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獎鏡頭外的《寄生上流》二創海報,充滿對時局的無奈與反思

得獎鏡頭外的《寄生上流》二創海報,充滿對時局的無奈與反思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寄生上流》得獎後,世界各國興起許多「跟風」現象起,尤其是針對鏡頭「外」的《寄生上流》海報大做文章,不論是韓國當地抑或國外,皆推波助瀾地改造此劇海報,加以慶祝得獎。但從改造的部分,也能看到大眾的心情與感受。

《寄生上流》於2020年2月10日,榮獲第92屆奧斯卡包含「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國際電影」及「最佳原創劇本」等四大獎項,技壓群方。

令人津津樂道的是,年僅50歲、出身大邱的奉俊昊(봉준호)導演,以此片成為百年史上首部贏得奧斯卡「最佳電影」的非英語電影,國際間也興起探討韓國電影的成就,就我看來,此次大獎也算是錦上添花,為得獎無數《寄生上流》暫時劃上一個「功德圓滿」逗號。

然而,許多影評者、觀眾對於《寄生上流》的討論仍未停歇,其中我們可以說韓流勢力,不論是之前以非唱英文歌為主流的BTS(防彈少年團),以韓文歌曲打響名號,更曾於2018年9月24日,受邀前往聯合國大會演講,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的最新計畫「無限世代」(Generation Unlimited)倡議,創下韓國音樂團體第一次登上聯合國大會,而韓國此「先本土,後國際」的國家文化「軟實力」、「巧實力」,實在值得台灣學習

同樣地,土生土長的韓國導演奉俊昊,以他獨特的鏡頭與構思,不論是作為商業電影,抑或藝術層面的拍攝角度,以及所探討眾多「普世」議題,《寄生上流》也得到非韓語圈,不非海內外專業人士的肯定。其中片內突顯出的許多「顯學」,想必大家都十分熟悉,如貧富差距、階級、金錢萬歲與人性掙扎等,讓韓國電影走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與藝術之路。

此現象如同台灣知名影評者與電影總監黃孝儀,於著作《與神片同行——走過韓影黃金二十年》內言及:「〔韓國〕電影的創作自由與直視黑暗勇氣,不僅沒有嚇跑觀眾,反而進一步成為改變社會的正面改革力量。大膽挑戰禁忌的同時,卻也勇於關懷邊緣弱勢,更逐步形成韓國電影力量的題材標記。而藉由電影去省思或檢視現況…〔…〕….甚至將影響力過及海外市場和國際影展,用商業電影架構的平易近人去探討深刻的人性或社會議題。」(註1)

而《寄生上流》的成功,「羅馬恐非一天造成」,值得讓我們台灣好好省思一下國內影劇發展,在此韓影蓬勃發展趨勢下,用來對照自己之際,不該再止於「好想拍贏韓國喔」、「為何韓國拍得出《寄生上流》,台灣拍不出《寄生上流》?」等探討面向,抑或是最新鄉民對比「究竟是李安比較厲害,還是奉俊昊比較厲害?」等爭論——若我認為李安比較厲害,然後呢?

我們是否應該把視野更加放大,看到台灣國內電影戲劇的發展,究竟遭遇到怎麼樣整體的結構困境,是否有值得改善、努力之處,才為正道。

但有趣的是,神片《寄生上流》得獎後,世界各國興起許多「跟風」現象起,尤其是針對鏡頭「外」的《寄生上流》海報大做文章,不論是韓國當地抑或國外,皆推波助瀾地改造此劇海報(註2),加以慶祝得獎——而改編的海報以韓國版為大宗,即我們台灣讀者最為熟悉,眼睛處被打上明顯馬賽克的金氏一家人,出現在寄生朴氏豪宅,大庭院綠草坪處的吸睛海報。

AP_1927614295726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此張海報被許多網友「各取所需」,全球興起一陣「奉俊昊,寄生蟲風」(봉준호·기생충 앓이),諸如韓國境內,腦筋動得快的某知名泡麵商,也配合劇情,派出泡麵招牌圖像小狸貓(너구리),在牠原先汪汪大眼上,打上馬賽克,大快朵頤吃起同是遮蔽品牌泡麵的「寄生狸貓泡麵版」;此外,還有手遊遊戲,也推出「寄生貓狗手遊版」合成圖;以及網友們發揮創意,改編趾高氣昂老闆,看著倒在地上半身的「寄生line慣老闆版」;甚至針對喝酒成性的韓國民風,某間銷售解酒液的保健商家,也推出改名「寄生蟲」(기생충,註3)為「宿醉蟲」(숙취충),把主角金基澤(宋康昊飾)大頭照換上打上馬賽克「肝」造型外,裡頭的場景人物,皆改成符應韓國當地酒吧狀,如把原先出現在金氏長子金基宇(崔宇植飾)手中的山水盆景頭,變成一壺3000cc生啤酒外,外頭則是眾多喝醉倒地不支的嘔吐宿醉者,草坪上的球與紅酒杯,也變成綠色玻璃瓶包裝的燒酒瓶,來加以宣傳,真讓人覺得由一片電影,能所帶出的創意抑或商機,可說是無限大。

繼之,韓國境內這些Kuso《寄生上流》圖內,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有細心的網友,把海報內左下角,露出慘白無血色的長腿,「解密」出竟是一座斜躺的「奧斯卡金像獎」的小金人,讓人啼笑皆非;也有網友改用如同人們觀看直播或線上電影時,極為惱人於螢幕上方跑馬燈式,或網友丟出來遮蔽主畫面的對話框,裡面改成《寄生上流》迄今所獲得的獎項,琳瑯滿目,讓外人好生羨慕。

當然,最後為正版非Kuso改圖的,還有《寄生上游》「黑白款」海報——據奉俊昊所言,為了讓觀眾有另外一層體會,同時也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寄生上流》將於2月26日以黑白畫面重新上映,而此消息也讓電影宣傳行銷,打造出「寄生上流黑白款」(기생충:흑백판)海報,想必此黑白版電影上映,勢必減輕觀眾視覺色彩,帶起另外一波充滿「氣味」的黑白版《寄生上流》之探討

另一方面,國際間也沒有放過此次「慶祝」《寄生上流》得獎機會,如我印象最深刻,是香港立場新聞(stand news)搭配「時事梗」的「寄生病毒口罩版」Kuso合成圖——此新聞媒體同仁美工組,在現今全球武漢肺炎蔓延之際,發揮創意,改寫《寄生上流》英文片名「parasite」為「virusite」外,也大幅改造原先出現於海報內的圖像物,如設計出脫下口罩,露出大小腿半身的慘死者,右上角則被增添畫上一箱又一箱的口罩,而出現在綠草坪的人物,除了既有的雙眼被打上馬賽克外,皆不約而同戴上口罩。除了一位「疑似」於香港當地,力推「反蒙面法」,脫下口罩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X女性外,站立的主角也「疑似」換成體型相近,且示範沒有壓緊口罩上方鐵條,錯誤戴法的中國最高領導者習近X,而草坪上的球,也大喇喇地被置換成讓人聞之喪膽的「新型冠狀病毒球」——整體海報看下來,真的是充滿飽滿時的「香港價值」,此圖一釋出,也讓許多香港網民瘋傳且自嘲,這次立場新聞美工組是不是磕了什麼藥,這麼厲害。

當然,我們在香港媒體改編《寄生上流》海報現象底下,可以看到世人對於此次「失控」疫情的無奈心情,更期盼此疫情能早日得到控制與消逝。

綜觀之,雖說榮獲奧斯卡肯定得獎的《寄生上流》,嚴格來說,似乎與台灣沒有太大關連,除了出現在片內讓人省思的「台灣味」外,但此內所探討的社會議題,抑或鏡頭外,所帶起的一陣又一陣寄生風創作風,值得讓人重思電影的文創力多麼巨大,深深吸引世人注目。

註釋

  • 註1:請參閱,黃孝儀《與神片同行——走過韓影黃金二十年》,遊讀世界,p.79。
  • 註2:關鍵詞為:기생충 짤, 기생충 합성짤, 기생충 패더디(parody)。
  • 註3:台灣片商引入此片時,將此片翻譯為《寄生上流》,為「意譯」,而原片名韓文為漢字的「寄生蟲」(기생충)。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