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市場」不是至高無上

「自由市場」不是至高無上
Photo Credit: Newscom/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幾十年來,香港人被灌了迷湯,「自由市場」、「小政府,大市場」和「在商言商」之類的口號大行其道,連政府官員都以為放任自流,「市場」會解決所有問題。

美國新聞傳來:在疫症蔓延下,亞馬遜、eBay、Walmart及其他網上商業平台相繼出招,禁止抬價銷售口罩、消毒手液、消毒紙巾、消毒噴劑等防疫必需品,甚至刪除抬價戶口,地方政府如紐約、加利福尼亞州、田納西州相繼採取法律行動對付抬價的商店及個人(註1、2)

儘管美國是全球自由市場的龍頭大哥,但是在疫症流行之時,在涉及人命之事上,並不容許毫無道德觀的「在商言商」和失效的「自由市場」,亞馬遜聲明:「抬價明確違反我們的政策,是不道德的」,很清楚,商業也要講道德,不能只「在商言商」。

「自由市場」不是至高無上的神聖原則,假如市場失效以致對人民生活造成損害,政府必須有所作為,加以調控,這是政府的基本責任,商界則必須自省和作出範式轉移,消除傷害,以免人民反彈。新聞報道顯示今次美國行事,政商兩方都不把「自由市場」掛在口中,而選擇了做對人民有益的實事,這是香港政府和商界應該注意和學習的。

幾十年來,香港人被灌了迷湯,「自由市場」、「小政府,大市場」和「在商言商」之類的口號大行其道,連政府官員都以為放任自流,「市場」會解決所有問題。

在這個背景下,每次香港被評為「世界第一自由經濟體」,香港政府都會開心慶祝(註3),也因此極不願意做任何會觸動「自由市場」的動作,當然不少商界中人也不吝嗇經常提醒政府少管做生意的閒事,以及必須「拆牆鬆綁」,讓商人自由「搞好香港」。

美聯指數

可惜我們見到的香港沒有好到:1997香港回歸後商人對管治的影響力遠超從前,「小政府」被擠壓到很小,一度連土地供應權和房屋供應權都給搾走(註4),惡果是樓價飇升,中層辛苦,基層生活條件惡劣。自由市場不單只沒有解決居住問題,根本就在製造重大社會問題,這邊廂「拆牆鬆綁」變成地產商予取予攜,那邊廂政府自綁手腳多年,結果要花大氣力和動用巨大資源去幫市民解決居住問題,從這個角度看,這些年來「自由市場」在香港徹底傾側失效,而且相當於政府間接花錢滋潤了地產商!

健康和住屋同樣是人的基本生活條件,是為政者的根本責任,美國疫症下的現實讓我們知道「自由市場」不是至高無上,而是必須以服務大眾福祉為依歸,偏離這個原則就要管和罰。

在疫症高峰過後喘息之時,香港政府必須立即採取措施令市場提供人民負擔得起的住房,幾年來各方提議過的方案多得很,如限購、限租、限價等,地產商長期以「自由市場」之名頂住改革,政府必須果斷行動,急人民所急,才能化解失效市場造成的「深層次矛盾」。

我們不要再被「世界第一自由經濟體」虛名所誤了,做實事吧。

註:

1 The New York Times, 15 March 2020: He has 17,700 bottles of hand sanitizer and nowhere to sell them.
2 New York Post, 10 March, 2020: AG seeks to stop hand sanitizer, disinfectant price gouging over coronavirus.
3 香港政府新聞稿,2019年9月12日:香港再獲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
4 2003年起政府停止主動賣地,只經勾地表機制出售土地,賣地的主導權落入地產商手中,土地供應減少,加上政府停建居屋和減建公屋,削了自己的建屋能力,製造私樓需求,樓價被地產商控制,造成樓價飇升。香港政府遲至2011年才決定復建居屋,2013年取消勾地表政策,奪回土地及房屋供應主導權。
5 美聯物業網站,2019年8月27日:跨過經濟逆浪,香港樓價為何總能復原?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