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秘魯安地斯山「拾金者」,海拔5100公尺的淘金夢

【圖輯】秘魯安地斯山「拾金者」,海拔5100公尺的淘金夢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拉寧科納達的男性禁止所有的婦女進到岩石下的礦坑挖掘。男人們相信,礦井中有一位名叫La Bella Durmiente的女鬼,若有女性試圖拿走這位女鬼的財富(金礦),她就會感到嫉妒與憤怒。所以這些婦女,只能爬到男性礦工們丟出來、不要的礦石中淘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丘拉(Eva Chura)是秘魯安地斯山區的一位婦女,她與家人住在一個棚屋裡,附近還有很多像她這樣的家庭,主要靠著撿拾廢墟中的金子為生。

她與其他婦女被稱為「pallaqueras」,意思是「拾金者」。

丘拉在12年前,從家鄉來到拉寧科納達(La Rinconada),這是秘魯境內一個人口大約為五萬的城鎮,海拔高度是5100公尺,被認為是地表最高的定居點。丘拉有八個孩子,其中五個跟她一起住在這裡。

RTS34YSU
丘拉(左)與其他拾金者婦女|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丘拉每天需要花一個小時的時間,才能從家裡走到婦女們工作的地方。當她們抵達時,會先坐在一起嚼古柯葉、點兩根菸、喝點茴香酒祈求好運。「金子時有時無,目前數量很少。」丘拉說。

拉寧科納達的男性禁止所有的婦女進到岩石下的礦坑挖掘。男人們相信,礦井中有一位名叫La Bella Durmiente的女鬼,若有女性試圖拿走這位女鬼的財富(金礦),她就會感到嫉妒與憤怒。

所以這些婦女,只能爬到男性礦工們丟出來、不要的礦石中淘金。

RTS34YTQ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高聳的碎石堆上,婦女們搖搖晃晃彎著腰,以敏銳的視線掃過每一個塊狀物,尋找一絲金光。任何有價值的東西,她們都會收到袋子裡,拿回去加工或賣到黑市。

丘拉說:「有時我一週就能找到1至2公克的黃金。」黑市金價各有高低。「如果夠幸運,我有時可以賣到20公克,但真的很看運氣。」

每位婦女能找到並帶走的東西不多,但是有數以千計的婦女在做類似的工作。據估計,秘魯有超過1.5萬名婦女是拾金者。

RTS34YTP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沒有人在危險的拉寧科納達是為了找垃圾。無論男女都冒著生命危險,在山上稀薄寒冷的空氣中,於骯髒的環境下工作維持生計。

丘拉說生活過得很辛苦,但拾金還是不可放棄的工作。

「我沒把我先生算在內,無論是作為丈夫或父親,他有跟沒有一樣。我是母兼父職,我與孩子們擁有彼此。」

RTS34YSW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然而,丘拉確實相當艱辛,尤其是若家裡有人生病,她無法得到任何幫助。

「生活在垃圾與泥土中,在寒冷中洗滌,用山泉水沖洗,這是很悲傷的。但必須告訴自己,要克服這一切,孩子給了我工作與活下去的力量跟勇氣。」

RTS34YSK
正在用汞淘金|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為了從岩石中取出黃金,必須使用汞,但用過的汞並沒有好好處理,而是四處流竄。該地區的檢察官查瓦里(Federico Chavarry)說:「採礦廢水隨意傾倒,汙染了下游地區,而恰巧都是重要的農耕地,且受到汙染的水還被用來飼養牲畜與灌溉農田。」此外,安地斯山的的喀喀湖,也被這些汞給汙染。

丘拉說,目前該地區的黃金礦脈幾乎已耗盡。「這已不再如過往,這就是為什麼發生這麼多醜陋事件的原因。」

丘拉口中的醜陋事件,是有礦工在礦道內被槍殺,婦女被抓走賣到妓院,且打架是家常便飯。

RTS34YT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當警察或有關當局想執法限制採礦時,就會面臨礦工的炸藥威脅。某些婦女也會參加抗爭活動,但據某些人說是受到男人的威脅才去的。

現在山上的金子越來越少,男人們卻越喝越多。丘拉說,男人花在酒吧的時間比工作還要多。

丘拉的大女兒納塔莉(Natalie)想要幫她分擔工作,但丘拉卻說:「我擔心她在這種環境下,會發生危險。」

RTS34YTT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