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之圍》:以九族換取一城生靈,汴京圍城史最悲慘的一幕

《汴京之圍》:以九族換取一城生靈,汴京圍城史最悲慘的一幕
宋徽宗《瑞鶴圖》上的城門為宣德門|Photo Credit: Liaoning Provincial Museum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張邦昌作為一個傀儡政府,對於汴京城的保護卻比宋朝兩位皇帝還多。那麼,金軍一共從汴京城榨出了多少金銀呢?這也牽出了汴京圍城史最悲慘的一幕……

在張邦昌與群臣們演戲時,金軍準備撤離了。他們的軍隊也是各個部落拼湊的,到了夏天急著回北方。但在離開前,還需要最後確認有沒有遺漏的東西。於是,張邦昌登基之後邀請金人慶祝了幾天,吃喝一番,到了三月十二日,就繼續幹正事兒了。

三月十二日,金軍將景靈宮席捲一空。景靈宮是皇帝祭奠天神和祖宗的所在,裡面各種祭祀用品不少,金人將之捲走。

三月十三日,劫掠宗廟。

三月十四日,席捲內藏庫。

這些只是常規動作,金人最想要的還是金銀,他們決定最後試一把。在開封府上報給金軍的戶口冊中,註明汴京城一共有七百萬戶,這是一個龐大的數目,按照每戶三人(很保守)來算,就是近兩千一百萬人,放在現代也是世界特大城市。可事實上,北宋末期全國總人口也只有五千萬左右,比如,崇寧元年(一一○二年)的統計,是戶兩千零二十六萬四千三百零七,口四千五百三十二萬四千一百五十四人。具體到東京開封府,是戶二十六萬一千一百一十七,口四十四萬兩千九百四十人。這個資料與上報數字差了二十多倍。

金人很納悶,為什麼這麼多的人口,只有這麼一點金銀,於是決定採取攤派的辦法再搜刮最後一遍,按照七百萬人戶來分攤金銀。開封府明知道沒有這麼多人,卻又不敢明說,只好把數額攤派在二十六萬戶的頭上,結果,即便是最貧窮的家庭也攤派了金三十錠、銀二百錠。

不料這件事產生了反作用。大家一看這已經成了胡鬧,乾脆連理都不理,金人威脅不交就屠城,可人們已經不怕死了,都威脅不動。另外,大家似乎捏準了金人的心態,既然已經準備撤離,他們的心思更多應該放在如何安全地撤退上,不大可能屠城了。

這件事僵持到了三月十四日,老百姓不配合,金人沒有面子,大家都怨開封府做了傻事。最後出來收場的就是新任皇帝張邦昌。三月十四日,張邦昌寫信給金軍元帥們,請求豁免金銀,他表示進城之後察看一番,發現民間真的很窮,榨不出來了,也希望元帥們給這個新成立的國家留一點家底。

三月十五日,張邦昌親自前往青城與元帥們會晤,他帶著七件事前往:第一,不毀趙氏的陵廟;第二,不要繼續搜刮金銀;第三,汴京城牆上防禦用的樓櫓不要拆掉;第四,既然定都金陵,但要等那邊建設完畢,三年後再搬遷;第五,金軍於五日內班師回朝;第六,張邦昌的國家叫大楚,他就叫大楚皇帝,不再另立廟號;第七,他需要犒賞軍民功臣和大赦,但這個國家已經一窮二白了,需要金軍支援一點金銀作為犒賞之用。元帥們全都答應了下來。

張邦昌見元帥們答應了,又提出了新的請求。他提議金人扣押的官員已經太多了,帶回去也是累贅,不如放回一些,他的名單上包括馮澥、曹輔、路允迪、孫覿、張澄、譚世勣、汪藻、康執權、元可當、沈晦、黃夏卿、郭仲荀、鄧肅,以及太學、六局、秘書省中用不著的官員。金軍也答應了。

但張邦昌提出的另外五人,金軍沒有答應,他們是何㮚、張叔夜、孫傅、秦檜和司馬朴,這些人大都是反對廢黜趙氏的,他們必須與趙氏一同前往北方。他們的家族成員只要能抓住的也全部在遷移之列。

直到三月二十三日,金人將釋放人員送回時,才正式發佈告示,宣佈豁免了剩餘的金銀。這一天放回的人有數千之眾,除了官員,還有百姓、僧道等。張邦昌作為一個傀儡政府,對於汴京城的保護卻比宋朝兩位皇帝還多。

那麼,金軍一共從汴京城榨出了多少金銀呢?這也牽出了汴京圍城史最悲慘的一幕……

相關書摘 ►《汴京之圍》:北宋滅亡了,從盛世到滅亡只用了三年時間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汴京之圍:北宋末年的外交、戰爭和人》,啟動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郭建龍

「靖康之難」的三年前,北宋社會鋪天蓋地在宣揚一場盛世,
人們普遍相信這是一個偉大的時代,國力富強,經濟繁榮;
但是,從盛世到亡國,只要三年半!
只因宋徽宗想「收復」從來不屬於宋國的土地:
「燕雲十六州」

北宋經濟、文化高度發展的寬容年代

雖然由五代晉高祖石敬瑭於天福三年(938年)割讓給遼國的燕雲十六州,在宋國建國之後,仍然牢牢由遼國掌控。但是在宋遼簽訂「澶淵之盟」(1104年)之後,兩國維持了百年和平,宋國的經濟因此得以高速發展,文化燦爛繁盛。老百姓不會擔心自己受窮,官員即使當面和皇帝頂嘴,也不會受到懲罰,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寬容年代」。

「聯金滅遼」,毀滅宋帝國的錯誤戰略

和平相處不好嗎?經過了上百年的和平,當年英勇的契丹國家已經衰落,於是,一場收復燕雲十六州的策劃就上演了。宋徽宗重和元年(1118年),眼見金軍可擊敗遼軍,宋國於是派遣使者與金國簽訂「海上之盟」,欲「聯金滅遼」,卻在進攻過程暴露了宋國不善戰的弱點。幾年戰爭之後,宣和五年(1123年),宋徽宗終於取得了燕山以南的幽州,國土達到宋國建立以來的極致。隨後卻在財政、外交、軍事犯下一連串的錯誤。

攻遼過程中,原本宋國朝廷期望,燕京的漢人會列隊歡迎,但當地人卻說:「你們總是說燕京父老都在懷念大宋,殊不知自從契丹獲得了燕雲十六州,已經過去了近兩百年,燕京父老對遼國難道沒有感情?」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