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沒有happy hour了:義大利封城了,沒有逃走的他們這樣繼續生活

暫時沒有happy hour了:義大利封城了,沒有逃走的他們這樣繼續生活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疫情失控」「義大利封城爆逃難潮」的標題躍上台灣各大媒體版面,民眾在超市瘋搶物資導致貨架全空的影片在社群網站上瘋傳,但是,事實真是如此嗎?

「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全球蔓延,歐洲國家自2月起也相繼成了重災區。位於南歐的義大利自1月31日發現首二例武漢肺炎個案後,一開始並未受到國際注意,但不到一個月,自2月21日開始每日增加的確診案例以百件計算。截至今天(3月10日)為止,義大利境內確診案例已破9000起,死亡案例來到463起,死亡率高達5%,是中國以外,疫情最嚴重的地方。

「疫情失控」「義大利封城爆逃難潮」的標題躍上台灣各大媒體版面,民眾在超市瘋搶物資導致貨架全空的影片在社群網站上瘋傳,但這就是全部的事實樣貌嗎?《關鍵評論網》專訪義大利人和定居在當地的台灣人和中國人,他們提供了在地不同的觀察。

武漢肺炎帶來的好處:讓義大利政客團結在一起

居住在義大利北部特雷維索(Treviso)的法蘭西斯(Davide De Franchis),正在家裡寫論文,對於這個義大利學生來說,3月底的論文期限,比武漢肺炎來得更急迫。

義大利政府在周末(3月7日 - 3月8日)封鎖了北義部份省分,特雷維索是第一波被列為「紅區」(red zone)的城市,在昨(9)日深夜,總理孔蒂(Giuseppe Conte)更宣布,進一步將封鎖範圍擴張至全國,除非工作、看病和緊急需要,否則全國人民留在家中,避免一切旅行。此外,一切的大型集會、體育活動都終止,這項封鎖將持續到4月3日,是目前為止全球防疫程度最高的措施。

「星期六(3月7日)特雷維索被列為紅區,但是在星期天,好多人都跑去海邊,大家都不管這個規定。我想義大利人不喜歡被限制。」法蘭西斯告訴《關鍵評論網》,許多義大利人一開始並沒有意識到病毒的嚴重性。他們認為,武漢肺炎不會影響到我,還是很恣意的過著他們的生活,喝酒,慶祝因為肺炎而不用去上學。

不過,在總理孔蒂深夜發表聲明,要求全國的人待在家之後,有了轉變。

電影院、劇院這些大型集會場所暫時關閉,購物中心和商店只開到晚上6點,法蘭西斯笑說,「暫時沒有happy hour了」,而酒吧也必須維持桌子之間1公尺的距離,如果沒做到,就不能開門營業。

義大利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為遏止武漢肺炎,包括威尼斯在內的義大利大城進行封城,一名服務員站在空蕩蕩的餐桌旁。

法蘭西斯說,他有一個口罩,但最近因為寫論文都沒有出門,也用不到。他說路上沒有太多人戴口罩,有些人用衣物遮住臉部,但並不多。「我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些事情,我爸爸,還有其他的長輩們也沒有」,面對疫情,他們沒有因此調整生活太多,相信政府已經有所掌握。

如果武漢肺炎能對義大利帶來任何好處的話,法蘭西斯說,大概是將我們團結在一起吧。法蘭西斯回憶,武漢肺炎爆發以前,政治人物還在互相攻擊對方,但隨著疫情發展至今,沒有政治人物藉著疫情大做文章,「我們現在是一體的」,他說。

他也提到,在武漢肺炎剛爆發的時候,許多當地的中國人、餐館、商家的確過了一段很困難的時間,人們會覺得是中國人帶病毒過來的,也有人刻意不去這些中國人聚集的地方。不過他認為,現在這樣的情況已經不再有了,因為「這病毒已經變成義大利全體的問題。我們都在這裡,我們都在同一個問題裡。」

義大利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義大利疫情延燒,在羅馬旅遊的中國觀光客也戴起口罩。

唯一不太能適應的是,「我們以前見面習慣親親對方、或是握手,我們也很喜歡給人一個擁抱,這是我們很驕傲的習慣」,但現在不能這樣了,大家見面都不知道要怎麼打招呼,義大利人反倒有些無所適從。

問他有沒有想到其他國家去?法蘭西斯說,這是不可能的,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待在家中。這樣就安全了嗎?透過電話,法蘭西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說,現在誰能安全呢?但他相信,大概到4月,這樣的疫情將會停歇,他說很多很聰明的人,努力的想解決這個問題,而在疫情獲得控制之前,他將遵守政府的決定,好好待在家中。

義大利封城形成逃難潮?媒體報導反讓當地台灣人陷入恐慌

法蘭西斯是幸運的,他所處的特雷維索市「只有」136個確診案例,來自台灣的林佳麗,住在米蘭附近的一個小鎮,而米蘭市確診個案已來到506例。

不像法蘭西斯那樣的樂觀,林佳麗告訴《關鍵評論網》,義大利人不像台灣經歷過SARS,不願戴口罩,也不信邪到處亂跑。武漢肺炎一開始的時候,有一派聲音說只是流感,導致大家一開始都掉以輕心。沒想到武漢肺炎的傳染性如此強,醫院的病床都快不夠用了,總理才在半夜緊急發表封鎖令,聲明整個義大利都是紅區。

但義大利的「封鎖」,不像武漢那樣的封城,林佳麗說,人們還是可以自由出入各場所,政府的管制,只是限制人們從大區移動到另一個大區去。她舉例說自己居住的倫巴底大區(Lombardia)非常大,這個範圍內人們都能自由行動,也不用關在家中,就好比如果雙北市一起封,若不到其他城市去,幾乎不會感覺到差異。

不過,剛做完月子又待在國外,不只媽媽一直勸她回台灣,管理的台灣人粉絲團裡最近也人心惶惶。很多人不會義大利文,只能藉由中文媒體接收訊息,就變得很慌張,會發表很惶恐的言論,許多在這裡沒有家人、義大利文沒有流利到能去醫院的學生,這時特別想家。

看到台灣媒體報導「義大利封城,倫巴底出現逃難潮」,林佳麗解釋說,「逃」的人大部分是當天外地來訪的人,趕著買票回家,另外一些則是學生,義大利有些學校不開學,學生乾脆趁著假期回老家去。她說真正住在這邊的人,「像我們,大部分的人並沒有想要走,是能走去哪裡?」她也說,社群媒體上轉傳的影片,看起來義大利人瘋搶物資,也是少數。她說超商補貨現在仍是正常的,今天去買沒貨了,明天去買都還有,並沒有物資缺乏的情況。

義大利
Photo Credit: Davide De Franchis 提供
同樣居住在義大利的法蘭西斯回憶,某段時間人們像發瘋一樣到超市狂掃貨,還要出動警察來超市維護秩序,不過現在已經回歸正常。

「義大利人說,『si si, no no』,意思是說『對,但也不對』,我覺得就跟他們防疫很像啊。像是劇院和足球賽都暫停,酒吧和吃飯的地方營業到晚上6點,午餐可以營業,但晚餐不能營業,這樣(防疫)很不徹底啊。」

至於武漢肺炎有沒有阻止台灣人上街?在孔蒂發表聲明前一天,「我不覺得路上人少,大家還是出門,但會避免去密閉式空間,」林佳麗說他們改去公園了,「我第一次看到我家附近的公園人這麼多。」她說。

在義大利的中國人,想家但怕把病毒「帶回中國」

居住在威尼斯省的Luna,來自中國浙江省。在義大利定居14年的她,和媽媽在威尼斯觀光大鎮薩爾扎諾(Salzano)經營小酒館。

這波疫情雖然沒有影響到老顧客,但Luna也發現,沒有陌生人停留了。

「COVID-19截至封城之前,可以說是沒有對生活有任何影響。義大利也一直宣傳只是比較嚴重的流感,所以本地人也沒怎麼在意。」

不過封城之後,隨著一系列義大利官方的法令,Luna家的酒館已經關門不營業了,她說賺進來的錢根本不夠成本,已經放棄外出,天天窩在家裡。

「中國人可能因為關注過中國的整個疫情,所以格外的警惕,從一開始大家就買了消毒水和口罩,在大城市出門的話也都會戴口罩。現在疫情嚴重了,大家都是自我隔離在家不出門,提前買好了各種吃的和生活用品。

義大利人則是大部分都還没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他們從起初收到的訊息就是這只是比較嚴重的感冒病毒,所以還是「該玩的玩,該聚會的聚會。」Luna說,雖然現在政府下令關閉了所有的娛樂場所,許多義大利人仍然自由外出,會在公園或者朋友家裡聚會,大部分都沒有買口罩及消毒水,出門也極少看到義大利人戴口罩,「至今還有人覺得你戴口罩是腦袋有毛病。」

透過簡訊,Luna傳來一個無可奈何的聳肩貼圖,也像是對在網路上看到各種當地對中國人的不友善的回應。聽人說,有因為是華人就被趕下貢都拉遊船的,或者拒絕讓華人搭乘計程車。酒館還營業的時候,Luna也遇過客人當著面罵她「中國病毒」。

「想回家。但是我們也知道回國的危險性。不只是我們自己,還會(把義大利的病毒)給我們的家人帶來危險。所以我們選擇待在這邊,保護好自己,讓家人也放心。」

Luna的家鄉浙江麗水市,截至3月10日累計出現25個確診病例,同日,她現在居住的威尼斯市則出現136個確診案例。

威尼斯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