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溫柔的孩子:奈良少年監獄「詩與繪本」教室》:短短一行詩,開啟眾人原本緊閉的心扉

《都是溫柔的孩子:奈良少年監獄「詩與繪本」教室》:短短一行詩,開啟眾人原本緊閉的心扉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於是,D同學開始說話了。他說的第一句話,至今仍烙印在我心裡。「今年,是我媽媽去世第七年。」

此時,教室緩慢地搖晃起來。乾井教官低聲說:「我頭暈了。」

「老師,不是你頭暈。是地震了。」

我望向窗外,種植在操場邊緣的整排白楊樹,樹梢不停搖晃。動作如搖曳的水草般輕緩,幅度卻很大。那天發生了東日本大震災(即俗稱的「三一一地震」)。

受刑人後來也透過監獄內的電視得知了地震災情。不知道他們是以什麼樣的心情,看著反覆重播的海嘯畫面?

地震過後幾週,我在教室裡見到他們,發現大家全都受到極大的衝擊。

「待在監獄裡,不能幫災民做點什麼,讓我覺得很著急!」

「災民過著飢寒交迫的生活,我們卻三餐溫飽,我覺得很對不起他們!」

大家都對我這麼說。社會大眾很容易認為「犯罪者平常在監獄裡過得輕鬆自在」,其實不然。他們也會擔心重大災害的犧牲者和受災民眾,並感到痛心。看著那樣的他們,我深深感受到他們並非什麼「怪物」。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都是溫柔的孩子:奈良少年監獄「詩與繪本」教室》,野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寮美千子(りょうみちこ)
譯者:黃瀞瑤

這些孩子,在成為加害人之前,都曾是被害人。

會進監獄的人,都是粗暴凶惡的人吧?
曾經,這是我對受刑人的粗淺印象。

但是,我在奈良少年監獄認識的那群孩子,完全不是這樣。
他們有人在超乎想像的貧困中長大,有人自幼遭到雙親虐待,有人在學校遭到霸凌……
這群長期遭到忽略的孩子,緊緊地關上心裡的那扇門,連自己的感覺都視而不見。

然而,在監獄中這個「詩與繪本」教室裡,
這群16~20歲的少年罪犯,一起讀繪本、一起寫詩、一起分享成長的故事和深藏心底的傷痕……

曾經,他們用生命、鮮血和暴力,反抗這個世界。
如今,「詩」成了打開心扉的鑰匙,幫他們卸下了鎧甲,
在這間教室裡,少年們用最澄淨的文字,感動了這個曾經放逐他們的社會。
你會發現,原來,這些孩子都是溫柔的孩子。

長達十年的時間,作者寮美千子在日本奈良少年監獄擔任「詩與繪本」教室的講師,帶領服刑的少年們閱讀繪本,一起分享詩作,耕作他們曾經荒蕪的心田。在這間教室裡,每個人都可以安心地透過詩作表現自我。擁有類似的傷痛,讓他們彼此接納、互相溫柔慰藉,「詩」與「同伴」療癒了少年們傷痕累累的心。

本書收錄——

37首青少年受刑人創作的小詩&20多則受刑人的真實故事

  • 目睹媽媽被爸爸家暴,卻無能為力,只能活在後悔裡的D
  • 因為傷害他人的罪惡感,只能不斷選擇自殘的E
  • 曾經三餐不繼,覺得三餐能夠溫飽的監獄是個好地方的I
  • 因為性別認同障礙,一直活在煎熬中的P和Q……
(野人)都是溫柔的孩子_立體_書封72dpi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