布在馬六甲郊區,但隨著城市的發展,很多惠州客家人也開始朝馬六甲市區或馬來西亞其他城鎮流動。馬六甲屬於南馬地區,這地區深受南方新加坡的影響。

shutterstock_108088556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板麵是馬來西亞常見的客家美食

在1980年代,新加坡政府提倡講華語運動,各種新加坡產製的電視與廣播節目,都紛紛從原來的多種華人語言,轉變為以華語為主。這也深深影響了馬來西亞南部州屬華人日常生活使用的語言,很多南馬華人家庭寧願將自家天線架高,以收視/聽新加坡的節目,因此,華語逐漸成為南馬州屬華人的主流,特別是柔佛跟馬六甲兩州的華人。在本調查的4間客家社團中,幾乎都以華語為它們開會、辦活動以及會員互動的主要溝通語,特別是馬六甲茶陽會館、惠州會館以及客家公會,都是如此。只有應和會館在開會跟辦活動時是華語客語各半,而在會員互動上則是以客語為主。

柔佛州也是個以福建或潮州人為主的地區,誠如前述,這個馬來半島的南端州屬的華人深受新加坡講華語運動的影響,華語在這裡很普遍。我們此次在柔佛州的調查總共6間,5間是客家公會,1間河婆同鄉會。在這裡,我們發現至少有3間客家社團組織,即笨珍客家公會、地南客家公會以及古來客家公會,華語幾乎已經成為人們開會、辦理活動以及會員互動的主要語言。尚保留客語溝通的有昔加末客家公會。而在開會主要使用客語的峇株巴轄客家公會,在舉辦活動時是華語客語各半,會員互動則是以華語為主。

東馬部分,在砂拉越州,主要樣本來自古晉地區的客家社團組織。古晉的郊區主要為務農的河婆客家聚居地,不過在都市發展過程中,很多客家人也開始朝都市或其他新興城鎮遷移。但在古晉市區,福建人還是最大宗,且經濟與政治勢力也最強大。在調查的5個古晉客家社團中,它們的語言使用情形,幾乎都一面倒地以華語為主,除了河婆同鄉會。另外一種情況就像惠東安公會那樣,只有會員在互動時有較高比例使用客語。沙巴州大概是整個馬來西亞中,客家人數量佔華人人口大宗的唯一州屬。因此,我們在此調查的7間客家社團組織中,其中6間在語言的使用上都完全是客語,可見客語在沙巴的主導地位。比較特殊的是,沙巴河婆同鄉會開會時,會混用馬來語。

因此,綜觀本次調查的馬來西亞客家社團組織,在西馬的馬六甲和柔佛之客家社團大多受到南馬地區華語興盛的影響,在它們開會、辦活動以及會員互動上,華語都是主流,客語變成次要的語言。而在北部的檳城,華語也很興盛,但由於福建人在這裡乃是主流,福建話佔有主導地位,因此,可以發現除了華語之外,福建話的使用還比客語來得普遍。處於中馬的雪隆地區,雖然廣府話是這裡的優勢語言,但在我們所調查的客家社團組織裡,客家話還是有被保留下來。到了東馬地區,在砂拉越的語言使用情形也是華語佔優勢,這可能是因為砂拉越跟新加坡之間有著密切聯繫的結果。唯一還保留大量使用客語的州屬就是沙巴了,畢竟這裡是以客家人為主的華人社會,因此,在客家社團的各種場合裡採用客語,是相當合理的。

shutterstock_1138129961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位於馬來西亞彼咯(Bekok)的客家文化館

西馬的客家社團組織,除雪隆地區之外,幾乎都已經華語化了。而在東馬的客家社團組織,華語化的現象也出現在砂拉越的客家社團裡,只有沙巴州的客家社團還維持用客語做為主要溝通語言,但也開始受到華語的影響。

跟印尼或紐澳等地區的客家社團語言使用情形比較起來,馬來西亞客家社團的華語化現象似乎折射出兩個重要的在地脈絡:第一,地/族緣組織的華語化現象說明,馬來西亞華人從1940年代以來的華文教育運動,逐漸成功地塑造/構建了華人作為這個群體的集體認同,搭配了各種獨立後政府文化與教育政策的推波助瀾,使得華人更以華語做為確立華人性的基礎。不過,構建這樣的集體認同並非全然順遂,它還是會受到地方特殊的族群和文化發展性質之影響。因此,我們在檳城看到了福建話出現在客家社團的溝通語言選項,或是雪隆地區的客家社團領導人刻意維持客語的使用,又或是沙巴的客語主導優勢下,客語使用的日常性。第二,與第一點相關的是,馬來西亞華人集體認同形塑過程中,其對應的他者正是國家所提倡的馬來人及其文化。因此,跟印尼及紐澳不同的是:馬來西亞的客家地緣組織所面對的對象就單純是華人或是各自的客家鄉親,它們並不需要辦理與當地國或跟當地主流族群相關的活動。因此,就不可能出現類似印尼客家社團使用印尼語,或紐澳客家社團使用英語的情形。這更說明了馬來西亞華人地緣組織在族群互動中的封閉性功能。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東南亞客家社團組織的網路》,遠流出版

編者: 蕭新煌、張翰璧、張維安

客家族群有一個明顯的特色:分散全球但又頻繁聯繫互動。因此,將亞洲、甚至全球客家作為一個集體,分析客家族群的散布、聯繫及相互隸屬力量,應具有認識論上的價值和政策意涵。

本書運用社會網絡分析法,以東南亞各國為研究區域,同時蒐集「老華客會館」和「新臺客社團」的資料,進行各類客家社團組織之間的網絡比較對照探討,以期瞭解當代客家社團組織的整體和多元發展脈絡。為補充過往以單一國家空間為單位的研究特色,本書以整個東南亞的客家社團組織作為範圍,研究其互動和網絡,並探究各地客家社團的結構、功能和彼此的組織網絡。此外,本書也希望藉此建構臺灣作為世界客家研究中心的基地,以及成為全球客家社團連結和網絡的平台。

東南亞客家社團組織的網絡
Photo Credit:中大出版中心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