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大馬尼拉封城下的階級悲歌,貧民嘆:一天沒工作就沒收入

菲律賓大馬尼拉封城下的階級悲歌,貧民嘆:一天沒工作就沒收入
圖為封城下的大馬尼拉都會,一個火車站內正限制入站人數。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尼拉不僅是菲律賓首都,更是許多菲律賓貧困階級賴以謀生之地,然而因抵抗武漢肺炎而實施的封城機會,除了日常生活受影響外,也恐進一步惡化了貧困階級的生計。

(中央社)「當大家都在恐慌搶購,我們只剩恐慌。」大馬尼拉地區今天起封城,以防堵武漢肺炎疫情擴散。對於大眾搶購民生物資,貧困民眾說,他們沒有能力搶購,「只剩恐慌」。

菲律賓衛生部3月15日通報新增29例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確診病例,目前菲國共140例確診,11人死亡。

大馬尼拉地區15日起封城,進出大馬尼拉的國內陸海空交通將停擺一個月。

此外,大馬尼拉地區今天起實施社區隔離,限制人員進出。社區隔離期間,多個城市每晚8時到隔天清晨5時將實施宵禁。菲律賓各級學校也將停課到4月14日。

自菲國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12日宣布即將封城後,大馬尼拉地區各超市就湧入搶購人潮,不少民眾趕回位於外省的家鄉,公司行號也開始要求員工在家工作,避免員工通勤造成疫情蔓延。

為此,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菲律賓分事務所14日趕在封城前,發放米、泡麵、罐頭、餅乾、肥皂等物資給81戶受扶助家庭。

菲律賓家扶中心社工為民眾消毒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菲律賓分事務所14日趕在大馬尼拉封城前,發放物資給81戶受扶助家庭。圖為菲律賓家扶中心社工為民眾噴酒精消毒。

關於封城對民眾的影響,菲律賓家扶中心社工多羅雷斯(Monica Dolores)說,對大馬尼拉許多貧困家庭而言,「一天沒工作就沒收入」。

像是三輪車和當地常見的公共交通工具吉普尼(Jeepney)司機,由於民眾出門意願降低,他們的生意肯定受影響,可能因此無法供應家人足夠的食物和生活必需品,受到的衝擊最大。

吉普尼外形像加長型軍用吉普車,在大街小巷隨招隨停,是菲律賓民眾最常使用的交通工具之一。

大馬尼拉封城 咖啡廳冷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大馬尼拉地區15日起封城,進出大馬尼拉的國內陸海空交通將停擺1個月,馬卡蒂市(Makati)金融商業區商
場內原本假日一位難求的咖啡廳,只有寥寥幾名客人。

50歲的培羅貝約(Maria Pellobello)是家扶基金會扶助家庭成員。她告訴中央社記者,她和丈夫是按摩治療師,平均每天收入約300披索(約新台幣177元),要撫養家裡7個孩子。

培羅貝約說,近來菲律賓武漢肺炎疫情升溫,已經一週沒有顧客要他們到府服務,眼看著大馬尼拉地區封城,真的不知道接下來30天要怎麼提供食物給孩子們。

單親媽媽戴克里森(Julie Dacleson)在位於大馬尼拉塔古市(Taguig)的中餐館當幫廚,靠她的微薄工資要撫養母親、妹妹和4個孩子。

她表示,雖然大家都在搶購物資,她因為還沒收到這個月的薪水,只買了米,沒有足夠的錢買罐頭當存糧。家扶基金會的捐助像是及時雨,對家人幫助很大。

41歲的瑟納(Christine Serna)收入來源是販售保養品,預計封城將使她的業績一落千丈。她表示:「當大家都在恐慌搶購,我們只剩恐慌。」

武漢肺炎延燒 菲律賓家扶中心大馬尼拉發物資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菲律賓分事務所14日趕在大馬尼拉封城前,發放米、泡麵、罐頭、餅乾、肥皂等物
資給81戶受扶助家庭。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