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爾加多的凝視》:持著相機的生命自省,見證人類黑暗歷史的苦難

《薩爾加多的凝視》:持著相機的生命自省,見證人類黑暗歷史的苦難
Photo Credit: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導演文溫德斯的旁白開宗明義,交代《薩爾加多的凝視》將是「一部關於攝影師生平的紀錄片」,接下來光在黑幕中刻出了一行字:「 在字源希臘文 PHOTOGRAPHIEN 中,是指用光和影反覆書寫世界的人。」巴西攝影家薩爾加多銳利如鷹的臉龐從攝影作品中交疊浮現,開始訴說身為社會攝影家,如何穿越見證人類黑暗歷史的苦痛,持著相機重回大地之母擁抱的生命自省。

文:ONFOTOSTUDIO|洪宇辰

非常開心能以OnfotoStudio專題編輯身份與大家分享影響我至深的攝影家,接下來請與我一同在《看見凝視》:攝影紀錄片選輯中,隨著紀錄片鏡頭觀察攝影家的創作生活。見證攝影如何影響人,人又如何以攝影反饋生命,以攝影凝視出心的力量。

導演文.溫德斯(Wim Wenders)的旁白開宗明義,交代《薩爾加多的凝視》將是「一部關於攝影師生平的紀錄片」,接下來光在黑幕中刻出了一行字:「在字源希臘文PHOTOGRAPHIEN中,是指用光和影反覆書寫世界的人。」

巴西攝影家塞巴斯蒂奧.薩爾加多(Sebastião Salgado)銳利如鷹的臉龐從攝影作品中交疊浮現,開始訴說身為社會攝影家,如何穿越見證人類黑暗歷史的苦痛,持著相機重回大地之母擁抱的生命自省。

人類的歷史在我面前展開

薩爾加多擁有經濟學家背景,在決心攝影的志業後,他與太太蕾莉亞(Lélia Wanick Salgado)一起籌劃了多項大型攝影計畫,期望以雙眼作真相的打火石、相機作對抗沈默的武器,將驅動世界力量的殘暴人性,經跋山涉水重現在世人眼簾。

MV5BY2M0YTI3MDMtNmI4Zi00NGE0LWFiOGQtOGYz
Photo Credit: IMDb

景觀窗望向巴西皮拉達山的金礦,膨脹的慾望將5萬人碾壓成扁平的奴隸歷史,而佇立在這坑貪婪的苦難洪流中,薩爾加多也是其中一個如蟻的黑點,擁有的同是接受光線的雙眼,只是他們看見的未來不同。

有多少次我放下照相機,為我所見而哭泣

1993年薩爾加多到難民營拍攝《出埃及記》,再次親臨泯滅人性的災難現場,美如天堂的平原上卻被用屍體建築出人間地獄。這一次死亡及苦難擊碎鏡頭,初衷的碎片劃破靈魂,原渴望為世界邊緣人點亮未來的雙眼,已被迷惘捻熄火光,他背對自己絕望低語:「我再也無法相信人類的救贖,再也無法相信任何事。」而這趟長達6年的拍攝,也成為他最後一趟旅程。

MV5BMTY3MDg1MTAzMV5BMl5BanBnXkFtZTgwOTAy
Photo Credit: IMDb
《出埃及記》

我跟一隻烏龜、一棵樹、一顆石頭一樣,都是自然的一部分

在冒險大半個地球,步過黑暗之心後,純粹的關懷在重建度過童年的森林中重現,薩爾加多重拾相機,奔向大地之母的懷抱,拍攝另一半個地球,以光影書寫一封給地球的情書,名為《創世紀》。老年後重回親切的家鄉,與腳下的土地共同度過生命。坐在樹林裡的薩爾加多寧靜的看著同一片天空說:「當我死時,森林會像我出生時一般,輪迴就會完成。」

畢生探尋人類與土地的故事,在殘暴歷史中同時也映照出人性的光輝,與世界共同建立疼痛與慈悲的檔案。身而為人的自覺,成為龐大的宏願,鏡頭歌頌著世上的每一個生命。他是薩爾加多,是一名社會攝影師,和我們一樣,都是人。

心是永不生病或殘廢的。——《西藏生死書》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