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生技藥廠研發出自費檢測時,有助於我們「預防」認知症嗎?

當生技藥廠研發出自費檢測時,有助於我們「預防」認知症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世界衛生組織的「減少認知能力下降與認知症風險」的報告名稱,是用的「減少」,而非「預防」,更重要的,是至今尚未有任何臨床研究可證實,何種具體方法可以「預防」認知症。若是無法明確證明可以有何種方式來預防,的確過於強調預防,恐怕對確診罹患者的心理產生影響。

認知症(失智症,Dementia Disease)似乎已不再是那麼陌生的辭彙,就算不發生在自己身邊,也曾在媒體上看過,但所看到、聽到的訊息仍以負面居多,讓人們對這腦退化性綜合症候群有點恐懼,害怕有一天也會降臨到自己身上,也開始注意如何預防、避免罹患這尚無藥物可治癒的症候群。醫師提出血液檢驗、影像醫學等方式來及早檢測,網路上更是有上百種提供如何預防的方法,日本等國則開始有人反思認知症是否像新冠肺炎一般可以預防。

隨著高齡化急遽發展,認知症患者人數也不斷增加,全世界預估已超過五千萬人,美國阿茲海默症協會預估美國2019年在認知症醫療與長期照護費用,總計2900億美元,到2050年預估將超過1.1兆美元。95%的認知症類型至今尚未有藥物可治癒,認知功能缺損後的患者會逐漸失去生活自主能力,也影響到心理及尊嚴,當然更影響家庭原本的生活步調,甚至增加家庭照護的經濟負擔與壓力,自然增加人們對認知症的畏懼。

歐美國家是提出「與認知症共同生活在一起」(Living Well with Dementia)作為面對認知症的方法,日本則提出「共生」(Coexistence)。簡單而言,就是我無法擊退你,只好接受你,與你生活在一起吧!於是研究各種能夠讓照護者與認知症患者共同生活的方式,無論是非藥物療法、友善社區或是以懷舊方式所設計的生活環境,藉以穩定患者因短期記憶、現實導向等喪失所產生的混亂,降低精神行為症狀(BPSD)的發生,當然也幫助照護者得到片刻的喘息。

去年五月十四日,世界衛生組織(WHO)發布首份防治認知症的衛教指南,「減少認知能力下降與認知症風險」(Risk reduction of cognitive decline and dementia),防範認知能力下降的首要之務就是勤運動,納入戒菸、健康飲食與避免酗酒的建議。

即將制定「認知症基本法」的日本

隨後,日本於去年六月十八日,在相關閣僚會議上確認了「認知症政策促進實施大綱」,首次將重點放在「預防」(Prevention)上,希望能延緩罹病時間與疾病的退化。這份認知症的大綱將期限至2025年,把「預防」和作為政府以往方針力爭打造,便於認知症患者生活的社會的「共生」一起,設為兩大支柱。

日本在今(2020)年將會制定「認知症基本法」,代表認知症的應對措施進入新的階段,於是有人開始對認知症是否可「預防」,提出質疑,進一步認為如果推動認知症預防,會造成民眾以為:認知症是可以預防,甚至形成一旦罹患認知症是自己沒做好所造成,產生自責,陷入「自我歸咎」情境的危險。

衛福部所公布「認知症(失智症)防治照護政策綱領暨行動方案2.0」,共計提出七大目標,其中:「降低認知症的風險」,正是預防的觀念,所以台灣有醫療人員提出「早期診斷,及早確診,對症下藥」的看法,醫師與生技廠商研發出以自費驗血方式,也有醫師推薦廠商所推出自費的正子攝影(PET)等影像醫學工具,分別來檢測是否β類澱粉蛋白(beta-amyloid)和濤蛋白(tau)是否已在大腦堆積,形成阿茲海默症或其他類型認知症的可能。

罹患認知症原因仍不明,過於強調預防合適嗎?

問題是今天許多臨床研究證實,除基因,罹患認知症的原因仍是不明,其潛伏期長達二十、三十年之久,尚未有單一因素足以證明造成罹患認知症的主要原因。

若以基因為例,最著名的案例是在南美哥倫比亞的麥德林與鄰近的咖啡產區,有數百位居民是全世界罹患遺傳性阿茲海默症比例最高的區域。來自25個大家族的5000多名成員都罹患早發性阿茲海默症(在65歲前發病),因為他們遺傳到了一個特定的基因突變型,麥德林各家族的阿茲海默症發作是可以預測的。

即使世界衛生組織的「減少認知能力下降與認知症風險」的報告名稱,是用的「減少」(reduction),而非「預防」(prevention),更重要的,是至今尚未有任何臨床研究可證實,何種具體方法可以「預防」認知症。

若是無法明確證明可以有何種方式來預防,的確過於強調預防,反而造成一旦確診罹患認知症的患者產生心理的愧疚感,甚至被他人的指責,為何不好好預防。

同樣的,今天數萬元來以驗血或是影像醫學等方式,早期發覺β類澱粉蛋白和濤蛋白已在大腦堆積,可能形成阿茲海默症或其他類型認知症,而2003年的「修女研究」(Nun Study)說明,即使大腦解剖呈現萎縮病理變化的68位修女中,1/5在生前並未出現精神行為症狀(BPSD)。

此外,醫學界是否可具體告知接下來該如何?及是否提供後續減緩β類澱粉蛋白和濤蛋白繼續堆積,或是提出清除大腦β類澱粉蛋白和濤蛋白的方法?還是只是製造當事人心理巨大的陰霾,在恐懼中度過餘生?

其實,目前上述問題的答案仍是以健康的生活為主,也正是世界衛生組織「減少認知能力下降與認知症風險」報告中的建議,避免三高,治療高血壓、高膽固醇與糖尿病,可降低罹患認知症的風險,之所以納入戒菸、健康飲食與避免酗酒的建議,也因為這些因素是形成三高的風險,但三高至今也無藥物可以治癒,藥物是幫助症狀控制,醫學上還是建議:維持健康生活方式,包括:飲食、運動、睡眠、避免壓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