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藝術的向度—陳贊雲攝影展」:一窺藝術工作者的私密日記與未說的註解

專訪「藝術的向度—陳贊雲攝影展」:一窺藝術工作者的私密日記與未說的註解
Photo Credit: 張乃予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擁有南伊利諾大學攝影碩士學位,擔任過電台爵士樂DJ、藝術顧問及香港藝術中心總監的陳贊雲,這次回歸到最為個人的攝影家身份於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第一檔數位攝影個展。本次的展覽主題有別於以往較為傳統、靜謐的風格,本次展覽由同為藝術圈中多重身分的王焜生策展。

如果說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的《從前,有個好萊塢》是一封寫給好萊塢的老派情書,那麼「藝術的向度─陳贊雲攝影展」則是陳贊雲公開身處藝術圈的私密日記。會這麼說是因為,如果有相關的先備知識,更能夠欣賞的意猶未盡。但當然,您也可以單純地從作品光線和構圖的美感而獲得滿足。

擁有南伊利諾大學攝影碩士學位,擔任過電台爵士樂DJ、藝術顧問及香港藝術中心總監的陳贊雲,這次回歸到最為個人的攝影家身份於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第一檔數位攝影個展。本次的展覽主題有別於以往較為傳統、靜謐的風格,本次展覽由同為藝術圈中多重身分的王焜生策展。

諳知藝術圈大小事的組合令人期待會有什麼火花。本次展覽則將作品分為「虛實之外」、「真實之外」、「藝術之內」、「視覺之界」四面項來談論,並且於展場中展出五台陳贊雲各時期使用的攝影機,讓觀眾更能了解陳贊雲從底片機到數位相機的歷程。

展間入口
Photo Credit: 當代館提供
展場入口

藝術家與策展人的選件對話

本次展出的作品為陳贊雲近年因為工作需求周遊列國看展時做的紀錄檔案,原本只是幫助自己記憶作品的簡易攝影日記,再加上看展時所發現藝術品因為展出空間、環境產生變質的當下,透過攝影的方式以自身藝術敏銳度和攝影眼去詮釋不同的藝術向度。

在拍攝地當下,並沒有發展成展覽的目的性。正也因為這樣的純粹性,更讓本次的展覽作品有種私密日記公開的感覺。不過,要能夠讀懂日記沒寫出來的註解,還需要有相當的藝術知識和背景。

從近年累積觀展的上萬件藝術檔案中挑選出展出40多件的作品,經過與策展人的討論後,最後挑選出本次展出的26件作品去談論藝術的向度。即使陳贊雲從藝術家的角度認為展出的空間還很足夠,但策展人王焜生則是從策展理念的角度出發,因此好奇藝術家和策展人的選件過程是如何抉擇的。

陳贊雲說:「這完全要倚靠策展人的功力,他幾乎都知道我拍攝主題的展覽和地點。」我想這樣的雙向對話,才能夠說服陳贊雲最後點頭展出目前26件作品的原因吧!經過現場親自描述作品拍攝當下的場景和想法時,更能夠感受到每件作品的巧思和想傳達的藝術向度。

從1986年拍的雕塑佐陽光談起

這件作品為1986年陳贊雲於東京使用哈蘇底片機所拍攝,是本次展出作品中唯一一張由底片機所拍攝,本次展出為轉為數位檔的版本,並且在兩側加上鏡面,讓原本作品中已經很難以分辨的詭譎空間維度更為有所想像的可能。

第一次看這件作品時,會不斷嘗試理解雕塑與周遭建築、空間及光線所創造出的關係,但卻始終覺得矛盾,直到陳贊雲親自解說,雕塑本身的設計及當初遇到這件作品時的陽光狀態,並等待陰影與雕塑本身切齊的當下按下快門,理解到攝影創作時如何以自身的角度加深藝術觀看的項度,而藝術家和策展人也決定以這一張作品作為本次展覽的核心作為發展。

展間利用鏡面延伸作品視覺向度-2
Photo Credit: 當代館提供
入口處作品兩旁以鏡子反射呈現多重影像

到底該錯過還是遇見Antony Gormley?

這三張照片來自英國雕塑家Antony Gormley兩個不同的展覽,右邊和中間兩張看似無違和的作品擺設,卻是不應該被曝光的幕後花絮。2015年威尼斯雙年展時,想順道去看Antony Gormley在佛羅倫斯的「人類」個展,可惜時間剛好是展覽結束後一天,不死心前往展覽場地,沒想到捕捉到沒有保全人員在旁,正在撤展時沒有防護及隨機擺放的當下。

陳贊雲打趣說道:「到底是幸虧自己沒能趕上那檔展覽而捕捉到這幕,還是情願自己有看到這檔展覽而沒機會拍攝到這個畫面呢?我自己也不知道」。而左邊的照片則是2017年終於如願以償欣賞到在龍美術館展出的「安東尼 · 葛姆雷:靜止中移動」。策展人巧妙的將三張照片一同呈現,不僅傳達了Antony Gormley作品的藝術性,同時呈現出陳贊雲身為藝術工作者和攝影家的糾結。

展覽現場-4
Photo Credit: 當代館提供
Antony Gormley展覽與撤展的作品對照

展場規畫之巧妙與那些未說的私密日記註解

本次展場與作品的安排甚為巧妙,從入口處安排2張迎賓作品讓人注意到進入展場時的儀式和動線安排,展覽入口作品旁的鏡面空間,則再次強化了藝術的向度主題。而展場中的拱門讓觀者聚焦於下一個展廳牆面上唯一的一件作品,植田正治寫真美術館拍照區的漂浮帽子。

而拱門旁的作品構圖也與之相互呼應。而平時作為展場走廊的部分,也做為一個展出的廊道空間,作品中也大部分是陳贊雲拍攝非正規的藝術展覽場地,例如:由立體停車場臨時搭建的馬尼拉畫廊博覽會和大陸平遙國際攝影展位於工廠中遭陽光直射的攝影作品。而作品與作品的距離,給人思考和沉澱的空間。

展覽現場-2
Photo Credit: 當代館提供
展場的巧妙空間設計

陳贊雲本次的作品風格,和他以往「 永恆的召喚-陳贊雲宗教建築攝影展」的靜謐風格不同,本次就像一窺他多年來的工作私密日記般,跟著他的攝影眼去看展覽和藝術品,他拍攝了2015年香港中環置地廣場懸掛作品在空中的展覽《Take Another View on Art》、2017年威尼斯雙年展代表澳大利亞館展出的Tracey Moffatt、2017年於白立方展出美國視像錯覺藝術家Larry Bell、2018年上海雙年展的Christina Lucas 的360個計時器、2018年惡趣味行銷的Mark Ryden的救世主等多件作品,探索與展場空間、觀賞者、藝術工作者以及藝術產業中的行政人員之間的微妙關係,甚至有些批判,而他所沒有寫出來對於藝術展覽和行政的註解,則留給我們自己去探究和思考。

陳贊雲歷年使用相機及攝影作品
Photo Credit: 當代館提供
陳贊雲慣用的哈蘇底片相機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