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亭與OPEC對幹,是一場裡子、面子都不能輸的戰爭

普亭與OPEC對幹,是一場裡子、面子都不能輸的戰爭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而國際正遭受新冠病毒嚴重擴散、油價大跌與股市崩盤之時,每個國家都自不暇給的處理內政,俄羅斯則是靜靜地進行政治改革,這一次並沒有引來太多國際上的批評。

對由於全球經濟放緩和因新冠病毒造成的交通量減少,導致市場對能源消耗大幅縮減的擔憂,引起石油價格跌至預算基準下。2020年3月7日,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在總部維也納召開石油減產會議,談判結果不如預期。俄羅斯拒絕沙烏地阿拉伯提出延長減產的協議條件,並宣稱將於4月1日取消減產限制,新聞一出造成全球股價崩盤至今。即使俄羅斯能源部找亞歷山大・諾瓦克( Alexander Novak)近日宣稱願意與OPEC重新合作,進而穩定國際油價,但因俄羅斯政策的不確定性提高了未來金融市場的風險。

OPEC至2019年1月共計有13個成員國,2014年以來OPEC的凝聚性已逐漸低落,其中國家(例如伊朗和委內瑞拉)因經濟制裁而導致國內油業的萎縮,加上利比亞的內戰、奈及利亞的孱弱政府與安哥拉的政治問題皆導致OPEC在協議上的限制。

2016年俄羅斯與其他國家加入OPEC且同意減產,同時提高石油價格與收入,當時布蘭特原油每桶價格為54美元。經過幾次延長減產協議後,俄羅斯決定拒絕再與OPEC達成共識。

盧布大貶,真的沒關係嗎?

部分經濟學家認為這次普亭(Vladimir Putin)對OPEC的政策是極度的錯誤,即使能源部長拍胸脯保證無論在任何價格下,俄羅斯石油工業皆可保持市場的競爭力;且財政部長安東・西盧安諾夫(Anton Siluanov)也聲明,即使盧布大貶也不影響政府對人民的社會義務。

但實際上,油價下跌的影響除了股票交易市場的損失外 (俄羅斯市場指數RSX九號單日大跌20%,從一股20.6美元摜至17.04美元),國內投資環境整體風險急速升高,市場現金流量減少導致公司行號收益下降,即使前幾年境外的熱錢大量湧入俄羅斯使得市場得以維持穩定,但此次在新冠肺炎與油價下跌的雙重打擊下,預測俄羅斯市場可能會進入長時間的盤整。

向來批評普亭政府不手軟的「莫斯科迴聲」(《Эхо Москвы》)認為,因盧布對美元的貶值可從利潤中獲取更高額的盧布收入,根本是在試圖玩弄文字,因為政府忘了這些盧布在未來能換到的是更少的美金。尤其是當前俄羅斯社會福利前景不佳的狀態下,薪資實質收入與退休金數額是人民在意的政策方向,但政府動用了「國家財富基金」(фонд национального благосостояния,也稱國家主權財富基金)和其他財政部的撥款在支持寡頭、法院銀行、國有公司和國有公司,而不是用於養老金、公務員的工資、藥品、關稅限制和住宅建設上。

尤其盧布大貶意味著不久的將來市場商品價格和關稅將上升,而公民的實際收入將下降。外加市場預告電子商品的售價可能上漲20%的消息,使人不得不想起2014年俄國人同樣因害怕漲價而搶購電器的盛況。

RTS344J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人民退休金的理財工具「國家財富基金」,被用來填補油價虧損

在斥責之前,讓我們先來弄楚何謂俄羅斯的「國家財富基金」與它的作用。俄羅斯國家財富基金來源始於俄羅斯聯邦穩定基金,在2008年1月30日時拆分為兩個獨立的投資基金之後創建。俄國斯國家財富基金是以石油和天然氣綜合企業的額外聯邦預算收入,以及自有資金管理的收入做為基礎來源。基金被定義為儲備基金適用於投資國外的低收益證券,除了是俄羅斯聯邦公民長期養老金機制的一部分,由俄羅斯聯邦預算控管,並受制於單獨的會計和管理制度,以確保俄羅斯公民自提退休金儲蓄的共同供資,保證聯邦預算與俄羅斯退休基金預算的平衡。

此外,國家財富基金也能夠在石油和天然氣收入下降時使用;一部分以外幣計價放在俄羅斯銀行的賬戶中,用於投資外國金融資產。它被視為俄羅斯聯邦國際儲備的一部分,與傳統基金最大的不同點在於國家財富基金可投資高風險、高回報的金融商品。

目前最大規模的國家財富基金擁有者為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挪威、中國、新加坡、科威特與俄羅斯等國家。而挪威是當中財富基金投資最成功的國家範例,遂成為俄羅斯財富基金的模仿對象。當初財富基金創立的基礎是管理國家石油與天然氣的收入,並且在必要時期支付國家福利開支。若依照上述條件,俄羅斯財富基金的確有支援國民退休金的作用,但俄羅斯財政部為了穩定油價跌至基準價以下所帶來的損失,選擇由國家福利基金資助在公開市場上進行抵消性外匯銷售,與進一步穩定盧布。

俄國財政部估計截至2020年3月1日,國家財富基金的流動資產和用於增加石油和天然氣收入的帳戶中的資金總額超過10.1兆盧布(1501億美元),佔GDP的9.2%。這些資金足以彌補油價下跌至每桶25至30美元(2017年價格)6到10年的收入不足。如果國家財富基金的流動資產量減少到GDP的5%以下,則該基金每年用於彌補聯邦預算和俄羅斯聯邦退休基金預算赤字的資源不得超過相當於GDP的1%的金額。

俄羅斯硬槓OPEC,是針對美國頁岩油而來

即使俄羅斯財富基金足以補貼損失,但為何這次俄國就是不情願和OPEC達成協議?自從2016年俄羅斯與OPEC開始合作,此次可說是態度180度的大轉變。路透社指出普亭的親信謝欽(Игорь Сечин)是這一次影響決策的關鍵人物,身為俄羅斯石油公司(Роснефть)總裁的謝欽,長期在俄國能源決策上佔有重要的地位。往年俄羅斯在與OPEC的談判目的是贏得對方更多的讓步,好讓國內石油公司獲取更多的盈餘。身為世界上第二大的石油輸出國,雖然俄羅斯和其他產油國家同樣從高油價獲取利潤;但如今比起價格,俄羅斯更在乎的是市場佔有率。尤其是美國頁岩油急速在歐洲與亞洲擴張,讓俄國不得不對此有所反擊。

美國頁岩油的生產成本為40美元上下,相較於俄羅斯高出許多。普亭了解美國頁岩油需要市場的高價才能使其生存,若長期油價處於低檔(30美元以下),頁岩油的開採就必須停止。而俄羅斯只要挺過這段時間,就可掃除美國在歐洲與亞洲的市佔率。普亭瞄準的是川普吹噓的「美國能源獨立」的口號,拒絕減產的策略目的不僅是讓美國眾頁岩油公司倒閉外,更是想要打擊川普以「美國第一」的自尊心。

其實還有一點相當值得注意,當外界還在責難俄羅斯的不合作,或是關注俄羅斯未來是否回到談判桌與沙烏地阿拉伯進一步協商的時候,俄國國內政治卻正在進一步的轉變。3月10日,俄羅斯國會下議院正在二讀審議總統普亭提出的憲法修正案。之間統一俄羅斯黨議員Валентина Терешкова提議取消對《憲法》中對總統任期的限制。雖然普亭之前一再公開發表他反對廢除總統任期限制的聲明。但在10日普亭在國家杜馬致詞中針對Валентина Терешкова的提議,他認為若因憲改而將任期歸零重新計算那是可被接受的;接下來若通過4月22日的全俄投票,與俄羅斯聯邦憲法法院判決新的修正案不會與《基本法》的原則和規定相抵觸,那普亭就會接受這樣的安排。隔日3月11日議會順利三讀憲改案後,可以明瞭普亭在這一任期結束後,接著在2024年重新計算,普亭的總統大位可一路維持到2036年。

而國際正遭受新冠病毒嚴重擴散、油價大跌與股市崩盤之時,每個國家都自不暇給的處理內政,俄羅斯則是靜靜地進行政治改革,這一次並沒有引來太多國際上的批評,一方面,俄羅斯國內已因經濟不穩醞釀了反對派不滿的情緒,加上憲改效應讓民眾決定在未來幾週走上街頭抗議;另一方面俄國政府已準備好面對這一切,以新冠病毒之由禁止大眾在公開場合集會遊行,這新規定可謂是傑出的一手。

俄國人常自嘲說這幾年無論是1美金對60盧布還是80盧布,他們都活下來了,這一次的盧布大貶沒有什麼是過不了的。我還記得在俄羅斯讀書的時候,我的朋友常看著天空發呆,我問他在想什麼?他開玩笑說:「我在思考俄羅斯知識份子的未來。」若有機會再遇見他,我想問:「你有結論了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