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人佔柬埔寨總人口的1%,客家聯誼會和客屬會館都在做什麼?

客家人佔柬埔寨總人口的1%,客家聯誼會和客屬會館都在做什麼?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柬埔寨台灣客家聯誼會的質化訪談資料顯示,柬埔寨台灣客家聯誼會與柬埔寨客屬會館的交流不多。除了柬埔寨台灣客家聯誼會無法協助客屬會館取得相關資源外,客家委員會的海外社團資料中,並沒有柬埔寨客屬會館的相關紀錄(存在),因此,客家委員會辦理全球客家懇親大會,柬埔寨客屬會館並沒有被列名邀請。

文:林開忠、利亮時、張陳基、蕭新煌

學者過去對柬埔寨華人經濟的研究相當缺乏,對於華人群中是否有職業上的「幫群」的組織,或是在特定行業的分布並不清楚。然而,客家移民與柬埔寨社會的關係,遠比我們印象中的要來得深遠。柬埔寨的客家人約佔總人口的1%,而且目前在柬埔寨的幾個重要省份,都有客家人是從台灣前往經商或務農。

法國殖民柬埔寨時期(1864-1953),是華人人口成長相當快速的時期。為解決開闢橡膠與種植胡椒勞動力不足的問題,法國殖民當局歡迎華人移居柬埔寨,因此在1890年,華僑總人數已達13萬,加上當時中國正處於內戰混亂時期,經濟蕭條動盪不安,促使更多閩、粵和海南島人士紛紛移往柬埔寨。

法國殖民時期,政府將柬埔寨華人分為廣東、福建、潮州、海南與客家五個「幫」群,並委任不同的「幫長」來協助管理。幫長權限包括控制移民出入境、發給商業執照以及城市間人民的來往。因此,每一個方言群都是一個組織完善的社會單位,是擁有商業聯繫、婚姻安排、志願團體以及與法國政府商議等功能的組織。Willmott在研究高棉金邊華人社區的政治結構時,也特別提及,柬埔寨華人與其他東南亞地區華人社區最大的差異,就在於有「幫會制度」。而1953年,柬埔寨脫離法國獨立後,是華人社會的繁榮時期。此時,「幫長」制度與五幫公所已瓦解,取而代之的是大批的華人團體,包括血緣與地緣組織,以及體育與文化團體。

當時柬埔寨全國大小商號約兩萬家,百分之70以上為華人所經營,其中以零售業佔多數。商業以外,華人亦創立小型工業,主要以製白糖、織造、膠鞋、製皮、洋燭、肥皂、陶瓷、粉絲與汽水等為主,也經營漁業、種植胡椒、創製海鹽等,對當地經濟之發展相當有貢獻。總的來說,在經濟領域中,城市裡的華人壟斷了零售業、餐館業與旅館業、出入口商(包括米業)、食品加工、飲料、印刷與機械的輕工業。根據2018年訪談資料,柬埔寨現有兩個客屬會館:1. 柬埔寨台灣客家聯誼會、2. 柬埔寨客屬會館。柬埔寨台灣客家聯誼會為「新臺客」組織,柬埔寨客屬會館則屬於「老華客」性質的社團。

柬埔寨台灣客家聯誼會成立於2015年3月8日,其會員人數84人(非客家之名額有8人,但需要具台商會會員身分)。會費一年100美金;榮譽會長一年2,000美金;顧問一年則是500美金。會內主要活動是每月的理監事會和兩年一次的尾牙餐會。社團召開正式會議時,80%會使用客語交談。而聯誼會的刊物只有成立大會時發行的會刊,主要的會務內容是1. 聯誼、2. 協助客家人行銷商品。聯誼會與台灣相關社團間有相關的聯繫與互動,主要是透過天穿日(客家日)、中秋節、端午節一起舉辦活動。另外,也有以參與亞洲台灣客家聯合總會客家懇親大會的活動為主的跨國活動。

柬埔寨 華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柬埔寨華人慶祝新年

現在的柬埔寨客屬會館則是成立於1993年8月20日,是由柬埔寨客家後裔於柬埔寨戰爭後再次成立的。柬埔寨王國政府副總理宋安閣下是柬埔寨客屬會館的最高名譽會長。當柬埔寨客屬會館再次運作的同時,會館屬下的崇正學校也正式復課。屬下機構除了柬埔寨崇正(客屬)學校外,還包括柬埔寨天后宮、柬埔寨客屬會館崇正醒獅團。

然而,根據柬埔寨台灣客家聯誼會的質化訪談資料顯示,柬埔寨台灣客家聯誼會與柬埔寨客屬會館的交流不多。除了柬埔寨台灣客家聯誼會無法協助客屬會館取得相關資源外,客家委員會的海外社團資料中,並沒有柬埔寨客屬會館的相關紀錄(存在),因此,客家委員會辦理全球客家懇親大會,柬埔寨客屬會館並沒有被列名邀請。

相反的,與柬埔寨台灣客家聯誼會比較有互動的是柬埔寨的客家庄:雲晒村(註1),約500戶人家。柬埔寨台灣客家聯誼會自2012年開始和雲晒村持續往來與聯繫。該村有成立柬華理事會(會長是雲晒村村長的兒子,註2),柬埔寨台灣客家聯誼會曾贈送資源(40張課桌、80張椅子)給該理事會。另外,聯誼會並不與當地政治人物聯繫,商業交往亦屬於個人的來往,但會協助當地華人商業交流。國家交流方面,則多是透過亞洲台灣客家聯誼會成員,與越南、新加坡、泰國、香港等聯繫較頻繁。

越南與柬埔寨的客家人都是華人中的少數。從區域性客家社團組織網絡來看,越南胡志明市客家社團組織基本上是以崇正總會馬首是瞻,它統合了所有在胡志明市各個以地緣為結合基礎的客家福利組織,在對外的聯繫上也是以崇正總會為代表,頗類似於新加坡南洋客屬總會的角色地位。因此,越南胡志明市的客家組織具有階層化社會網絡之特色。柬埔寨的客家社團組織基本上則維持著比較寬鬆的對等社會網絡關係:老華客的客屬社團與新臺客的組織之間相互沒有什麼互動。

註釋:

  1. 雲晒村位於柬埔寨東北邊陲地區的那達拉基里省,北臨寮國,東臨越南,該村居民皆為客家人。
  2. 柬埔寨拉達那基里柬華理事會會長張育成。

參考資料:

  • 王士祿,柬埔寨華僑華人的歷史與現況
  • 黎莊,柬埔寨華僑教育
  • Willmott,The Political Structure of the Chinese Community in Cambodia
  • 潘翎,《海外華人百科全書》
  • 梁子衡,《泰國華僑志》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東南亞客家社團組織的網路》,遠流出版

編者: 蕭新煌、張翰璧、張維安

客家族群有一個明顯的特色:分散全球但又頻繁聯繫互動。因此,將亞洲、甚至全球客家作為一個集體,分析客家族群的散布、聯繫及相互隸屬力量,應具有認識論上的價值和政策意涵。

本書運用社會網絡分析法,以東南亞各國為研究區域,同時蒐集「老華客會館」和「新臺客社團」的資料,進行各類客家社團組織之間的網絡比較對照探討,以期瞭解當代客家社團組織的整體和多元發展脈絡。為補充過往以單一國家空間為單位的研究特色,本書以整個東南亞的客家社團組織作為範圍,研究其互動和網絡,並探究各地客家社團的結構、功能和彼此的組織網絡。此外,本書也希望藉此建構台灣作為世界客家研究中心的基地,以及成為全球客家社團連結和網絡的平台。

東南亞客家社團組織的網絡
Photo Credit:中大出版中心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