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政黨惡鬥之外,曾眾聲喧嘩的公民社會已不再

馬來西亞政黨惡鬥之外,曾眾聲喧嘩的公民社會已不再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馬國公民社會在希盟執政期間過於安逸,且依賴和力挺希盟政府的政策,部分社運人士也進入了體制,因此曾眾聲喧嘩的公民社會不再有力地監督當權者,面對各陣營的政治惡鬥更顯無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由馬來西亞前經濟部長阿茲敏在2月29日發動了喜來登行動的政變後,最終是馬哈迪下台,由前副首相慕尤丁成為第八任首相,如今阿茲敏也獲慕尤丁延攬入閣,成了國際貿易及工業部長部。

隨著慕尤丁領導的土著團結黨與伊斯蘭教黨和巫統-國陣成立國民聯盟(國盟,Perikatan Nasional),如今因為多位希盟的國州議員陸續跳槽,導致多個州屬,如柔佛州、馬六甲和霹靂州的政權受到動搖。

面對這樣的局面,國際媒體多關注的是兩個政黨聯盟的角力與喊話,公民社會中的社運團體的聲音卻微乎其微,會有如此局面,其實在執政不到兩年的希盟政府時代已有跡可尋。

馬國的公民社會

馬國多個公民社會團體或非政府組織(NGO)於1998年開始蓬勃發展。當時,因安華被革職入獄,支持者舉辦一系列的群眾示威和集會,又稱「烈火莫熄」(reformasi),馬國公民社會開始更關注國家政治和民主人權的發展。

例如,馬國律師公會曾舉辦過街頭遊行來捍衛司法正義,如於1978年的社團法令事件;1999年前主席再諾查卡利亞被控;2007年的公正之行,抗議林甘司法短片醜聞;2011年的反對《2012年和平集會法令》的遊行,以及2014年要求廢除《煽動法令》的遊行。

此外,關注環境公益的公民社會組織,曾在2011年舉辦「綠色集會1.0」和2012年的「綠色集會2.0」。另,2007年成立的淨選盟(BERSIH),稍後舉辦2011年「淨選盟2.0」集會,2012年「淨選盟3.0」集會,2015年「淨選盟4.0」集會和2016年《淨選盟5.0」集會,共超過十幾萬人參與,並成為公民社會的先鋒隊。

2008年開始,有多位社運人士投入政黨政治,並成為國州議員,此現象在希盟於2018年實現政權輪替後更為明顯,如前教育部長兼新邦令金區國會議員馬智禮(Mazlee),禮讓區國會議員塞易卜拉欣(Syed Ibrahim)和烏魯冷岳區國會議員哈沙努丁(Hasanuddin)曾在伊斯蘭友好協會(伊友會,IKRAM)擔任高職、八打靈再也國會議員瑪麗亞陳(Maria Chin Abddulah)曾擔任淨選盟主席、前國家團結及社會和諧首相署部長瓦達姆迪(Waytha Moorthy)曾是關注印裔的興權會創辦人(HINDRAF)、明吉摩州議員周忠信曾活躍於華團組織隆雪華堂等。

希盟政府時期,也曾委任多位活躍公民社會份子,擔任政府機構的要職或部長的秘書,如人權律師曾任馬國反貪污局局長拉蒂花(Latheefa)、選舉委員會副主席阿茲米沙隆(Azmi Shahrom)、前伊友會創辦人擔任國家文化局局長哈達(Hatta)、人權委員會委員兼人權傳播中心懂事(KOMAS)杰拉(Jerald)、前淨選盟經理曼迪星(Mandeep)和伊友會前副主席兼前淨選盟代主席沙魯阿曼(Shahrul)曾任職希盟部長的秘書等。

2018年大選期間,可以觀察到許多社運人士也暫別馬哈迪的過去,積極為希盟政府站台,確保希盟可以順利執政。這也導致公民社會處於真空的階段。希盟政府執政後,公民社會處於一段相當長的“蜜月階段”,因此相比於過去,公民社會更缺乏了監督和警惕當權者的工作。

遺憾的是,希盟政府的部長、副部長、國州議員、主要機構負責人等,都缺乏高質量的人選。而且,加上這兩年希盟政府也歡迎前朝政黨人士的跳槽加入,忙於政黨政治的權鬥工作,已讓人民覺得惋惜。

AP_1633351495242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曾擔任淨選盟主席瑪麗亞陳,在2018年進入體制當選國會議員。
公民社會的無措

國民聯盟的執政和內閣的成立,導致馬國的政黨政治的生態打回原形,回到巫統或國陣為首的政府。

然而,由於公民社會在希盟執政期間過於安逸,且依賴和力挺希盟政府的政策,部分社運人士更成了希盟政府的「傳聲筒」,公民社會的眾聲喧嘩不再。

此時的馬國公民社會早已陷入手足無措,無從下手的狀態。唯有少數的NGO或人權組織,如人民之聲(SUARAM)、拯救大馬委員會(SMSL)、群議社(Agora)等組織皆保持中立的角度,秉持監督政府的角色。

另一方面,馬國的公民社會過於專注精英社會和城市區域的支持,許多活動舉辦都只局限於吉隆坡和雪蘭莪一帶。這導致住在郊區的巫裔,沙巴、砂拉越城鄉區的大眾,一直不是大多數馬國公民社會主要的關注群體。

這導致換相事件發生時,國內大多數的巫裔是表示認同和冷靜的。他們認為國家需要由大多數的穆斯林來執政。而沙巴的民興黨和砂拉越政黨聯盟,成為這一場風波的造王者,力挺國盟。

馬來西亞青年請願活動拒絕後門政府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逾50名馬國青年3月1日傍晚聚集吉隆坡SOGO廣場前舉行請願活動,高舉諸如「拒絕後門政府」等各種標語與海報,透過擴音器廣播,高呼口號,和平表達訴求。
總結

在追求民主人權的道路上,負責任的公民社會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主要。在執政黨,反對黨和媒體之外,公民團體可以客觀和中立的政治態度,成為公民社會的「一股清流」。

2020年的換相風波,希盟回歸反對陣營,公民社會打回原狀,也讓大家上了一堂寶貴的課。回歸監督政府、壓力組織的角色、宣教活動、教育與倡導工作等,一直是公民組織的主要工作。提升公民教育質量是栽培民主社會的基礎,公民社會也可以因此而有影響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