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思達與師生對話》:體驗比說理更有力——「情境式課程」該如何設計?

《學思達與師生對話》:體驗比說理更有力——「情境式課程」該如何設計?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們想要改變一個人的「觀點」時,用「觀點」說服對方效果並不好,而且可能變成意氣用事。那麼什麼方法能夠讓彼此省思自己的觀點,並且予以修正呢?「感受」可能會是一個好的切入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馬琇芬

體驗比說理更有力——情境式課程設計

教學改變並不需要進行很大的翻轉,只要做一點小改變,再經過多次的練習,就能帶來不一樣的課堂風貌。

小改變的關鍵在於「機制」的運用;小小的改變能帶來意想不到的變化。如何在課堂上創造「由下而上的學生參與機制」,或許是課程設計的關鍵。

五個人坐在一起互相自我介紹,其中一個人的臉龐、手指、身體紋滿刺青,請從以下選項,判斷他是熱中於什麼事的人?

  1. 極限運動
  2. 認知心理學
  3. 下廚
  4. 阿拉伯文化
  5. 重金屬樂團

這是二○一五年可口可樂中東分公司在回教齋戒月推出的廣告,我們在「學思達情境課程設計工作坊」中,經常以這支廣告作為情境課程的討論文本。我也在國文課的「新住民」和「原住民」單元中,運用這支廣告,帶領學生思考「刻板印象」的議題。

「觀點」 難以撼動「 觀點」

在播放廣告前,先以「連連看」的活動,請學員進行判斷,並以舉手的方式,觀察每一個選項的人數,再於每個選項舉手的學員中,邀請幾位說明做出判斷的理由。

帶領了數次情境課程工作坊之後,我在二○一九年暑假將「舉手」改為「走位」,邀請學員站起來,走到自己所判斷的選項位置。這讓現場氛圍立即熱絡了起來,不僅每一個選項的人數清楚的呈現出來,熟識的夥伴選了哪一個選項也讓彼此多了一些好奇。

無例外的, 選擇「重金屬樂團」的人數最多,其他選項的人數則參差不等。我逐一到每個區塊採訪學員,請他們說明判斷的理由。

體驗比說理更有力量

選擇「重金屬樂團」的學員都認為在他們的印象中,玩重金屬樂團的人總是較為放蕩不羈,喜歡以紋身的方式彰顯自己的風格。

選擇「極限運動」的學員,認為運動員喜歡展現體能的強度與毅力的韌性,熱愛極限運動的人,可能以紋身的方式,凸顯身體的力與美。

部分學員認為「廚師」也常主張個人風格,以與眾不同的烹調方式表現自己的廚藝。在身上刺青,亦是呈現自我主張的方式。

選擇「阿拉伯文化」和「認知心理學」的人,幾乎都不超過五人。通常學員說不出什麼具體的理由,若不是憑直覺,就是認為這個題目有詐,所以才選最不可能的選項。曾有學員反映,這兩種喜好是對文化或人類具有獨特的好奇,具有這種好奇性格的人,也可能將全身紋滿刺青。

無論學員對自己的判斷提出什麼樣的詮釋,我最後會問:「聽完大家的理由,你會想更換選項嗎? 想要更換的請移動。」

看完學員們的說法,你是否也會想改變原本的選項呢? 如果你真的更換選項了,我很好奇你怎麼會被說服?

因為參與工作坊的學員,幾乎沒有人變動位置。這是為什麼呢? 正如本書第一篇〈學思達與師生對話〉中,學員看完影片後進行的「走走光譜」活動一樣,在「觀點」的層次進行對話,往往不容易改變彼此的想法。

我們在工作坊經常設計各種以「觀點」來進行交流的活動,活動呈現的結果都證實了以觀點說服彼此並不容易。這個體驗過程讓學員深有感觸,遠比由講師舉出一大堆理論來得更為震撼、更有影響力。

管中閔在TED×Taipei的短講中,以「為什麼民眾反對政府的每個政策? 一個官員的反思」為講題,提到他擔任國發會主委期間,曾在推動自由經濟示範區時,遇到了許多的困難。為了讓政策順利推動,管中閔和同仁積極到各機關團體,舉辦多場說明會與公聽會。此外還接受平面媒體專訪,更透過網路公開座談會,希望年輕世代能了解自由經濟示範區所要推動的理念及目的。

儘管經過了這麼多努力,自由經濟示範區還是沒能成功推動。管中閔和同仁經過深刻的檢討和反思,得到了一種新的理解和觀點。

他認為傳統的「宣傳」,本質是由上而下的方式,也就是「我們這麼做是為你們好」的態度。這種方式既無效率,也難有效果。自由經濟示範區的失敗,乃是缺乏由下而上的群眾參與機制。

創造好奇的學習氛圍

管中閔的短講,談的是政府推動政策所遇到的困難,而我在聆聽的過程中,腦中浮現的卻是教師教學時所遇到的困境。

政策的「宣導」方式,猶如教師的「講述」方式;兩者的本質,同樣是由上而下「為你們好」的態度。因此如何在課堂上創造「由下而上的學生參與機制」,是否也是教師在課程設計上的關鍵?

回到本篇開頭的「連連看」活動,你是否發現一般人對於紋身者具有刻板印象?

選擇「極限運動」或「重金屬樂團」,是因為從事這類活動的人,具有放蕩不羈、特立獨行、展現自我的特質。即便選擇「下廚」、「認知心理學」或「阿拉伯文化」,亦非由該項事物的特質來思考,而是從紋身者的刻板印象來詮釋這三項事物的屬性。

換言之,焦點不是在這五種事物的屬性,而是一般人對於「紋身者」的印象。

當學員在「連連看」的活動中,聆聽彼此所提出的觀點時,會產生好奇、驚訝、共鳴、趣味、恍然或難以置信等感受。這個歷程符合情境課程的要素之一「具體」:簡明、易懂的活動;明確、具體的實例,以及貼近學習者經驗的提問。全體學員在觀點陳述的過程中思考與判斷,學習氛圍十分熱絡。

學員固然期待講師揭曉答案,但在此之前,彼此橫向的觀點陳述與意見交流,已經產生積極參與的氛圍。

當學員充分交流意見後,回到座位上,講師再次播放這支廣告。此時學員會充滿好奇且十分專注的觀看影片,除了想要知道問題的答案,更希望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

正是因為希望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所以專注投入;若是自己的判斷錯誤,也會想知道自己忽略了什麼訊息、誤判了什麼線索,這不只是對於知識的好奇,更是對於自己的好奇。

閱讀到這裡的你,是否也想知道答案,更期待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

這名紋身者是一名認知心理學的實踐者;而重金屬樂團的成員則是一位戴著眼鏡、身穿西裝、長相斯文、頗有學者氣息的中年男子;至於熱中極限運動的運動員,雖然穿著T恤十分陽光,卻是坐在輪椅上的身障者。

「感受」 較易影響「 觀點」

注意到了嗎? 這三位男性的身分都令人出乎意料! 學員們觀看影片時,每看到一個身分的揭曉,都傳出一片驚嘆。驚嘆聲中,似乎暗含著對於刻板印象的警醒,這便是「意外」:運用適當的媒材或設計課程的轉折,讓學習者在參與的過程中產生驚訝或恍然大悟的效果。

當我們想要改變一個人的「觀點」時,用「觀點」說服對方效果並不好,而且可能變成意氣用事。那麼什麼方法能夠讓彼此省思自己的觀點,並且予以修正呢?「感受」可能會是一個好的切入點。

「觀點」層次的傳遞與說服,很難打動人心;「感受」層次的感染與同理,或許是連結彼此較可行的路徑。

感受對人的影響,往往最直接,也最迅速。但感受有很多種情緒,例如開心、生氣、難過、驚訝等等,並不是每一種情緒都能與對方產生連結。

例如,當你在上下班時段搭乘公共運輸,天氣熱,人又多,偏偏有人在這個時候插隊,你若心生憤怒,便可能朝著插隊的人大吼並制止他的行為。這與你平時和善待人的態度恐怕很不相同。

憤怒雖然會使一個人變得衝動,做出平常不會做的行為,卻難以改變一個人的觀點。尤其處於憤怒時,往往會對自己更具信心,更加鞏固自己的觀點,所以要說服他人,雙方都不宜處在憤怒的情緒下。

那麼,哪一類的情緒能夠讓一個人留下印象,並且接受新的觀點,做出不一樣的行為?大抵是一些能令人感到意外的情緒,例如驚嚇或訝異。

試想,你走在某條街道上,遇到一隻家犬突然從房子裡竄出來,對你大叫,甚至要撲上來咬你,即便這條街道是距離目的地最便捷的路徑,但未來你要前往該目的地,必定選擇走別的道路;即便這可能只是一次的意外,但你已認定這條街道是危險的,這是「驚嚇」所造成的影響。

「訝異」也容易讓人改變觀點,你相信嗎?

「你認為台灣一年平均有多少人死於車禍? 數十人、數百人、數千人? 平均一年喪生於車禍的人,你認為合理而可以接受的人數是多少?」這是我在班級宣導交通安全時的提問,學生在回答數量時往往只是憑感覺回答,甚至帶點開玩笑的性質。

不把「數字」當一回事,這是很正常的情況。因為數字是「抽象」的,缺乏「具體」的感受。

因此,我讓學生觀看一部二○一五年由澳洲公共部門拍攝的交通安全宣導影片,透過影片的情境,與學生討論交通安全的觀念。影片內容看似在路邊隨機採訪民眾,採訪者先告知受訪者澳洲每年死於車禍者有二四九人,再詢問受訪者可以接受的人數是多少?

受訪者是一位蓄滿落腮鬍的中年壯漢,他猶豫了一下後說:「差不多七十人吧!」

隨即採訪者用對講機告知工作人員,請他們讓七十個人從街頭的轉角走出來。這名壯漢看到這麼多人朝他走來,表情有些錯愕,不久他的神情開始變得訝異,眼神也逐漸柔和,轉頭對採訪者說:「她們是我的家人。」

原來,走在七十個民眾中間的是他的妻子和女兒。採訪者接著問他:「你現在覺得可以接受的人數是多少?」

他動容地盯著妻子和女兒看了一會兒,才轉頭回答:「零!」話一說完,壯漢流下淚水,抱起朝他跑來的女兒,妻子也上前緊抱他們。群眾亦圍上來,彼此擁抱。

影片這時出現一行字:「There’s no one someone won’t miss.」學生看完這支影片,眼裡也都蓄著淚水。那淚水反映出他們的感動,也讓他們重新思考交通安全的意義。

據內政部警政署統計資料,二○一八年全台交通事故死亡人數有一四九三人,遠比澳洲每年車禍死亡平均人數二四九人還多。看到這兩個數據,你是否感到驚訝?

當學生看完澳洲交通安全宣導影片後,又得知台灣交通事故的死亡人數後,神情都顯得若有所思,原初不以為意、玩笑以待的態度都消失了。

或許你會認為,為什麼不讓學生看車禍事故的照片或影片? 讓他們感到「驚嚇」後,效果不是更好嗎?

我個人認為讓學生看事故的照片或影片,與其說是驚嚇,不如說是恫嚇或驚恐,反而會造成不好的結果。那些畫面會讓人產生害怕與畏懼的情緒,並且造成內心的不安寧,甚至可能導致惡夢連連,無法由感受轉化到觀點的改變。

「訝異」是一種與預期產生落差的反應,這個反應會讓人反思自己原有觀點與事實的差異,看見自己的認知有誤,才會願意改變想法。因此與其在課堂上講述道理,不如設計一些小活動、觀看短片,讓學生在體驗中有所理解,更能促使學生由衷反思。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學思達與師生對話:以學思達為外功、薩提爾為內力,讓教室成為沒有邊界的舞台》,天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郭進成、馬琇芬

「教學」是將知識傳遞給他人的歷程,讓每一個學習習慣不一樣的人都能獲得有效的學習,這是一項多麼艱巨的任務。
不是刻意組織社群,而是為了自己的成長;不是為了成為帶領者,而是希望找到夥伴,在教學成長的道路上同行。
如果你也泅泳在名為「教師」的大海裡,這本書或許像一枚救生圈,希望能成為支持你的力量。──郭進成、馬琇芬

以學思達為外功、薩提爾為內力,
讓教室成為沒有邊界的舞台

學思達教學法 × 薩提爾對話,兩大教育心法最強實踐應用
為人師者的鍛鍊與精進之路,教師成長增能最佳實作指南

學思達教學模式提供良好的教學與學習架構,
薩提爾對話模式讓教師能自我安頓,
並以正向好奇的態度引導學生學習。

學思達核心講師郭進成、馬琇芬,以多年來課堂教學及帶領數十場工作坊之豐富經驗與深刻反思,淬煉精華、凝鑄而成這本教師覺察成長之書。

以學思達為經──讓學生願意思考、樂於互動、提出見解;
以薩提爾為緯──安頓教師內在;以陪伴代替督促、以對話發掘意義。

教育,不再是斥責與糾正,而能真誠聆聽、連結渴望;
教師,不再是答案的提供者,而是思考與表達的催生者;
學生,不再是被動的吸收者,而是從學習者成為創造者。
教學,成為一座沒有邊界的舞台。

學思達課堂實作

  • 「情境式課程」以體驗代替說理
  • 「焦點討論法」(ORID)帶領學生深刻思考與討論
  • 活用「問題設計三層次」,搭建學習的鷹架
  • 寓教於樂的「小遊戲」,引發好奇心與學習動機
  • 巧妙運用「學思達五步驟」,逆轉單向講述的課堂困境

薩提爾師生對話

  • 對話,從傾聽開始,尤其是傾聽自我內在的聲音
  • 對話的目的是了解學生的內在,而不是急著解決問題
  • 以三個簡單的問題,開啟溫暖好奇的談話
  • 採取垂直式對話,逐步探索師生內在冰山的各個層次
  • 關心學生前,教師必須先安頓自我
  • 從感受切入,對話過程留心「二不二沒有」原則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