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內湖開發案:吵了十多年還在各說各話,難道真的找不出能務實面對的方法嗎?

慈濟內湖開發案:吵了十多年還在各說各話,難道真的找不出能務實面對的方法嗎?
慈濟內湖保護區舊照,照片由大湖居民提供 。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能拖十多年正代表這個開發案沒有急迫性,財力雄厚的慈濟經得起這樣的長期抗戰,但有這麼厚實的能量,為何不把力氣改投入更可行、更沒有爭議的地點呢,選擇走一條、帶頭做更好示範的路呢?

文:林靜梅(記者)

我大概可以揣摩釋昭慧法師的好朋友,遇到這次昭慧法師,被全面攻擊、甚至出現一些人身攻擊時的心疼之心,但我不得不問,引發公共議題的討論是好事,但我們真的有足夠的智慧,確信自己絕對正確,以我代表真理的姿態,否定所有與自己所信之真理、不同的論述嗎?另外,引用某個不具真名的網友,以網頁上顯示的顧問頭銜,就想直指廖本全從中得利,這是嚴謹的做法嗎?這次廖本全被指涉拿了什麼好處,我覺得那樣的證據力,實在薄弱。

(相關新聞:北市都委會名單出爐!將決定內湖慈濟開發案存廢

十多年前我開始接環保線,就接觸慈濟的開發案了,好像也沒有什麼媒體要報導這個案子,我記得那時候荒野保護協會的周東漢、還有廖本全,一直持續在追。記得那是一個個初放晴的天氣,大湖公園地面還有潮濕,本全還是一頭黑髮,我們在大湖公園的涼亭裡,他跟我說明哪裏有順向坡(計畫裡面也有寫),還講了保護區不該被破壞等等的意義。

早年在跑的時候,慈濟真的很強勢,我曾經有一次一篇報導內,用了兩個反對開發的訪問(人家出來開記者會咩),然後放一段慈濟的回應,隔天被發言人打電話質問,指責我那個根本是不平衡報導,還問我「你們新聞部經理是誰?」但我很傲慢說我不知道(真白目)。相隔多年之後,昨天我去慈濟採訪,一堆師兄姐每次都要請我們進去喝茶(跟警察局好像),比起過往低調又覺得媒體都是來負面報導的,這些師兄姐現在變得一個比一個和藹可親與熱情。邱師兄看到我一整個好久不見的開心樣,讓我也跟著有種見到老朋友的開心樣。

怎麼可以跟要破壞保護區的人交好?我不否認一開始我也跟很多人一樣,覺得慈濟很萬惡,但跑久了,我反而覺得這些人,何嘗不是懷著、是為了信仰著「真理」,而奉獻自己的。

就算我不認同所有論調,我也覺得我該善盡傾聽的責任,善盡當面提出質疑的責任。昨天我也一直想,事實上也問了,為什麼慈濟拖這麼久、拖十多年,還不放棄變更保護區開發?

依照我跑開發案新聞的經驗,今天如果這是科學園區的開發,工廠的開發,是經不起這樣拖的,看面板大廠友達,硬要政府蓋中科四期,環評過程驚天地泣鬼神,只不過是多花一點時間,結果沒幾年友達評估沒競爭力了,說不進駐了。被徵收土地的農民何辜?政府還花納稅人的錢,友達自己也應該深感委屈,痛批國內投資環境很糟。

慈濟的開發當然不一樣,這是他們的土地,買土地的錢是信眾所捐,蓋的社會福利專用區也不是拿來營利的(不過做得好當然可以吸引更多捐款),現地上雖然沒蓋成美輪美奐,但一樣在加減使用(復興航空空難救援時所提供的熱食,就在這個基地準備的)。因為這是「志業」,所以師兄弟姐妹能夠以信仰的力量,一起團結、支撐彼此,深化對開發案的知識累積,與捍衛價值。他們真相信自己做的是好事,也不能辜負信眾們充滿利他情懷,捐出自己的財物,共同希望成就更多美善的心願。

但相對的,有人也一定會提出(不就是我本人,哈),能拖十多年正代表這個開發案沒有急迫性,財力雄厚的慈濟經得起這樣的長期抗戰,但有這麼厚實的能量,為何不把力氣改投入更可行、更沒有爭議的地點呢,選擇走一條、帶頭做更好示範的路呢?(這是道德式期盼無誤)

保護區就是保護區,環境敏感區不應該開發就不應該開發 VS.保護區只剩名字叫保護區,它已經被破壞了就要好好規劃,提升土地的正面利用。

保護區到底能不能變更?我們應該理解,保護區也是人類為了某些目的所劃的(保護土地是其中之一目的,但根據慈濟的說法是,當年執政者不知道怎麼劃分這些土地,所以先畫成保護區放著)。它完全不能動,不能檢視,不能檢討,不能變更嗎?

這就是為什麼台北市都發局與都委會,要去做「全市性保護區處理原則」,希望檢討出一個新的準則,讓所有試圖打開保護區之門的開發案、有所依循。但那個準則實在看起來極為有空間、進行任何詮釋。

這十多年來,我相信支持跟反對的人,都很累了,能不能開發,為什麼不能一句話解決呢?要如此耗費社會成本,一直正反對抗下去?

不想背上阻礙開發的臭名、也不想承擔破壞環境的罪名,與其說這是慈濟案所製造的兩難,不如視之為人類生活在這片土地上,所必然面對的環境課題。

到底要蓋多少房子才夠住?(諷刺的是房子越蓋越多卻越來越貴)到底要蓋多好的房子,才足以好好實踐志業?

已經遭到破壞的保護區,是要認清事實,規劃成更好的土地利用,還是應該要恢復它原始的面貌,試圖找回它舊有但重要的價值。又或是,有沒有一種,超高智慧的解決方案,可以同時兼容兩種可能性。

Photo Credit: Junewei Chang CC 0

Photo Credit: Junewei Chang CC 0

而市府又應該扮演什麼角色呢?市民們又想要什麼樣的台北市?身為台北市民,我可以提幾個問題,極端氣候所帶來的災變,益發嚴峻,我們如何做好城市的「調適」?市政府可以告訴我,大湖里的防洪、滯洪能力多高?如果慈濟蓋了,不會危及周邊居民不會淹水嗎?或是,另一個更上位的問題,已遭到破壞的保護區,我們乾脆心一橫,全面開放開發,或是要做其他好的彌補?

吵了十多年還在各說各話,這能是好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