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須評價他國防疫優劣,尤其是用「三顆頭」換取東奧辦到底的日本

無須評價他國防疫優劣,尤其是用「三顆頭」換取東奧辦到底的日本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可以批評國際組織恃強欺弱,但對台灣人來說,比起誇耀有多少國際媒體正面報導防疫奏功,這次日本和國際奧會的種種互動反而更值得台灣觀察和深思。

新冠疫情在全球大爆發之際,台灣好像吹起抗疫績效戰,比確診數目、紓困規模、還比應變效率等等,若因為政治人物恐慌,執政黨怕民調跨,這種心態下去評價他國防疫優劣,真的有意義嗎?

用「三顆頭」來換取東奧順利的日本

奧運開幕式為7月24日,選手至少要在7月初進駐選手村,才有辦法完整隔離14天,世界百餘國密集湧入日本,需要多大規模的部署才能確保所有選手、觀眾的安全?防疫工作該全部交給主辦國,還是各國也該共同自律,協助分擔?這都是奧運史上第一次碰上的難題,無前例可循。

為了辦成東奧,日本官方拿出首相安倍晉三、奧運大臣橋本聖子、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這「三顆頭」來保證,無論國際奧委會IOC如何透過正式、非正式管道放話,或是派出執委測風向「停辦」,也不管川普怎麼暗示該「延辦」,三人皆堅決表示「辦到底」。其中單看東京都知事與中央政府分屬不同黨派,但中央到地方三顆頭同聲表態,就已經向國際社會傳遞出明確的訊息。

回顧安倍2月27日要求高中以下各級學校停課時,評論家米山隆一還反批首相發言「亂七八糟」:小學停課與否由市町村教育委員會決定,高中停課為縣教委會職權,安倍「建議」各級學校停課根本是越權行為,而安倍沒來由的提出「大政府計畫」更是「荒唐」。

事實上,直到安倍3月10日要求大型活動停辦10天,雖基於專家意見也仍屬無強制力的「建議」性質——因為無論日文愛怎麼翻譯,概念上就是「依法行政」。在日本,就算疫情威脅再大,也要嚴守施政的基本原則,所以3月13日,日本國會通過《緊急事態宣言》時,才是正式授權自民黨政府以「非常態」的手段進行防疫措施。

日本不是歐洲,歐洲也不是台灣

在此之間,歐美國家也逐漸確診數逐漸破千、破萬的疫情威脅,反觀日本感染人數已遠峰值,控制在千人以下,康復人數也緩步上升,這條法案更像是在「公主號」危機暫時解除之後,為了突破疫情干擾辦成東奧,才使出的特別手段。

話雖如此,未來數個月,東京恐怕仍需面對IOC在「單方停辦」的霸王條款壓迫,疫情升溫的歐陸國家自顧不暇,瑞士洛桑也難以要求「自己人」或其他參與國「自肅」,311東日本大地震九周年所舉辦的「復興奧運」,仍然要在孤獨的道路中前進。但真要「比」,歐洲又有那麼好嗎?

回顧疫情爆發初期的英國先前說要接手奧運,現在也受疫情所困,確診數頻臨破萬,義大利疫情失控,竟罕見採用全境封鎖,不止美國對歐祭出禁行令,俄羅斯、印度、部分中東、中南美國家也跟進,對歐洲國家停止核發簽證或禁止入境,世界各國開始對總是跑在前面的「歐盟標準」失去信心,足證明確診案例的確會影響他國反應,可是這些禁航令,斷然不應成為評價防疫成功或失敗的唯一標準。

RTX13BY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你可以說許多國際組織在危急時刻同舟共濟,也能批評他們恃強欺弱,但對台灣人來說,比起誇耀有多少國際媒體正面報導防疫奏功,這次日本和國際奧會的種種互動反而更值得台灣觀察和深思——多年來政府砸重本在國際組織的突圍上,但第一線外館人員卻甚至會因為「推不動」而「找不到事做」,如果台灣真具有世界標竿的水準,與其繼續使用稅金耗下去,是不是更該效法這些國家,用正式與非正式的外交手段,讓台灣能在這波疫情中,得到實質的外交好處,而非只讓內部的民眾感覺良好呢?

在全球化、跨國移動頻繁的今日,以主權國家為劃分單位、把疆界當作安全網,光是國土面積,跟國境出入的邏輯,各國就差異極大,要打「疫情競賽」難有客觀指標,更遑論輸贏。防疫作為最重要的是對自家人民能夠交代,實在不必急著塞給他國當借鏡,因為真正厲害的人,不需要靠著到處贏人家來肯定自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