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帝國下的基督教會》:日本擔心西方「境外勢力滲透」,顛覆滿洲魁儡政權

《日本帝國下的基督教會》:日本擔心西方「境外勢力滲透」,顛覆滿洲魁儡政權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的這些祕密調查,除了宗派系統、信徒數量、教會結構等基本專案外,同樣包含了被日本視為危險行為的教會人士的活動記錄。日本人最關注的仍是傳教士潛在的間諜行為,美國傳教士是重點監視對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徐炳三

東北淪陷後西方基督教調查中的政治防範

偽滿成立後,並未得到大多數西方國家的承認,故日本對東北的西方傳教士充滿警惕,認為他們可能在從事搜集情報、煽動叛亂、顛覆偽滿政權的活動。故日偽對東北西方基督教派的調查更為細緻,調查報告中包含諸多關於宗教對策的建議。其調查主體分別為偽滿政府和日本在滿機構,公開和祕密的調查方式兼而有之。據不完全統計,偽滿公開出版發行的比較集中的基督教調查資料大致如下:

  • 表2:偽滿時期出版的基督教相關調查資料
表2日本帝國下的基督教會

這些調查涉及東北基督教歷史與現狀的各個方面。比如《滿洲及支那ニ於ケル歐米人ノ文化事業》,將偽滿13個地區的基督教教育、醫療、慈善等附屬事業作了系統闡述。雖然比較簡略,但覆蓋面廣、幾無遺漏。而宗教調查系列中,第2、4、5、7輯均包含基督教內容。除客觀介紹外,這些調查資料中還包含了大量警示性觀點,以及宗教控制的建議,在此以《宗教調查資料第2輯:吉林、間島、濱江省宗教調查報告書》為例加以說明。

《吉林、間島、濱江省宗教調查報告書》是偽滿民生部社會司於1937年推出的調查報告,調查人是日本人大谷湖峰,調查時間為1936年7~9月。大谷湖峰出發前先到偽滿文教部商談調查事宜,聯繫關東軍司令部及其他相關單位,確定調查地點為吉林、間島和濱江一帶,調查宗派既包括佛教、道教、基督新教、天主教、猶太教、回教、猶太教等既有宗教,也包括有道院、在理教、人道、長生之家、薩滿教等所謂的「類似宗教」。

調查方法首先是教育廳、警察局等機構從教育和治安角度提出問題,然後根據這些問題進行調研。一方面聽取對宗教感興趣的民眾的意見,另一方面調查有代表性的寺廟和教會,考察其規模,聽取傳教者的意見。大谷湖峰於7月28日出發,9月4日回到長春,向民生部、關東軍司令部和憲兵司令部彙報調查情況。他在報告書中除介紹了基督教的概況外,還夾雜了很多關於政教關係的內容,涉及的方面大致如下:

其一是對東北基督教不穩言論的說明和看法

其中隱含著日偽對東北基督徒和西方傳教士兩個群體的擔心。中國基督徒方面,日本相信絕大多數仍心向中國政府,對偽滿政權不忠。如九臺天主教堂門口依然掛著國民政府青天白日徽章;敦化政府在慶祝滿洲國慶日之際發出特別通知書,但基督徒沒有參加;吉林青年會在溥儀來教會視察時拒絕臨時檢查;基督教小冊子上常有「國恥紀念日」、「不承認日滿」、「我等中國人」等詞句;教會學校師生常有反日不敬的言行。很少有基督徒願意加入協和會,那些被強迫入會的只會利用協和會為其提供便利,對其宗旨毫無共鳴,最終只得將他們遣散。

外國傳教士方面,日本人感覺每個美國傳教士都有間諜嫌疑。如1936年5月,哈爾濱基督教浸信會美國牧師欒馬丁等三人攜帶照相機外出旅行,在在密山、綏芬河、小綏芬、東寧、牡丹江等地往來頻繁。雖然欒馬丁頗得日本官廳信任,外出時持有哈爾濱領事館的介紹信,但當地警憲機構仍認為他有調查日滿軍備的嫌疑,建議以後不要輕易發放此類介紹信。日本人確信欒馬丁是美國領事館諜報機關成員,欒馬丁主持的哈爾濱浸信會是美國諜報機關的耳目。

因此,與欒馬丁有關聯的中國信徒也受到格外的監控。比如哈爾濱浸信會主席孔悛軒,晚清時曾先後擔任濱江道臺警察局長和衛生局長,後開辦同仁製革廠和當鋪,破產後擔任濱江救養院急救所所長。雖然他家道中落、年事已高,但仍有較強的社會關係,具有潛在的影響力,日本人認為對他應注意提防。

日本人最擔心傳教士與中國基督徒政治聯合,那樣傳教士將鼓動基督徒反滿反日,基督徒則為美國諜報工作服務。日本人似乎找到了證據:「浸信教在商人階層中擁有許多信徒,據說在與教會有關係的人當中有些人是經濟或軍事間諜」;「長老會中有許多中產階級的商人、官吏等,現在雖沒有值得要提的問題,但據推測,其背後與英美有聯繫,因此要加以注意」;「滿人沒有國際觀念,因此政府方面對於外國傳教士,需要給予充分的注意。」

日本人認為傳教士之所以能夠控制基督徒,是因為他們掌握了教會的經濟命脈。如哈爾濱浸信會的欒馬丁利用美國資金喚起信徒對他的崇拜。熱河英、美、德、法等國傳教士救濟貧民,受助民眾皈依基督教後,經濟生活完全被牧師掌控。基督徒為教會加工羊毛獲利謀生,熱河部分地區的經濟命脈完全被牧師掌握。日本人的上述判斷大都為主觀臆斷或過度解釋,神經過敏大於客觀事實。

其二是關於基督教與政治的矛盾衝突及應對建議

日偽當局要求現有宗教必須符合兩個條件:「(1)要符合滿洲國的建國精神;(2)從日滿不可分的原則看,和日本思想融合、有聯繫的宗教。」而基督教恰與兩原則相抵觸。基督教會一貫堅持「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的政教分離原則,即上帝掌握精神,世俗政權掌握肉體,基督徒不與政府對抗。但日偽當局卻認為「只把肉體奉獻給政府,而把精神奉獻給基督的思想,是輕視國家的觀念,有導致否定國家的危險。萬一把基督和滿洲國元首對立起來時,那麼怎麼辦呢?」這一點還是其次,日本人最擔心教會與所屬國的聯繫。大谷湖峰認為傳教士熱愛自己的祖國,如果其祖國否認偽滿的合法性,那麼這個傳教士的政治觀點必然與之一致。

「假使退一步說,宗教是超越國籍的,對整個人類是平等的,那麼,或是自己祖國的政策改變之後再來到滿洲,不然就脫離自己的國籍後加入滿洲國籍。否則,這只不過是一個抽象的觀念,僅是理論而已。既然這個矛盾不能解決,那麼對它的動向就需要密切的注意。」日本人認為白種人往往在傳教的美名下擴展勢力,歷史上教會一面呼籲和平一面進行戰爭的例子並非罕見,在國家主義如此濃厚的近代更是如此,絕不能掉以輕心。

雖然大谷湖峰主張對基督教嚴加防範,但具體方針須根據具體情況,緩急適當。「對現存的一切宗教,只要它們沒有直接危機治安,就要盡可能地避免採取鎮壓、排斥的態度,要很自然地使民心覺悟到所應依據的道路,必須這樣進行指導。我以為這是真正的徹底的工作,要使傳教者與被傳教者同時都得到教育。」對於偽政府將各宗派統一管理的傾向,大谷湖峰認為這樣可能反而會增強基督教的勢力,更加難以控制。這種方式可以在日本國內實現,但在日佔區較難操作。當然,上述建議反映的是1936年部分日本人的觀點,後來隨著形勢的發展其觀點也有所變化。太平洋戰爭爆發後,鎮壓手段和教派聯合均成為現實即是證明。

偽滿時期日本對東北基督教的祕密調查報告,一般出自日本駐偽滿使領館、警務局和日本軍方,直接調研者多為日本派往各地的特務。此類調查與情報刺探融為一體,大量關於基督教會活動的報告亦可歸於此類,只是這些報告十分零散瑣碎,算不上嚴格意義的調查。現將其中較有體系的調查摘出,列表如下。此表中的調查報告主要來自於日本外務省機密檔《各國宗教及布教關係雜件》中的「滿洲國」卷,只有第一項1927年的調查來自於「中國」卷。這種選錄方式顯然不夠全面,但作為一些代表性的文獻,基本可以反映該時期日本基督教祕密調查的特點。

  • 表3:《各國宗教及布教關係雜件:滿洲國卷》中的基督教秘密調查資料
表3日本帝國下的基督教會

日本的這些祕密調查,除了宗派系統、信徒數量、教會結構等基本專案外,同樣包含了被日本視為危險行為的教會人士的活動記錄。日本人最關注的仍是傳教士潛在的間諜行為,美國傳教士是重點監視對象。

1933年,關東廳警務局長堅信撫順的天主教會是美國的諜報機關,遵照美國政府命令刺探偽滿政治、外交和軍事情報。該地美國傳教士外出時,常攜帶小型無線電,頗讓日本人生疑。警務局認定撫順兩位傳教士專門從事間諜活動,其中一人精通日語和漢語,常出入奉天美國領事館,向諜報主任彙報傳教士的情況。另一人原為美國陸軍情報部勤務人員,以傳教士身分從事諜報活動。另有兩位撫順本部的教會領袖,在該年4月末至5月中旬稱病赴上海旅行,期間與上海各機關相聯絡,其行動有諸多疑點。

在日本人眼中,這些傳教士任何細微行動都可能帶有反日的政治意味。比如撫順一些美國傳教士希望羅斯福當選新總統,而羅斯福對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並不支持,日本想當然地認為傳教士對日本不友好;日本人探知四平街天主教會在與撫順教會的通信中,表達日本憲兵隊以政治犯名義調查四平街某信徒的不滿,日本人認為這是危險的信號;法國天主教在東北淪陷前曾受到張學良的資助,且在國聯調查時曾發表對日本不利的言論,日本人認為需要格外注意;吉林基督教青年會雖然對日偽恭順親善,但日本人仍然懷疑他們的忠誠,建議對其與偽滿美國領事館及其他傳教士之間的往來要密切監視;綏陽基督教浸信會教堂被駐軍借用為兵營商店和倉庫,教會要求返還未果,日本人認為必須密切注意這種反戰反軍情緒。雖然浸信會領袖努力安撫信徒的不滿,但日本人還是懷疑他們有間諜行為。

東北淪陷時期日偽對東北基督教的調查,無論是公開的還是祕密的,都有明確的宗教控制意圖,都高度警惕著西方政治勢力潛在的影響,都對教會組織和成員有著高度的防範意識,總體上服務於政治目的。這些調查以及調查人的意見和建議,同樣為偽滿基督教政策的制定和變化提供了依據。

相關書摘 ▶《日本帝國下的基督教會》:強制教會學校祭孔,是為了遏制反滿抗日思想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日本帝國下的基督教會》,遠流出版、中大出版中心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王成勉主編

「日本帝國下的基督教會」是一個難度很高的研究主題。因為日本帝國不斷的擴張,與當時已經遍佈亞洲的基督教會有著各式的互動關係。在研究上除需掌握日本官方的政策與治理的實務外,還要參酌到多語文、多檔案、多教會宗派的各種史料。

本書十二篇論文,分成兩部分,六篇探討「日本宗教統治與日人牧長」,另外六篇則專注「教會事工與經驗」。其所涵括的內容與史料非常豐富與多元,呈現出許多新的觀點,在深度與廣度上都擴大了對於「日本帝國下的基督教會」的瞭解。

日本帝國下的基督教會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