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朝聖800K》:正前往聖地牙哥的朝聖者們,我想告訴你這條路如何影響我的人生

《西班牙朝聖800K》:正前往聖地牙哥的朝聖者們,我想告訴你這條路如何影響我的人生
一路好像沒盡頭的曠野|Photo Credit: 蔚藍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朝聖之路似乎有一種無形文化,或說特殊精神。朝聖客之間很有默契,彼此尊重,想一個人走時只要跟對方說一聲,就可以安靜獨行,不用任何理由,也不用擔心對方介意。

文:林孟燕

或者你的內心世界有多混亂……

我正走在望不到邊際的曠野,突然理解德國電影《我出去一下》裡,走上朝聖之路的男主角心境。他從德國出發開始,直到踏上了這條路,都還不斷問自己到底在幹嘛?為什麼這麼瘋狂?到底能不能走完?電影中有一個鏡頭是他身處山路,看著遼闊的野原。那一幕沒有刻意安排的內心獨白,只有他一人邊走邊啜泣。從那一刻開始,他似乎更能接受自己,更勇敢做他想做的事(像是勇於出面幫朋友解圍,或者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待他……)。我能體會那一幕,因為我今天的處境就是如此。

貝利浦走得飛快,都快到看不到他的身影。前後的朝聖客離我很遠,讓我得到短暫的獨處時間。此時我的內心再度出現消失許久的自我質疑:

我在幹嘛?

走完又如何?

我為什麼要大費周章惡搞自己?

為何我到現在還是獨身?

難道我有連自己都不知道的心理議題嗎?

就在疲勞達到臨界點,這些聲音突然安靜下來,出現另一個微弱但清晰的聲音:

「要愛自己。」

幾乎像是長期在講台前授課而得來的本能反應,我迅速反擊:

「什麼?愛自己?我還不夠愛自己嗎?辭了工作放下一切,還給自己三個月來歐洲,這不算愛自己嗎?……」思考突然在此中斷,我愣了一下。

一直以來我總是習慣自我否定、質疑。上完每堂課程我會自問:「今天的課帶得夠好嗎?學員有收穫嗎?」發生工作上的人際衝突我會自問:「是不是我的態度有問題?」無法好好經營一段感情我會自問:「是不是我不夠好?」在講台上一直教導別人要愛自己,回過頭來自己從來沒有真正做到。以為對自己好就是想要什麼就買什麼,滿足自己的物質慾望,原來這都稱不上真正的愛自己。

一步一步往前移動,腳踏實地走在這個曠野,我在自己最不需要外界物質的時候,才有所領悟:所謂的「愛」其實是「接受」,不是以前理解的指向我之外的動詞,更不是假裝理性的自我批判。如果不能全然接受自己,怎麼有能量去愛別人?

我哭了……才第四天,哭點低到自己都不敢相信。本來還壓抑著只流眼淚,看看周遭都沒人,才放心哭出聲來(真是夠了,我究竟有多壓抑啊!),同時也開心地笑了。很多人說,走這段路要一個人完成,我想就是要如此赤裸才能直面自己,進而修復自己、調整自己。人一麻木起來沒有盡頭,以前都在瞎忙,根本沒有時間停下來思考,已經落入言行不一還不自覺,每天上班都能義正辭嚴地告訴別人處世之道,學員們受到啟發,由衷想要起而執行,整間教室裡我可能是唯一做不到的人。

我們來到這個臨時休息站,貝利浦看到我不對勁,關心問我怎麼回事。我說我哭了,他馬上擁抱我,帶著自責的口氣說:「是因為我沒等你嗎?」我回他不是,又忍不住在其他人面前哭了。旁邊有兩位加拿大女士蘇珊(Susan)、珍妮佛(Jennifer),蘇珊用著大大支持的笑容對我說:「哭很好!盡量哭出來,就像要把內心洗乾淨那樣哭吧!」其他人也拍手歡呼,給我鼓勵,我才破涕為笑。

兩位加拿大女士,左為蘇珊、右為珍妮佛。
Photo Credit: 蔚藍文化出版
兩位加拿大女士,左為蘇珊、右為珍妮佛。

上路後,蘇珊停下來與我交談。原來我們的工作很相似,她也是位訓練師,處理人的問題,很能理解我內心的煩亂。我問她為何來此,她說她是單親媽媽,生活充滿不足為外人道的艱辛。現在她的孩子都已經能夠自立,於是想在身體還健康,腳還走得動的時候完成這趟旅程。本來女兒也想跟來,當下被她拒絕。她想要一個人專心走完全程,不想路上還要照顧女兒。她說:「人時常活在未來,而非當下。」這句話我也以前經常聽到,然而此時的我可能因為剛剛哭過,內心格外平靜,平凡語句的不凡意涵似乎更能深刻烙印在我的內心,我默然同意,不多做回應,靜靜地想著我同時學到的兩項重要人生功課:接受自己與活在當下。

我要重新接受什麼樣的自己呢?

我得接受自己,即使一再面對相同的人生功課,也會因為學不會而一再犯錯。我不再追問自己為什麼老是失敗,而是看到自己的付出並且肯定自己的努力,雖然結果總是不如己意,但一定有些收穫。我不要因為失敗而全盤否定自己,活在懊悔之中。我很急切,急著看到成果,急著成就自以為的好事,急著達到一定的目標,但很多事情越急反而越糟,還讓自己的情緒劇烈波動,無法冷靜地處理它們。我得學著不疾不徐,按部就班,踏穩腳下的每一步。我得接受自己學習新能力的速度很慢,效率很差(例如外語),但我就是得要每天持續練習,絕不輕易中斷累積的過程。

我又要如何活在當下呢?

不去預想未來可能發生的糟糕狀況,先把自己嚇住,而是專注在此時此刻自己能做的準備。先問自己,現在的我能做什麼,做到什麼程度,其他的事等發生了再說。旅程結束回到臺灣,我的內心時常莫名感到慌張,很擔心未來,擔心新工作無法順利推展,一路滑坡地想著自己餐風飲露的悲慘境況。事實上,新工作型態是我當時想轉換時的理想方式,能自己調配時間,學習新的技能,與客戶的關係更深厚,還可以將工作範圍拓展到歐洲。這一切都超乎我當時所求所想。走在朝聖之路,一切都很美好,但是回到真實生活,冰冷的現實迎面襲來,我依然必須跟它拉距、折衝、反擊、妥協,但我似乎更有能量與之對抗。

朝聖之路似乎有一種無形文化,或說特殊精神。朝聖客之間很有默契,彼此尊重,想一個人走時只要跟對方說一聲,就可以安靜獨行,不用任何理由,也不用擔心對方介意。

途中行經一處高地,這裡堆滿零散的小石頭,底下壓著紙張。朝聖路上隨處可見這樣的小石堆,此處的數量極多且壓著不同的紙片,有的是祝福的話語,有的則在訴說心情,大部分經過風雨洗禮所以看不清楚字跡。有人說這些小石頭就像內心的重擔,也許是憂心的往事,也許是放不下的過去。在這裡放下石頭就代表放下內心那些長時間的鬱結,並誠心祈禱,希望聖雅各能幫忙排解。

朝聖路旁堆滿零散的小石頭。
Photo Credit: 蔚藍文化出版
朝聖路旁堆滿零散的小石頭。

在這一堆零散、字跡不清的紙片堆中,我找到一張因為裝在塑膠封套裡所以字跡還很清晰的信。這位不知姓名,不知國籍,不知性別的朝聖者,以感性深情的筆觸,寫信給後來的朝聖者。經歷前面從天而來的感動,我能理解這位朝聖者文字中所要傳達的愛,似乎也像在呼應剛得到的禮物。

我親愛的正前往聖地牙哥的朝聖者們:

我正在走去年走過的同一條路,這條路神奇而獨特,它幫助我打開我的心與眼,我想告訴你這條路如何影響我的人生。我學習到全然地活在當下,以珍惜生命最後一天的態度享受活著的每一天。我了解到最重要的是相信自己,不要害怕盡己所能拓展智慧。這條路給我勇氣去完成夢想,它讓我知道自己就是世上最重要的人,快樂活著絕非自私之舉。它讓我學到失敗有其意義,不但讓我提高個人發展,也讓我學習直接敞開心胸。

這條路讓我知道如何傾聽內在聲音,也讓我理解直覺、感覺和情緒有多重要,這些東西從來不欺騙你。它讓我知道世上最大的秘密是我們的靈魂,並且證明上帝無所不在,存在於我們每個人最深的內在。每個人都有他獨特的角色,可以影響其他靈魂。它讓我學習到要先愛自己,才有能力去愛別人。

但最重要的是:對自己敞開,它會指引你去聆聽,去相信。自從我清醒並且找到自己,即使離開這條路,我也會在真實生活中的每一天中散播愛的種子,就像在大自然中,花藉由風傳遞一樣。

是的,有些種子沒有落在沃土上,無法成長開花,問題是是否它們之中有些則會發芽、成長、閃耀,進而改變生命?應該怎麼做其實非常簡單:照見自我並毫無保留地深愛自己。你可以給別人一個有意識的微笑(這個微笑可能照耀他一整天),你可以給人誠摯的讚賞,熱情的招呼、擁抱、鼓勵,甚至僅僅一個真誠的凝視,就能令人感受到愛和光。

如果每個人試著在世界上散播這愛的種子(只要一個就好),世界上將會出現洋溢著愛的美好田園。你可以從現在開始,此時此刻就是散播愛的種子的最好的機會。我希望我的文字可以照亮我們的世界,我們的靈魂。親愛的朝聖者,祝福你有美好的一天。

一張因為裝在塑膠封套裡所以字跡還很清晰的信。
Photo Credit: 蔚藍文化出版
一張因為裝在塑膠封套裡所以字跡還很清晰的信。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西班牙朝聖800K:Kelly這樣撿回自己》,蔚藍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林孟燕

Camino de Santiago,
與天外銀河相應的奇蹟之路,
Walk with Kelly,
一起上路,
看生命如何在此轉彎……

其實七九○公里也沒多遠啊,就是忠孝東路走七十九遍吧,呵呵。Kelly的朝聖之旅就從離開床鋪開始……呃,真正的起點其實是一座有牛群暴衝的西班牙老城……

聽說很不友善?放心,Kelly說,朝聖之路接受你的一切,不論外表、年齡、職業還是身體狀況,也不管內心世界多混亂,這些「有的沒的」都會隨著步伐一一消解。

一路上,艱險苦難難免,困厄顛簸少不了,當然也有幸運降臨的時刻,沿途的風景與遭遇可能相似,但絕不重覆。

getImage
Photo Credit: 蔚藍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