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非法伐木行動,柬埔寨高曼環境獎得主Ouch Leng等4名倡議者遭捕

調查非法伐木行動,柬埔寨高曼環境獎得主Ouch Leng等4名倡議者遭捕
柬埔寨環保人士Ouch Leng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柬埔寨的森林問題嚴重,當中牽涉官商利益接格,而積極監督的環保人士、森林保護者經常遭受生命安全威脅。

柬埔寨著名環保人士Ouch Leng以及3名倡議者, 13日在桔井省( Kratie )調查韓資企業Think Biotech公司的非法伐木行為時被逮捕,也面臨被起訴的危機。

美國之聲》報導Ouch Leng是關心濫伐議題的組織柬埔寨人權工作組(Cambodian Human Rights Task Force)的主席、2016年綠色諾貝爾獎之稱高曼環境獎 (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得主;Khem Soky和 Srey Thei則是獵物長林社群網絡(Prey Lang Community Network,PLCN的成員;Men Ma則曾被Think Biotech公司的工人毆打。

這4名環保人士,在Think Biotech公司的土地上調查非法伐木行動,他們被桔井省Sambour地區警方逮捕,15日於桔井省法院受審。

高棉時報》報導,24個人權和環境組織14日發起聯合聲明,強烈譴責該公司在倡議者被送到警局前,擅自居留他們。根據這份聲明描述,這4名倡議者12日時執行一項調查,旨在揭發在獵物長林發生的濫伐行為。在同天傍晚,他們決定在當地居民的家中落腳一宿,該處緊鄰Think Biotech的房地。隔日早上,一群與公司有關的警衛,在將4人移送 Sambour地方警局之前,就先行扣留他們。

聲明也指出,這些倡議家和平地監督、報導在獵物長林及其他森林的砍伐活動,他們的權益是被柬埔寨憲法和環境保護與自然資源管理法所保障的。而居留他們是一種濫權,更違反了刑事訴訟的程序。

15日,一群年輕人和環保人士在桔井省法院前抗議,要求立即釋放這些被捕的倡議者。Sambour地區的警察局長Lieutenant Colonel Bun Chhoeun表示,Think Biotech公司已遞交了針對這4名環保人士的起訴書,指控他們擅闖。

柬埔寨人權和發展協會(ADHOC)的研究者Soeng Senkaruna表示,這4名倡議者15日時被2名檢察官審問了一整天,並持續到16日。經過和Ouch Leng短暫會面,Soeng Senkaruna表示,「我們在午休時和Ouch Leng見到面,他說檢察官主要根據刑法299條、360條還有(NGO)組織法來審問他。」

雖然4人都尚未被正式起訴,但刑法第299條關於破壞與闖入私人場所,可判最多1年刑期;360條則加重竊盜罪,懲處刻意且致死的暴力行徑,刑期在15到30年之間。不過,法院和警察都並未在這起試圖揭發非法伐林的行動中尋獲死者。

美國之聲、高棉時報的記者均未獲得Think Biotech公司對於此事的回覆。Think Biotech公司2012年以挽救獵物長林森林多樣性為名取得政府核准,但其作為深具爭議性,比如在獲得使用權的土地卻開發了工業化的單一種植場。

AP_11052507088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2011年來自Kratie等地的森林保衛者。
「想試著拯救森林」

據《聯合報》報導,柬埔寨森林資源自紅色高棉時期起,便作為銀彈而起到維繫政權的功能,現在則成為利益交換的工具。英國NGO環境調查署(EIA)在2017年一份報告指出,2016年11月起約有30萬立方米的木材,被偷運出柬埔寨。柬埔寨、越南雙邊官員相互收取高達4億台幣的回扣,2016年初總理洪森(Hun Sen)啟動的禁令「柬埔寨木材出口禁令」形同虛設。雖然國際壓力要求管制林業活動、保護自然生態,相關犯罪甚至牽涉官員包庇或互許利益,柬埔寨政府的態度始終曖昧不明。

本案被逮捕的其中2名倡議者所屬的環保組織PLCN,在2020年出發布的報告,獵物長林位於柬埔寨中部、湄公河西岸的獵物長林,橫跨桔井( Kratie )等四個省份,遭受了非法砍伐的威脅。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的數據指出,2018年此處就流失了4563公頃的森林,相當於每天有18個足球場大小的森林消失。

柬埔寨境內的倡議者,也備受人身安全的威脅。《衛報》報導,眾人可能未曾目睹位居柬埔寨中部獵物長林的伐林營地,但人權律師、森林保衛者Ouch Leng卻熟稔於心——他花費20年揭發柬埔寨林業的貪婪和醜聞。Ouch Leng說,2015年他跟當地組織的夥伴,一起揭發超過2000個案子,成千上萬的木材,和用於伐木的鏈鋸與推土機被沒收。

他經常在拍攝前騎著摩托車場勘,辨認森林的主人,透過無人機空拍照片研究爬梳森林下層林叢和樹樁的密度。這項工作經常需要冒著被武裝守衛的逮住的風險,Ouch Leng說,「我感到很焦慮,政府或伐木公司可能會威脅我、逮捕我,甚至殺我。」

他的朋友Chut Wutty2012年死於不知名的襲擊者,另一位朋友Phon Sopheak曾在巴黎氣候變遷封會得到聯合國獎項,2016年時在睡夢中遭人以砍刀攻擊,兇手似乎是將他的腳誤認為頭,才因而保住一命。

Ouch Leng指出政府單位並沒有嚴厲的執法,「柬埔寨政府發給鋸木廠和家具商執照,才是濫砍濫伐的主因。」他也說,「儘管我知道我的生命,甚至我的家人都身處險境,我可能被起訴逮捕甚至被殺,但我仍然想試著拯救森林,即使我沒有得到任何均贈者支持。」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