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業違法放無薪假,員工為了生計要求「被資遣」

旅遊業違法放無薪假,員工為了生計要求「被資遣」
Photo Credit: CN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張小姐的前公司在1月底就「告知」她要放無薪假,當時主管說「如果通報的話就變成要資遣你們」,後來才知道公司向勞動部通報無薪假還是得付員工基本工資,不通報的原因,就是不想付這23800元。

譯:丁肇九

和全世界相比,新冠肺炎(WHO正式名稱為「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在台灣的確診人數雖然相對不高,但仍重創了台灣的觀光產業,而隨著旅遊業的生意受到嚴重影響,基層的相關從業人員也逐漸傳出受到企業不公平對待。

隨著旅行團一個個取消,交通部也提出包括訓練轉型等補助計畫,但在受影響的企業實際收到補助款項之前,有些旅行社已經開始讓自己的員工放無薪假,其中甚至包含不少違法的要求。

不通報無薪假,因為不想付最低薪資

之前任職於某旅行社的張小姐就是受害者之一,她的前公司在1月底就「告知」她要放無薪假,當時她的主管解釋「如果通報的話就變成要資遣你們了」。但詢問過台北市勞動局後,才知道如果公司向勞動局通報無薪假,公司還是得付給他們基本工資,「我判斷他們不通報的原因,就是不想付最低薪資。」

依照法規,就算讓員工放「無薪假」,雇主每個月至少仍得付出23800元的薪水。事實上,今年3月5日時勞動部已通過30億元就安基金,加上勞動部預算、就保基金等共41.25億元,替新冠肺炎疫情而減班休息(無薪假)和資遣的勞工紓困。其中休無薪假的勞工,在3到6個月之間,最高每個月可以領到11000元的額外補助,但像張小姐這類雇主未通報勞動部、「被放」無薪假的員工,皆領不到這些福利。

也因為少了該有的薪水和補助收入,張小姐最終仍在2月初決定要求公司資遣她好領取失業補助,「至少我還能生活」。張小姐期間也不斷找尋新的工作,雖然在緊縮的旅遊產業人力市場中,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覺得現在是我們普通老百姓該抬頭的時候了,要不然執政者永遠都會只聽企業主的話,我們這些勞工永遠都只有被壓榨的份呢!」

不分本土或外商企業,都有偷放無薪假的案例

在外商旅遊公司工作的Winnie (化名)也遇到一樣的狀況。根據Winnie表示,他的公司要求員工簽下「每個月自願放4天無薪假」的同意書,但老闆並未依法「正本加蓋公司大小章,並製成1式2份」,也沒將同意書交回員工的手裡。

「公司叫我們別到處說無薪假的事,免得造成客戶恐慌,反而更加影響生意。」

Winnie表示,這種剝削勞工的行為並不只發生在本土的旅行社,有些位於台北的歐洲旅遊經銷商(將如機票、飯店等旅遊產品大量買進後再轉賣的旅遊業中盤商)的同業也被公司要求放無薪假。

「我們的工作量並沒有減少,各種退訂和後續追蹤我們都需要處理,如果我同事請假一天,就表示我的工作量會增加一倍。」

對此,台北市勞動局秘書室何洪丞主任表示,企業放無薪假需要得到勞資雙方的同意,依法也得諮詢勞工並向勞動部門提出申請。勞動部呼籲,受到不合法對待的員工,應該主動向所屬地方的勞動局或勞動部專線(0800-085151)申訴。

至3月5日為止,台北市政府勞動局共收到65個無薪假的申請,影響大約1700名勞工。而隨著疫情在全球的影響持續擴大,對旅遊業的衝擊也會越來越大,Winnie表示:「其實放無薪假我可以接受,因為公司現在沒賺錢,但公司應該要合法的放無薪假。」

本文原發表於The News Lens International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