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副首相的國家,慕尤丁的新內閣會帶馬來西亞走向何方

沒有副首相的國家,慕尤丁的新內閣會帶馬來西亞走向何方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爭振盪多日後,馬來西亞新首相慕尤丁終於組閣,但卻是個沒有設副首相職位的內閣,這意味著慕尤丁想在剩下的任期內做好坐滿,不以培養接班人為志。

慕尤丁作為在巫統黨爭期間被排斥的領袖,與馬哈迪的合作成立土著團結黨,並在2018年馬來西亞大選中與希盟其他成員黨完成史上第一次政黨輪替。作為巫統的失敗者,慕尤丁不但獲得土著團結黨主席一職,而且擔任內政部長,或許是個成功的勵志的故事。

變天或許啟發了慕尤丁,執政未必再是巫統,這個政壇神話已經被打破,如果黨國機器都會失敗,那那個製造這個古怪利維坦的馬哈迪,有何不可挑戰的。果然,「喜來登政變」成功,馬來西亞短期內第二次政黨輪替。

巫統、伊斯蘭黨和土著團結黨組成「國民聯盟」(Pakatan Nasional),並與砂拉越各個政黨結盟,成立新政府。慕尤丁花了將近一周的時間,才宣布出一個完整的內閣,而且連副首相一職都是懸空的,這新政府有什麼特色,組成因素是什麼,將是這篇文章要探討的。

清廉的新內閣?

慕尤丁從內政部長直升首相,倒是馬來西亞憲政歷史上第一次,但奇特之事不大可能讓民眾感到驚喜,反而是憤怒。人民投選希盟,或許要一個清廉的政府,也或許要一個多元性的內閣。

慕尤丁很理解這種民意,所以他也不敢貿然行動決定內閣人選。當巫統聯手與慕尤丁發動政變時,或許沒有意料到如此憤怒的民心,使得慕尤丁得以順水推舟,拒絕那些有官司醜聞纏身的巫統領袖入閣,包括吃上47多宗貪污罪的黨主席阿末扎希等。這有點像當初李登輝總統除掉郝伯村院長一樣,藉由憤怒的民意指向特定目標,然後去之而後快。

巫統高層確實不入閣了,但這代表內閣就清廉了嗎?形象較好的希山慕丁出任外交部長,但他過去還是有被揭露在購買直升機案上出現舞弊。這個內閣所謂廉潔的特色,筆者認為是很不實的,當黨高層還是由這些有醜聞在身的領袖把持,體制沒有積極改革,黨內新秀無法藉由公正程序升遷至高職時,那這個還是以巫統為大宗的國民聯盟,遲早會被這些虎視眈眈的國家盜竊者騎劫。個人道德在大環境下是沒有任何說服力的,體制升級才有。

Screen_Shot_2016-10-05_at_8_52_14_PM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左起為新任外交部長希山慕丁,巫統黨主席阿末扎希,科學工藝及革新部長凱里。
專業型內閣出爐?

由於巫統高層沒有入局,所以空出來的高級部長職位都由慕尤丁派系和阿茲敏派系(11人)囊括,前者是巫統的失敗者,後者是公正黨的叛徒,看起來對自己政黨越不忠誠就越有獲利機會。

由於沒有副首相職位的安排,當首相出國或因公事忙,則由四名高級部長負責,協助處理經濟、安全、基建發展和教育與社會的內閣事務。這四名高級部長分別為國際貿易及工業部長阿茲敏 (土團黨)、國防部長依斯邁沙比利(巫統)、工程部長法迪拉(土保黨)以及教育部長莫哈末拉茲(土保黨)。這是非常弔詭的,向來視為更有實權的部門如內政、財政沒有列入高級部長的名單裡。

不知如此,財政部長第一次由政治素人接任,即由馬國第二大銀行聯昌國際銀行(CIMB BANK)CEO扎耶夫,另一名公認溫和派的宗教師祖基菲里莫哈末則出任首相署宗教事務部長,這2人會連同另4人委任為上議院議員,以便入閣。

許多馬國民眾都說這個內閣很專業,不會被政客操弄,但這種想法有一個誤區。在總統和議會制的內閣當中,總統在其內閣是相當有實權的,這是因為他的部長們都不是國會議員(立委不得兼閣員),而且沒有相對應機制可以防止自己被開除,所以總統有優勢。相對的,議會制的首相在其內閣,其實和其他部長一樣都是民選國會議員,那彼此地位是平等的,如果首相領導無方,那其他部長要么在執政黨裡發動改選黨魁一職,要么在國會動議不信任案,使得首相無時無刻倍感壓力,無法隨意趕走不聽話的部長,部長有一定實權。我們簡單地說,總統制會顯得個人性的重要,而議會制重視團體和諧。

如此,一個甫受委為上議員且政治素人色彩明顯的財政部長,或許剛開始因政治形象轉變需求,首相和內閣同僚都會聽取扎耶夫的意見,但長久下來,一旦貪腐的巫統高層正式滲透內閣,或是財长與首相在經濟議題有明顯分歧,那扎耶夫一來沒有民意基礎支撐,二來無法對黨主席和首相發動不信任動議案(扎耶夫目前無黨職,對首相不信任動議只能在下議院進行)。在沒有抗衡的籌碼之下,那扎耶夫無法享有一般議會制部長與首相平起平坐的權力,因此慢慢被架空,形成傀儡財長。這或許解釋為何財長沒被視為高級部長,若增加這一職位的重要性,可能會成為扎耶夫的籌碼。

慕尤丁高明之處,就是使得內閣看似專業程度高,但實際已由自己把持。他第一不讓有實權的部門加入高級部長行列,二來讓財長虛位,故國家最高行政權還是在他手裡牢牢掌控。

不穩定的馬來大內閣

清廉、專業等詞彙,是否能形容這個馬國新內閣,筆者覺得有待商榷,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是個馬來人的大聯合內閣,而且酬傭性質明顯。相較於2004年首相阿都拉95名正副部長內閣,擁有70名正副部長的慕尤丁行政團隊看起來都還好,但2004年時任首相阿都拉領導的國陣可囊括198個國會議席,但現在慕尤丁只取得組閣所需的112個國會議員,卻擁有如此臃腫的行政團隊,可想酬庸性質明顯,幾乎一半人都升官了。

第八任首相慕尤丁相比於第五任首相阿都拉,其執政聯盟可謂離奇。由於阿都拉時期的執政聯盟較為龐大,故阿都拉封官最多,那為何執政聯盟相對較小的慕尤丁政府,之所以也封官多,不外乎是要人人都有官做,才能保住政權。但這樣的佈局就真的穩定了嗎?

如果我們參考馬國學者黃進發的圖表,我們就會發現在執政聯盟中第二大的土著團結黨(31席,不含馬哈迪派系),其實入閣人數高達25人(機率81%)!但作為黨內大宗的巫統(39席),只獲得16個正副部長職位(僅41%)。砂拉越聯盟重要成員黨土保黨13國會議員就分配到7正副部長職(54%),而最受矚目的伊斯蘭黨,其黨主席哈迪阿旺不僅沒有當副首相,而且詮釋和執伊斯蘭教事務的部長職也沒有獲得,其政黨入閣比率僅44%,可見伊斯蘭黨被排除在政治核心權以外,分配到的部長職位其實是次級部門(環境部),無法落實他們的伊斯蘭價值觀,這是很值得注意的。其他小黨,不管其國會議員只有1到2名,都可以完全分配到正副部長職位,可謂是人人有份,皆大歡喜。

jinfa
Photo Credit:黃進發
資料來源:黃進發製,馬來西亞雙威大學政治學研究人員,圖取自其臉書。

筆者認為,慕尤丁人人分得一小塊豬肉或許是權宜之計,但無法長久。作為老二的土團黨獲得異常高的入閣機會,使得巫統和伊斯蘭黨成為內閣陪客,會讓巫伊兩黨高層和基層產生被矮化的危機意識,以致於可能再發動二次政變,將慕尤丁派系全數掃除,而剩餘土團黨國會議員直接納進巫統內部,然後再聯合東馬沙巴州內尚未脫離希盟的政黨,或許又可以重新組閣,最終巫伊兩黨必然當家當權。

當然危機是有,但未必今日發生。看起來慕尤丁的佈局,是想順利完成這一屆首相職位,架空實權部門,犒賞小黨並攏絡背叛者聯盟(阿茲敏派系與砂拉越政黨聯盟),這是一個重要的政治舉措。

筆者認為,副首相其實是個沒有實權的職位,擔任此職的人通常會搭配一個正部長職,部長才是他/她的本體,副首相只有一個象徵意義,就是他是未來首相第一繼承人選,培養他當副手只為他日國家領導換班時他可以順利接手。沒有副首相的內閣,慕尤丁告訴大家,我就是要坐滿這一屆,才剛坐穩相座就要想接班人,太天真了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