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殖民愈久愈文明」柯P有說錯嗎?殖民母國不是吃素的,我們從過去來找答案

「被殖民愈久愈文明」柯P有說錯嗎?殖民母國不是吃素的,我們從過去來找答案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媒體這麼一陣稀哩呼嚕地帶風向炮轟柯P之後,好像很少人真正來看一下,那麼學術研究怎麼看這個問題?

台北市長柯文哲一月份接受《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專訪時,說了這麼一段話:「從華語地區來看,台灣、新加坡、香港和中國大陸等四個地區,被殖民最久的卻是最進步的地區,這令人尷尬。」(譯文出自中央通訊社報導。粗體為筆者所加)許多媒體直接下標題:「柯文哲說:被殖民愈久愈文明」,因此引發軒然大波。

有超多人砲轟他缺乏文史素養,有人舉出被殖民但是發展很差的國家反例,有人指出不該說哪個地方(尤其中國)不文明。(事實上,若單從這段訪問原文來看,「被殖民」並不是「愈文明/愈進步」的要件,也沒有推論說兩者之間有因果關係,而且他的原意應該是說「沒有被殖民,更應該發展出自己的文明,但中國卻沒有如此」才對)。

在媒體這麼一陣稀哩呼嚕地帶風向炮轟柯P之後,好像很少人真正來看一下,那麼學術研究怎麼看這個問題?這麼多人跳出來指責柯P人文素養不足,但是看來看去好像沒有人真正舉出「富含人文素養」的答案來告訴大家為什麼柯P是錯的啊?

本文嘗試討論一些政治經濟學的研究如何看待殖民的後果。不過首先要來看一下所謂的「依變數」,也就是殖民的「後果」應該用什麼指標來檢視。柯P原文是說「文明程度」,引起風波之後,《外交政策》雜誌釋出了錄音檔,我們發現柯P原本用的形容詞是「高級」而非「進步」。不過,不管是用哪個詞,其實都有很大的問題,因為「文明」其實很難有一個客觀的指標(也不應該有任何指標)去區分高下。

有一個國家發展的指標很簡單明瞭,且很容易跨國、跨時比較,那就是「經濟發展」(通常可用GDP國民生產毛額來檢驗)。那麼,社會科學(政治學、經濟學、社會學 etc.)對於殖民地與一個國家的發展,有什麼研究結果嗎?

殖民地與經濟發展的兩種假說

首先,有一派學者認為「地理條件」和「要素稟賦」(factor endowment)是影響殖民地經濟發展的關鍵。例如,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是跟天然資源、勞動力多寡有關。不過這種說法已經普遍被修正,因為天然資源和人的行為是互相影響的:地理條件和天然資源正是吸引殖民者前來的條件,有些國家開發殖民地是為了獲取廉價勞工,有些是為了廣大的市場,有些則是要獲取天然礦產。

而殖民者來了之後,會根據一個地方的地理和人文條件去制定統治策略,各種所做所為影響了一個國家後來的經濟發展,所以說,一個殖民地的「要素」和殖民者帶來的政策和制度是互相影響的。

另一個主要的理論是,殖民者所建立的政治與經濟「制度」,影響了一個國家長久的發展。而且,學者們發現,制度的演化通常是會有所謂的「路徑依賴」現象,也就是說,同樣性質的制度傾向於繼續發展下去,影響了後來的發展。

這是由於享受好處的那些人,通常不會願意去改變成另外一種制度。那麼我們要問的問題就變成,制度有好壞之分嗎?什麼情況下殖民者會建立好的制度,什麼情況下會建立不好的制度?

Photo Credit:  Jean Leon Gerome Ferris CC0

Photo Credit: Jean Leon Gerome Ferris CC0

為何殖民者建立不同類型的制度:經濟發展

假設我們先接受「制度是最重要的因素」這個說法。那麼,什麼因素導致了殖民者在不同的地方建立起不同類型的制度呢?

首先,社會科學家發現一個非常有趣的「財富逆轉」現象:在眾多的殖民地當中,在古早時代愈有錢、人口愈集中的地方,現在愈窮(例如許多拉丁美洲國家);而古早時代愈是沒有開發、愈貧窮的地方,現在愈有錢(例如美國和加拿大)。

這個發現在統計上是顯著的,即使我們來看不同地區的殖民地,或是同樣的殖民母國去殖民不同的地方,在統計上控制各種不同變數後(例如是否為英國殖民、距離赤道多遠),仍然是顯著。

為什麼會這樣呢?Acemoglu、Simmon及Robinson等學者(2002)發現,在比較窮、人口比較少、都市化程度比較低的地方,殖民者來了之後,比較有可能設立一些「保護私有財產」的制度,因為這樣才能吸引更多人來投資與開發。

然而,在原本比較富有、人口較多、都市化程度較高的地方,殖民者一來,就會立刻接手既有的統治手段,建立或維持「榨取型的經濟制度」,諸如勞動剝削和重稅,如此可以快速獲取利益。畢竟,馬上叫充足的勞動人口去種田、挖礦、奴役,能夠獲得立即的經濟好處呀!

另一個相關的研究指出(Acemoglu, Johnson, and Robinson 2001),在原本發展程度較低、人口較少的地方,殖民者比較容易大規模移民,而這些移民自然會去要求建立保護私有財產的機制來保護自己。殖民地人口跟殖民母國的移民關聯在於,在人口少的地方,可開發的地比較多,所以可以安置的人比較多。而且因為歐洲人缺乏瘧疾和黃熱病的抗體,所以在都市化程度較低的地方,受傳染的機率比較低,活得比較好。

「活著」是最重要的事情,至少要活得好才能夠治理殖民地、建立特定的制度。因此,遠在17~19世紀,殖民母國的士兵/傳教士/水手在殖民地的死亡率,竟然可以跟該被殖民國「今日」的經濟發展程度在統計上成反比關係,很神奇吧。

殖民經驗.001

為何殖民者建立不同類型的制度:貧富不均

另有一派重要的研究顯示,除了「經濟發展程度」影響殖民母國帶來的新制度之外,「經濟分配狀況」是非常重要的因素。Engerman和Sokoloff兩位學者的研究指出,被殖民地一開始的財富不均程度愈高,這些制度的設計都會偏向有錢菁英,連帶影響到後代的經濟發展會比較差;反之,被殖民地一開始的貧富不均狀況愈好,則制度設計會比較偏向公平分配,則這些制度提供了經濟發展的誘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