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搶註冊瑞德西韋的「應用專利」,是恩將仇報嗎?

中國搶註冊瑞德西韋的「應用專利」,是恩將仇報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藥的研發,最困難,也是花費最大的階段就是第三期臨床試驗。如今有人自願幫你做第三期臨床試驗,你會不會恨不得用飛的把藥送到他門口?

2020年2月4日,我二姐用LINE傳來一個影片,標題是「財經冷眼:中國搶註美國免費抗肺炎藥專利,為何農夫與蛇一再上演?」,內容是中國一位網民在講(酸),「武漢病毒研究所」恩將仇報,把美國「送」給中國的一個「救命藥」搶先申請專利了(蛇咬了救牠一命的農夫,指恩將仇報)。

我看了還不到一半,就不想再看了,因為這位網民對專利這件事,實在是……

可是,儘管我對這件事不屑一顧,它竟然在前陣子演變成炙手可熱的頭條新聞。台灣各大媒體都在報,而且還請了一大堆大咖名嘴來說東說西,宛如第三次世界大戰真的早已開始。詳細請看〈武漢病毒:第三次世界大戰早已開始?〉。

這個所謂的美國「送」給中國的「救命藥」,叫做瑞德西韋(Remdesivir)。而它之所以會被尊稱為「救命藥」,是因為頂尖的《新英格蘭醫學期刊》在2020年1月31日,報導了一個「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的案例,顯示一名患者在接受瑞德西韋治療之後迅速康復。詳細請看〈武漢肺炎:試驗新藥似乎有效〉。

可是,讓大家(網民、媒體等等)嘖嘖稱奇的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竟然在2020年1月21日(比上述案例的報導早了10天),就已經把瑞德西韋在中國申請了一個名為「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的專利,而且也已著手申請世界專利。

至於為何會用「蛇與農夫」這個比喻,那是因這個救命藥是屬於美國的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 Sciences),而這家公司把它免費送給中國來治療武漢肺炎。所以,網民和媒體就說中國是恩將仇報,把人家免費贈送的東西拿去申請專利,反過頭來打擊吉利德科學公司。

有關瑞德西韋這個藥,我在〈武漢肺炎:試驗新藥似乎有效〉一文裡已經有說,它是為了對付伊波拉病毒而研發的,但是因為療效不如另外兩個藥,所以早就宣告失敗。也就是說,就原來開發的目的而言,瑞德西韋已經是一文不值。

所以,您現在應該可以猜得到,為什麼一個以營利為目標的公司會那麼慷慨,把辛苦研發出來的藥免費「送」給中國了吧。

事實上早在2019年6月,吉利德就已經有發表一篇論文,顯示瑞德西韋可以抑制SARS和MERS冠狀病毒。這篇論文的標題是〈Broad spectrum antiviral remdesivir inhibits human endemic and zoonotic deltacoronaviruses with a highly divergent RNA dependent RNA polymerase〉(廣譜抗病毒瑞德西韋抑制有高度變化的RNA依賴性RNA聚合酶的人類地方性和人畜共患的delta冠狀病毒)。

也就是說,早在武漢疫情爆發之前,吉利德就已經在為下一波的冠狀病毒疫情做準備。這樣也才不枉費辛苦研發出來的藥。

在今年1月10日,該公司又發表了另一篇論文,再度顯示瑞德西韋可以抑制MERS冠狀病毒。這篇論文的標題是〈Comparative therapeutic efficacy of remdesivir and combination lopinavir, ritonavir, and interferon beta against MERS-CoV〉(瑞德西韋和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和乾擾素β聯合治療抗MERS-CoV的比較療效)。

也就是說,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申請專利之前,吉利德早就知道瑞德西韋可以抑制冠狀病毒。那您說,吉利德有可能會笨到不知道要將瑞德西韋開發成可以治療武漢肺炎的藥?您以為在美國的那個治療案例是偶發的嗎?

一個藥的研發,最困難,也是花費最大的階段就是第三期臨床試驗。如今有人自願幫你做第三期臨床試驗,你會不會恨不得用飛的把藥送到他門口?

吉利德在中國早就擁有瑞德西韋的專利。所以,武漢病毒研究所申請的專利(只不過是「應用專利」),縱然通過了,也還是涵蓋在吉利德的專利之下。也就是說,如果瑞德西韋在中國的臨床試驗成功,那最大的贏家就是吉利德。

依我看,與其說是「蛇與農夫」,還不如說是「牛與農夫」吧。

本文經林慶順教授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