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邦交國宏都拉斯,會為了COVID-19疫苗「棄台投中」嗎?

我們的邦交國宏都拉斯,會為了COVID-19疫苗「棄台投中」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宏都拉斯總統葉南德茲在5月11日表示為獲得中國疫苗,不排除在中國設立商務辦事處,宏都拉斯可能因為新冠疫苗而改變其對華外交政策的傳言不斷。葉南德茲總統僅剩下半年任期,在目前執政黨選情低迷下,是否有可能採取薩爾瓦多模式,在政權交接前與中國建交?

文:楊建平(宏都拉斯國防大學榮譽教授)

今(2021)年為宏都拉斯大選年,11月28日舉行總統、國會議員及地方首長投票,目前各政黨已完成黨內初選。選民對執政黨政府處理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措施的滿意度,勢將對此次選舉投票行為有決定性之影響。

新冠疫情將影響宏都拉斯2021年大選

新冠疫情自2020年初迄今,在拉丁美洲地區看不到緩解跡象,疫情不但衝擊經濟甚至會危及政權。

宏都拉斯目前新冠確診病例超過22萬例,死亡人數逾近6000人,接種新冠疫苗人數僅約百分之一。由於宏都拉斯950萬人口的新冠疫苗需求,遠超過目前所能夠獲得數量。由298個市長組成的「宏都拉斯市長協會」(AMHON)跳過中央政府採取「自力救濟」方式,向薩爾瓦多總統布格磊(Nayib Bukele)求助。

在宏都拉斯七位反對黨市長與布格磊總統於5月7日會面後,布格磊總統宣布於5月11日,贈送這七個宏都拉斯城鎮共3萬4000劑疫苗。在今年宏都拉斯大選活動已展開之際,反對黨此舉明顯係利用與宏都拉斯總統葉南德茲(Juan Orlando Hernández)關係疏離的薩爾瓦多布格磊總統從事政治操作。

  • 中美洲地區國家新冠肺炎(COVID 19)疫情比較表(07/2020:05/2021)
中美確診
資料來源:Virusncov.com COVID-19 Coronavirus – Update, https://virusncov.com/

「新冠疫苗全球取得機制」(COVAX)第一階段分配宏都拉斯的疫苗數為42萬4800劑,分別於3月13日及5月4日運交4萬8000劑及18萬9600劑。第二階段規劃在6月底前分配宏都拉斯21萬2940劑輝瑞疫苗。

宏都拉斯除於2月25日獲得以色列援贈的第一批5000劑莫德納(Moderna)疫苗外,並透過尼加拉瓜與俄羅斯政府聯繫,購買420萬劑衛星五號(Sputnik V)疫苗,第一批6000劑俄羅斯疫苗於4月16日運抵宏國,第二批4萬劑於5月15日運交。5月18日宏都拉斯總統府表示將購買440萬劑美國輝瑞(Pfizer)疫苗。

2018年8月與中國建交的薩爾瓦多,此次自中國採購200萬劑科興疫苗,已全數於3月28日至5月18日期間運抵薩國;中國並加碼於4月8日贈送15萬劑。薩爾瓦多之7萬確診病例、2200死亡人數,為中美洲「北三角」國家(瓜、宏、薩)疫情相對穩定的國家。

  • 薩爾瓦多與宏都拉斯獲得新冠疫苗數量比較表
中美疫苗
資料來源:作者綜整

宏都拉斯歷任總統,曾數度欲與中國發展關係

2006年出任宏都拉斯總統的賽拉亞(José Manuel Zelaya),與拉丁美洲「反美」旗手委內瑞拉查維茲(Hugo Rafael Chávez)總統關係密切, 2008年6月加入委內瑞拉與古巴主導的「玻利瓦美洲替代方案」(ALBA)。當時宏都拉斯,被認為是2007年6月中國與哥斯大黎加建立中美洲的外交「灘頭堡」後,將成為中美洲第二個與中國建交的國家。

但2009年6月,宏都拉斯發生21世紀以來中美洲的首次「政變」,賽拉亞總統被軍方押送出境至哥斯大黎加,總統職位亦遭最高法院罷免;宏都拉斯雖因此事件受到國際與拉丁美洲國家譴責及外交制裁,但當時美國及我國係少數未召回大使的國家。

宏都拉斯的一場「政變」,暫時化解了我國的外交危機。

2012年12月,宏都拉斯總統府網站發佈以「羅博(Porfirio Lobo Sosa)總統確認開展與中國外交關係意圖」為題之新聞稿,文中羅博總統表示「在21世紀,不能繼續有擴大與一個國家的關係,即表示與另一個國家為敵之想法」,羅博總統特別提到,北京已對宏國巴度佳3號(Patuca III)水力發電案進行投資,並可擴展至其他計畫。美聯社並以「宏都拉斯尋求與中國建立關係」為題予以報導,指出宏都拉斯總統羅博確認將在中國開設商務辦事處,作為兩國建立全面外交關係的一步。

2018年8月薩爾瓦多與中國建交後,宏都拉斯與台灣的邦交可能生變的傳聞再次傳出,宏都拉斯總統葉南德茲在路透社專訪中,對北京在拉丁美洲擴大外交存在表示歡迎,認為這為該地區帶來機會。2013至2014年間宏都拉斯駐台大使曾懸缺一年半之久。

新冠疫苗成為強權在中美洲地緣政治競逐之籌碼

美國因自身新冠疫情嚴重,對新冠疫苗採「美國第一」政策,對其「後院」拉美中低收入國家愛莫能助。在現行世界衛生組織配發疫苗數量有限,加上印度疫情嚴峻,直接影響其「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 SII) 阿斯利康(AstraZeneca,AZ)疫苗的生產,以及COVAX機制的疫苗配送。拉丁美洲國家在求助無門情況下,中國及俄羅斯疫苗似乎成為拉丁美洲國家「唯二」選擇。

目前美國過半成年人已接種新冠疫苗,在疫情較為緩和後,拜登(Joe Biden)總統於5月17日宣布,6月底前美國將向其他受新冠疫情影響國家釋出至少2000萬劑疫苗。除2000萬劑輝瑞、莫德納及嬌生(Johnson & Johnson)三種疫苗外,美國另將釋出6000萬劑,尚未獲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授權核准使用的阿斯利康(AZ)疫苗。

在承受來自中國及俄羅斯疫苗競爭壓力下,美國對包括宏都拉斯等拉美地區國家應會優先考慮。

宏都拉斯因疫苗與中國建交或建立貿易辦事處的可能性低

中國曾在我拉丁美洲邦交國巴拿馬、海地及多明尼加三國設有「貿易發展辦事處」(Office of Commercial Development),其中巴拿馬及多明尼加,分別於2017年及2018年直接將原即享有外交特權的貿易發展辦事處,改為「大使館」。但中國在我邦交國設貿易發展辦事處,在派駐國家似乎較我國大使館矮了一截,且易予駐在國有「一中一台」之「雙重承認」顧慮。

中國在2005年成立駐多明尼加貿易發展辦事處後,不再採「兩步走」策略,2007年及2018年在哥斯大黎加及薩爾瓦多均為「一次到位」,直接建交成立大使館。鑒此,中國應不會同意與宏都拉斯互設「貿易發展辦事處」。

宏都拉斯11月將舉行大選,葉南德茲總統僅剩下半年任期,受到新冠疫情影響,以及葉南德茲總統胞弟於3月31日被美國紐約州聯邦法庭以販毒罪判處無期徒刑,葉南德茲總統下台後亦有可能遭受刑事調查等不利因素,是否有可能如同薩爾瓦多桑傑士(Salvador Sanchez Ceren)總統在2019年2月大選前,突然於2018年8月宣布與中國建交,以拉抬執政黨之低迷選情?

檢視現階段宏都拉斯的政經情勢,考量美國在宏都拉斯設有空軍基地的高度安全合作利益,以及賽拉亞總統2009年6月遭「政變」被軍方押送出境的歷史教訓;加上近期俄羅斯疫苗的運交,及美國新冠疫苗的釋出,將可緩解宏都拉斯疫苗接種需求,葉南德茲總統於下台前改變其對華政策的可能性極微。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