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問「國民黨該親中還是親美」,但這根本不該是個問題

有人問「國民黨該親中還是親美」,但這根本不該是個問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底層國民黨和深藍支持者確實是有「親共」的問題,但沒有一個中國國民黨領袖有「親中」問題,也絕對不可能反美,只要了解憲法和黨綱就能很清楚的證明。

文:許劍虹(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著有《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飛行傭兵:第1美籍志願大隊戰鬥史》、並譯有《飛彈、政客與祕密外交:台灣問題專家四十年的深度觀察》等書)

總統大選後的國民黨主席補選,終於在3月7日落幕,由年輕世代的江啟臣出線,希望能給崩盤中的百年老店注入新氣象。值得一提的是,中共並沒有一如既往的在選舉結果出爐後給國民黨中央黨部捎來賀電,反而是美國在台協會於官方網站上給江啟臣帶來祝福。中國國民黨未來究竟該「親美」還是「親中」,此刻又成為了黨員與支持者們熱烈討論的問題。

其實無論當選的是江啟臣還是郝龍斌,中國國民黨為了摘掉民進黨扣在自己身上的「親共」紅色大帽,勢必將堅定不移的繼續往「親美」道路上走下去。其實如果真的要比「親美」的歷史傳統,全台灣恐怕沒有第二個政黨能與中國國民黨相提並論。就連美國在台協會給江啟臣的祝賀上,都特別強調「國民黨有著支持更緊密美台關係的悠久傳統」。

不過我們也不得不承認,自蔡英文上任中華民國總統以來,國民黨在對美關係的經營上確實有許多的鬆懈甚至於怠慢之處。關於這一點,其實從洪秀柱與韓國瑜參選總統時拒絕前往美國訪問,還有吳敦義主席對兩岸關係重視的程度遠高於美台關係可以輕易看出。此種「親近中共」又「疏離美國」的態度,也被許多人認為是國民黨輸掉總統大選的關鍵原因。

其實早在1月22日下午,也就是國民黨敗選後的第二個星期三,筆者應「青黨行動」之邀前往八德路的中央黨部外,參加一群藍營年輕世代舉辦的「野生中常會」,對這個嚴肅議題進行討論。在我們進行「野生中常會」的同時,黨部裡也正在對黨的未來走向召開中常會,因此我們的討論意見會在結束後直接送到黨部裡面給中央委員們參考,展現改革的決心。

主辦人林家興提出了五個問題給我們思考,分別是:

  1. 黨名該更改嗎?改黨名就會比較好嗎?
  2. 年紀輕等於年輕化嗎?
  3. 國民黨如何重建與年輕世代連結?
  4. 兩岸政策路線探討?
  5. 國民黨價值論述與理念主張,最重要的是什麼?

上面這五個問題,其實筆者可以藉由回答其中一個問題來通通得到答案,那就是第四題,即中國國民黨的兩岸路線究竟要怎麼走。畢竟這次選舉被許多觀察家認為是台灣「親美派」與「親中派」的對決,而蔡英文被視為「親美派」的代表,韓國瑜則被視為「親中派」的代表。韓國瑜在選舉中之所以輸掉年輕人的支持,顯然是因為他被認為與中共政權同一鼻孔出氣。

ft0ktojy4fsx9and7l8437fxf7gqqh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國民黨不可能「親中」

韓國瑜確實在對美關係上經營失敗,可是否能因此將他貼上「親中派」的標籤,筆者認為這其實是有很大的討論空間。從他對待香港與一國兩制的立場來看,至少韓國瑜本人是不想被貼上「親中」標籤的。當然,我們也知道受到民族主義或者中天新聞報導的影響,支持韓國瑜的深藍群眾中,確實有不少是希望國民黨能夠與中國共產黨同一鼻孔出氣的。

但是讓這些深藍群眾,甚至於許多想給國民黨貼上「親中」標籤的綠營人士失望的地方,是在於中國國民黨還真的沒有辦法成為「親中」政黨。為什麼國民黨為什麼無法變成「親中」政黨?因為黨名中國國民黨的國民黨認為自己就是「中國」的代表,試問一個自認自己是「中國法統之所在」的政黨,要怎麼樣去「親中」?是要親自己嗎?

很多時候其實包括那些支持韓國瑜的深藍「紅色統派」在內,都已經走上「兩國論」的道路而不自知。最好笑的,就是看到愛國同心會的成員同時高舉青天白日滿地紅與五星紅旗走在街上。這些人表面上主張兩岸統一,可實際上在推翻「一個中國」原則方面,卻走的比所有獨派還要前面,似乎完全不曉得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是「有你無我」的零和關係。

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服膺於《中華民國憲法》,雖不再把中國共產黨視為叛亂組織,但是在國家層面上以中華民國為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所以沒有「親中」或者「反中」的空間。就好像美國的共和黨不可能有「親美」或者「反美」的問題一樣。國民黨自1949年遷台以來,都沒有正式放棄與中國共產黨爭奪「一個中國」的正統地位,何來「親中」或者「反中」的問題?

瞭解中國國民黨領導革命、北伐與抗戰的歷史,就可以知道這個政黨是一個對全中國,而不只是對台灣、澎湖、金門與馬祖地區有政治責任的政黨。中國國民黨的使命,自兩岸分治以來就是向世人證明中國人有除了接受中國共產黨統治之外的其他道路可供選擇。如果站在這個角度來看,要不要改黨名的答案已經呼之欲出。

國民黨悠久的「親美」傳統

中國國民黨不只不「親中」,而且還有著比民進黨悠久的親美傳統。

國民黨的創立者孫中山先生,就是具有檀香山出生證明的美國公民。看在清朝政府的眼中,孫中山先生與那些在中亞、中東與東歐推動顏色革命的親美鬥士沒有什麼差別。台灣今日與美國緊密的合作關係,尤其是軍事合作關係則可以追溯到1941年5月6日,美國政府正式將中華民國納入租借法案範圍的決定。

為了抵擋日本在亞洲的侵略,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總統不只同意派遣俗稱「飛虎隊」的美籍志願大隊(American Volunteer Group)來華參戰,還同意中華民國空軍派遣飛行人員到美國受訓。直到去年9月以前都還是台灣F-16飛行員訓練搖籃的路克空軍基地(Luke Air Force Base),早在抗戰時就已經被用於訓練中華民國空軍的P-40飛行員了。

AP_040613039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更別提中美兩軍一起在滇緬戰場上擊敗日軍的歷史,通通都是在蔣中正領導下的中華民國政府完成的。1949年後,中國國民黨領導下的中華民國雖然失去了對中國大陸的統治,但卻仍然是美國在亞太地區合作最為緊密的盟邦。在50年代到60年代的美國全盤戰略中,自由中國的地位完全沒有輸給以色列,是阻止中共、北韓與北越赤化亞太地區的先鋒。

除了美國與英國之外,全世界唯一裝備U-2偵察機的是中華民國空軍的黑貓中隊。空軍黑蝙蝠中隊,則在「南星計劃」的代號下替中央情報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執行越戰的秘密任務。由復興崗政戰學校訓練出來的政治人員,更是被派往東南亞、中東、非洲與拉丁美洲支持美國的全球反共戰略。所以要比「親美反共」的歷史,民進黨是絕對沒有辦法與國民黨相提並論的。

即便是到了韓國瑜選總統的時代,中國國民黨也不曾放棄過親美立場,立法委員江啟臣更是親身前往華府,不遺餘力的向美國政要強調國民黨親美立場沒有改變。馬英九前總統任內始終如一推廣「親美、友日、和陸」的立場。在這次選舉失敗後,馬前總統仍提出「親美和陸」的主張,把「友日」拿掉,卻仍然將「親美」置於「和陸」的前面。

在「野生中常會」上,筆者開宗明義提出國民黨該繼續親美的建議時,現場也沒有任何人反駁。畢竟美國推廣的自由、民主、人權與法治等理念仍然是普世價值,美國的文化相較於中國大陸而言也更為年輕世代接受。親近美國,也等同於解決國民黨目前面臨的世代問題,算是給了第二與第三個問題答案。因為正統中國國民黨的支持者,無論老中青三代都親美。

國民黨該以「和陸」取代「親共」

從馬英九、郝龍斌、朱立倫到韓國瑜,相信沒有一個中國國民黨的領袖有「親中」問題,也絕對不可能反美。但是底層的國民黨或者深藍支持者,確實是有「親共」的問題。國民黨不能夠「親中」,也不能「親共」,難道是只能當美國的馬前卒去與中國大陸做硬碰硬的對抗嗎?難道台灣人就注定只能與對岸當敵人而已嗎?

自1972年尼克森訪問北京以來,以創造性模糊處理海峽兩岸「一個中國」原則的問題,並同時與中國大陸、台灣保持交流一直是美國對華政策的主旋律。中國國民黨也得以這樣的主旋律為基礎,與中國大陸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前提下維持往來。直到川普與習近平打起貿易戰,才出現了台灣看似要在華府與北京兩強之間選邊站的問題。

可筆者認為,除非美國願意恢復1979年以前與中華民國的外交關係,即承認中華民國為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否則台灣並沒有本錢與中國大陸進行全面性的對抗。畢竟現在就連美國本身,都沒有與中國大陸展開全面對抗的跡象出現,貿然與中國大陸恢復衝突的狀態,對台灣未必是真正有利的。台灣之所以選擇親美,還是應該以遏阻中共武力犯台為主,而非與對岸陷入全面敵對的狀態。

AP_1904740305383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相反的,我們還必須要透過維持兩岸關係的穩定,來加深美國對台灣的信賴。那又該如何在「不親中」又「不親共」的條件下維持與對岸的交流呢?根據「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原則,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雖然不能承認對方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卻可以互不否認對方在中國大陸地區與台灣地區的治權。這也是為什麼馬英九提到對中共的關係時,使用「陸」這個字。

意思是中華民國政府與中國國民黨要爭取的對象,實際上應該是中國大陸的老百姓,不是中國共產黨。因為中國共產黨的終極目標即便不是徹底消滅中國國民黨,也是要把中國國民黨給併入中國大陸的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所以馬英九認知到中國國民黨絕對不可能靠「親近中國共產黨」來確保長期存在。國民黨的終極目標,還是要爭取中國大陸群眾的支持。

但是在爭取對岸人民支持的時候,又不可能公然喊出「反共」兩個字,否則必然遭到中共壓制。因此以「民主」取代「反共」,會是中國國民黨未來與中國大陸交流時的一種手段。畢竟中共雖然專制極權,卻從來沒有膽子公開反對過「民主自由」。更何況自冷戰結束以來,「反共」兩個字在歐美也被與極右翼思想給掛勾在了一起,強調「民主自由」遠比「反共」更勝一籌。

所以與中國大陸維持和平交流,即所謂「和陸」政策必然是中國國民黨未來該走的道路。完整一點來說,就是馬英九前總統所提的「親美和陸」戰略。在與美國維持軍事合作關係的同時,盡可能強化與中國大陸的經貿、文化交流。並在中國大陸及港澳人民需要的時候,聲援他們向中共爭取自己所應有的權力。這樣的現狀,如郝柏村將軍所言,可以維持個100到200年都不變。

那什麼時候是與中國大陸進行統一談判最好?答案是在中共實力最為衰弱,台灣實力最為強盛的時候!因為只有在這樣的前提下,中華民國才有可能以自己的制度統一中國大陸,實踐真正的「民主統一」。中華民國在有能力統一中國大陸以前必須親美,等到完成兩岸統一並建立自由民主的中國之後,當然更沒有必要變更親美政策,這才應該要是中國國民黨員該有的認知。

建立自由民主新中國

筆者特別同意林家興的一個說法,那就是中國國民黨必須要牢記八個字,那就是「中華民國,自由民主」。我們要證明的,是中國人有權力與歐美人一樣呼吸自由的空氣。認為中國人該永遠被奴役,永遠接受專制獨裁的想法,才是真正污辱中華民族!畢竟國民黨內除了有主張接受「紅色統一」的聲音外,也還有主張在中華民國旗號下建立極權統治的「藍色納粹」勢力。

AP_1931019562501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所以若走人提出「中華民國,專制獨裁」的主張,林家興表示他是絕對反對的。畢竟把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換成中國國民黨的一黨專制,同樣也是否定了當年辛亥革命的成果。中國國民黨要比一黨專制,也絕對比不過中國共產黨,根本無法對中國大陸同胞產生吸引力。就如同中國國民黨去與民主進步黨比本土化,最後必然失敗的道理一模一樣。

既然中國共產黨已經靠專制把中華民族帶向「偉大復興」,又何必還要中國國民黨推行的另外一套專制獨裁?無論是「紅色統派」還是「藍色納粹」的激進主張,都不應該繼續存在於黨內。會議上林家興還另外提了12個字,那就是「捍衛民主台灣,追求民主中國」。

筆者對此深感讚賞,並認為這12字箴言是中國國民黨能否改革成功的最大關鍵因素。

這次在黨中央外舉辦的「野生中常會」,讓筆者重新燃起了改造中國國民黨的希望。最重要的是,活動結束後還得到了黨中央的正面肯定。沒有任何人甘願永遠生活在獨裁專制的體制下,一般人連被自己的父母管太多都會不爽了,何況是被中國共產黨管太多呢?「捍衛民主台灣,追求民主中國」將是中國國民黨的終極目標,「親美和陸」則是實現這個目標的手段。

第五個問題的答案,也同樣在此得到了回答!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共和通訊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