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日本文豪一起找妖怪》:愛小孩的姥姥神,如何演變成醫病的治咳婆婆?

《和日本文豪一起找妖怪》:愛小孩的姥姥神,如何演變成醫病的治咳婆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留下治咳婆婆這類古早之前傳下來的名稱,或是為什麼有人會去這種老婆婆石像面前,祈求兒童的疾病,現在已經沒有人知道原因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柳田國男

距今大約四十年之前,在淺草有一個小小的姥姥潭(姥ヶ淵, Ubagahuchi),人們流傳著一個關於家裡放著石頭枕的恐怖民間故事。淺草的觀音菩薩化身為美少年,來到鬼婆婆的家,借宿一晚,不知情的婆婆以石槌敲擊石頭枕,卻誤殺了心愛的獨生女(女兒當晚代替少年睡在石頭枕上),婆婆十分悲傷,懺悔後投湖自盡。相傳人們因此稱婆婆自盡的地方為姥姥潭,據說也有人相信,向這座池子祈求,一定能治好孩童的咳嗽。把酒盛入竹節中,掛在岸邊的樹枝上供奉,很快就會痊癒了,看來姥姥神也是守護兒童的神明。(《江戶名所記》)

凡事一定都有原因,通常人們都在水邊祭拜姥姥神。如同臼井的阿辰大人,因為有許多故事說明了死於水中的女子,魂魄將會留在原地。靜岡市往東不遠處,從東海道松樹林蔭道往北走四、五十間(一間約一・八公尺)的地方,有一座相當有名的姥姥池。若旅人來到此處的岸邊,大叫:「姥姥沒路用。」池子裡的水就會忽然往上湧翻騰。

「沒路用」也就是「不管用」的意思。關於這一點,也流傳了各種版本的民間故事,當中果然也有與咳嗽有關的故事。據《駿國雜志》記載,從前有一名奶媽,抱著主人家的孩子來到池畔,孩子咳了起來,咳得非常痛苦,奶媽想汲水給孩子喝,於是把他放在地上,但因為孩子太不舒服了,沒想到一不注意,就跌進池子裡淹死了。奶媽覺得自己愧對他的父母,也投水自盡了。後來,祂一聽見「姥姥沒路用」,便覺得十分不甘心,所以若是向祂祈求,也能醫治咳嗽。

還有另一個故事,姥姥是金谷富翁這個大戶人家的奶媽,為了保祐年輕主君的咳嗽痊癒,她向這戶人家旁邊的地藏石像祈求,願意用自己的性命換來主人家幼兒的存活,後來,不僅那個孩子的咳嗽治好了,也能拯救罹患同樣疾病的人。一般來說,每次聽到的傳說都會有一些出入,總之,這座池子旁供奉著治咳的姥姥神,在某些時代裡,祂似乎成了地藏石像。不管是地藏石像還是馬路神,都是非常喜愛孩童的神明。(《安倍郡誌》。靜岡縣清水市入江町元追分)

假設姥姥神跟子安大人是同一個神明,是位一直在保祐兒童安全的神明,為什麼後來會演變成專醫治咳嗽之疾?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曾經有人探討過這件事。上總國南端,有一座叫做關(せき,Seki音同咳嗽)的村子,以前,這裡曾經有兩顆高約五尺,周長約二十八尺,呈八角形,上面有洞的石頭。很久以前,這座村子設了關口(設於交通要衝的檢查站)大門,這石頭就成了大門基座,當地人稱為關的おば(Oba ,音同老婆婆)石。有人認為おば石應寫成御場石,不過大部人的人都認為應該寫成姥姥石,近年來,由於道路拓寬的緣故,撤除了其中一顆石頭,後來,村裡就災禍不斷,於是找了替代的石頭,立在南方的山上,於是人們稱它為姥姥神,開始祭拜祂,但也有不少人把留在原處的另一顆石頭當成姥姥石。據說祂跟其他地方的神靈石頭一樣,只是這一百年間,重量又多了一倍。(《上總町村誌》。千葉縣君津郡關村關)

早在一百年多前,一位名叫行智法印的江戶學者便提出一個說法,他認為治咳婆婆其實就是關的姥姥神,因為せき的關係,人們才會開始祈求治咳(《甲子夜話》六十三),不過他不曉得上總關村的おば石之事,關的姥姥神也不只存在於上總及安房(日本古代的行政區,位於今千葉縣南部)的交界處。最有名的就是從京都前往近江(日本古代的行政區,位於今滋賀縣)的逢阪關口,有一個名為百歲堂的姥姥神。後來稱為關寺小町。據說小野小町(生卒年不詳。平安時代前期的女性歌人,六歌仙之一,相傳為絕世美女)年老後住在此地,現在的木像是一位拿著短箋及毛筆的老太太,以前則是表情更猙獰的石像,也許更早之前只是一顆平凡的天然石頭吧!行智法印等人認為せき也有堵塞之意,道祖神甚至也有同樣的意思。

總之,關東地方的道祖神通常都會把石頭雕刻成男人與女人的模樣,姥姥石也會跟爺爺石兩兩成對,原本可能有更多石頭,不過人們只重視老婆婆,於是兩顆石頭的感情就愈來愈差了。

也許另一個原因是隨著閻羅王的信仰盛行,各地的寺廟也開始祭祀起三途河老婆婆的木像。寺廟稱這名表情猙獰的老婆婆為奪衣婆,祂會在前往地獄途中的三途河畔關口等候,等著剝掉在世間為非作歹的惡徒亡靈的衣服,這是祂最有名的故事。在《佛說地藏菩薩發心因緣十王經》(仏説地蔵菩薩発心因縁十王経)這本日本編纂的經書裡,詳細記載這個故事,看了這個故事後,可以得知奪衣婆絕對不是寡婦,祂的另一半是名為懸衣翁的老爺爺。

「鬼婆為懲罰偷盜,折斷雙手指頭,鬼翁厭惡無義,將頭腳綑成一處。」看來兩人應該是夫妻吧,不過人們多半只雕塑老婆婆的木像。此事也有深層的意義,但各位大概會覺得無趣吧。總之,自從祭拜奪衣婆之後,姥姥神多半形單影隻,表情也愈來愈猙獰了。

自從江戶人開始獻炒豆子給關的婆婆後,市內的寺廟便多出好幾十尊老婆婆的木像,直到今日,每逢中元還是有人前往參拜。後來,流行病盛行的時候,開始傳出有人看見表情猙獰的老婆婆爬進家裡的故事,相似的故事也愈傳愈多。有個老婆婆叫甘酒婆,爬進來便問有沒有甜酒,人們通常認為祂是瘟神。這時,家裡有可愛孩子的父母會連忙去祭拜某處的老婆婆神。而江戶的關婆婆之所以開始傳出這樣的故事,我認為那一年肯定是重感冒流行的年度。

儘管如此,對於留下治咳婆婆這類古早之前傳下來的名稱,或是為什麼有人會去這種老婆婆石像面前,祈求兒童的疾病,現在已經沒有人知道原因了。三途河老婆婆的三途河,一樣跟「關」有關係。在偽造的《十王經》裡,三途河寫成葬頭河(そうずか,Sozuka ),但そうずか在日文指交界,過去的佛教並沒有這樣的地名,後來不知道是誰給它套上困難的漢字。富士山及其他靈山的登山口,或是前往大型神社參拜的路上,通常都有這樣的地方。最常見的就是寫成精進川(しょうじがわ,Syoujigawa ),實際上是因為那裡有流動的清水,參拜者會用這裡的水淨身,不過這是不是它原本的意義呢?我們至今仍然無法確定。似乎只是因為這裡是神明領域的交界,或是膜拜守護交界的神明,所以更需要謹言慎行。

我們認為關的姥姥神與陪同的老爺爺神,大概都是在此處供人祭祀的石頭神。後來被佛教人士引用,成了前往地獄途中,三瀨川(同葬頭河。)的鬼婆婆。因為這個緣故,日本各地的そうずか(交界),多半供奉著奪衣婆的神像。

位於日本本土最北方的,是奧州(日本古代的行政區,位於今福島縣、宮城縣、岩手縣、青森縣及秋田縣東北部。)之外,南方正津川村的姥姥堂,我曾經前往造訪。東海道則有尾張(日本古代的行政區,位於今愛知縣西部。)熱田町的姥姥堂,自古就十分聞名。這座姥姥堂位於熱田神宮搭在精進川上的御姥子橋、又名裁斷橋(サンダガ橋)邊,原本安放著一座一丈六尺(一丈約十尺,一尺約三十公分,故約四百八十公分。)高的奪衣婆木像,甚至有人說熱田神宮就是真正的閻羅殿,令人敬畏不已(《紹巴富士見道記》),不過大多數的人都已經忘記姥姥神原本的模樣了。

《十王經》是編造的經書,根據此書繪製地獄圖的人,後來到全國旅行,再加上姥姥神是婦女,很快地,各地的御姥子大人都成了「地獄他」的恐怖奪衣婆。我想祂以前的容貌應該十分安詳吧,如果不是這樣,應該不會特地從地獄來到人間,這麼親切地關心著活在人世的小孩。

如今,三途河的老婆婆依然露出可怕的表情,也是孩子們的好朋友。中元節後的十六日,童工放假時還會來找祂玩。除此之外,祂對更小的孩童也非常和善,只要來求祂,就不用擔心沒有奶水,雖然看起來很像撈過界了,不過這反而是姥姥神以前的任務。

羽後(日本古代的行政區,位於今秋田縣一帶)金澤專光寺的婆婆大人,寺廟稱祂為三途河的姥姥,據說奶水不足的母親只要向祂祈求,一定會分泌大量的母乳。從前,創立專光寺的蓮開上人曾經夢見一名女子,祂告訴上人:「我在小野寺別當林的洞穴裡,那裡放著我與大日如來的雕像。快把我接來,供奉我吧。」上人立刻前往察看,果真如祂所言,有兩尊神像,於是將祂們請過來。雄勝小野寺是知名的芍藥景點,也是供奉小野小町的寺廟,從那裡迎來的木像,我想即使不如小町那般美若天仙,也不至於長得像鬼吧。(《秋田縣案內》。秋田縣仙北群金澤町荒町)

莊內大泉村天王寺的三途河姥姥也一樣,據說奶水不足的婦女來向祂祈求,奶水就會增加,並有許多信眾。這裡的木像年代也非常久遠,也許名字是後人改的吧。(《三郡雜記》。山形縣西田川郡大泉村下清水)

遠州(日本古代的行政區,位於今靜岡縣西部)見付大地藏堂裡的奪衣婆神像,年代比較新,這裡也有許多人來祈求孩子平安長大,並獻上兒童的草鞋當成謝禮。第一次來祈願的人會借一雙草鞋回家,下次來答謝的時候,則會獻上兩雙鞋,據說地藏堂裡永遠都堆滿兒童的草鞋。(《見付次第》。靜岡縣磐田郡見付町)

還有上州(日本古代的行政區,位於今郡馬縣)的高崎市,有一顆名為大師石的靈石,附近還有據傳為弘法大師(空海,七七四—八三五。平安初期的僧侶,曾為遣唐使,赴中國學習佛法。)塑造的老婆婆石像,稱為三途河婆婆石。咳嗽之人向祂祈禱,若得到應允,可以拿麥粉菓子來祭拜祂。(《高崎志》。群馬縣高崎市赤坂町)

越後(日本古代的行政區,位於今新潟縣)的長岡有座長褔寺,這裡有古老的十王堂,祭祀閻羅王,供奉香米粉(將白米炒熟後碾成粉狀),向祂祈求咳嗽之疾,就會立刻痊癒,據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治咳十王。獻香米粉給閻羅王是罕見的做法,說不定原本跟見付地藏堂的草鞋一樣,都是配合同在一處的姥姥神。有人認為閻羅王與地藏,是同一位神明的兩種面向,如果這個說法為真,地藏也是照顧孩童的神明,不需要大費周章地向表情猙獰的老婆婆祈求吧?但因為從前的人認為老婆婆才是我們的子安神,而且總是放在祠堂角落,在參拜者容易看到的地方,所以孩童或母親有事相求的話,找這位婆婆還是比較方便。實際上,人類也是一樣,直到最近,會去參加地藏或閻羅王祭典的,清一色都是婦女。也許這就是當祂們成了子安姥姥神、三途河的婆婆,依然受到眾人膜拜的原因之一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和日本文豪一起找妖怪(上冊):山神、天狗、鬼婆婆還有獨眼地藏……日本妖怪的神祕傳說》,四塊玉文創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柳田國男
譯者:侯詠馨

讓日本民俗學之父——柳田國男
帶你一探日本幻想文學的原鄉、妖怪動漫的起點!
二十世紀初最生動的民間傳說大鑑,
輕巧、易讀,是一部將那些被遺忘的種種傳說,
用優美平易的文字留給後世的經典名著。

「民間故事將會流傳到各個地方,不管傳到哪裡,都能保持同樣的面貌,傳說則會在一個地方紮根,不斷成長。」
傳說中充滿人們想像的魅力,傳說裡的妖怪讓人們又怕又愛,再嚇人的妖怪也有可愛的一面。妖怪文化也可以是娛樂文化,在新時代綻放出繁盛的奇花異草,歷久彌新。

本書特色
◎喜愛民間傳說者不可不讀
收錄了日本各地極具代表性的民間傳說、山野故事、妖怪世界。作者傾力以原貌保留那些幾乎被遺忘的種種傳說、樸拙又玄妙的故事。

◎來自古老傳說產生地的經典妖怪
日本是一個古老傳說多得驚人的國度。連路邊的石頭、樹木、小池塘、山脈,都有可能被流傳下來的傳說染上神祕色彩,與當地人的現實生活與日常習慣交織,久而久之,深植於文化之中。

◎收錄完全,尋妖好簡單
本書特別收錄作者精心製作的〈傳說分布表〉,遍及全日本。「怪力亂神」愛好者,可以多出不少「尋妖」口袋名單!

和日本文豪一起找妖怪-立體書
Photo Credit: 四塊玉文創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