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華民國到台灣」、「中華民國在台灣」,到融為一體的「中華民國台灣」

從「中華民國到台灣」、「中華民國在台灣」,到融為一體的「中華民國台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先國、共兩黨所認為「中華民國」與「台灣獨立」是互斥性概念,在民進黨的國族建構過程將兩者化為相互包容性概念,讓中華民國為用、台灣為體互為表裡,可以說是一種「舊瓶裝新酒」的操作。

最近多位民進黨人士紛紛對中華民國與台灣關係、台灣與中國關係表達看法,顯然現在「中華民國台灣」與曾經統治中國大陸的中華民國已經有所不同,中華民國與中國、台灣與中國已失去主權、領土連結,甚至也喪失民族主義的血緣關聯。

行政院數位政委唐鳳在德國接受《德國之聲》訪問,針對被問及中國當局認為台灣是一塊「分離的領土」時表示,「台灣在新石器時代就已經分離了。」行政院發言人谷辣斯.尤達卡(Kolas Yotaka)在受訪時也強調,南島民族與中國本來就毫無關係,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兩個不同的國家。上述提法前者從地理或地質學角度出發影射兩岸互不隸屬,後者明言台灣民眾屬於南島語族不同於中華民族、兩岸是兩國。

綜觀民進黨的台獨論述轉型,歷經「中華民國被台灣化」、「台灣獨立被中華民國化」的雙重轉化過程,最終提出「中華民國台灣」是民進黨主流論述的主張。近來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曾就「中華民國台灣」提出看法,頗能說明此一主權論述轉型過程。蔡其昌認為由於中共當局步步進逼,迫使民進黨開始有「中華民國都顧不住,還顧到台灣共和國」的想法。換言之,既然提中華民國不可行,提台灣共和國更不可能,「中華民國台灣」說法反成為一種政治理想與政治現實妥協結果。蔡其昌也表明民進黨內部對中華民國確實曾出現很大的調適問題,但現已很自然,中華民國與台灣已成為同一組概念;中華民國已經被民進黨接手,國民黨若再不調整已變成「一國兩制」的「九二共識」,其兩岸論述將被徹底邊緣化。

無論中華民國台灣是「接生論」或「新生論」,與一般認知下中華民國意涵究竟是「新瓶裝舊酒」?「舊瓶裝新酒」?恐怕這樣中華民國論述建構仍然面臨諸多挑戰。

「中華民國台灣」背後的真正涵義是什麼?

首先,中華民國台灣不同於中華民國。儘管大部分新世代台灣年輕人的「台灣認同」,並不排斥與「中華民國」有關一系列象徵性符號,但這些符號逐漸喪失與中國大陸在歷史與領土、主權的連結,這種「去中國化」趨勢與現象不僅發生在文化、歷史、地理及民族的中國,更涉及政治上中國。這與國民黨既往強調文化、歷史、地理及民族中國有所不同,國民黨並無法認同政治中國,故有中共非中國說法與分別。

民進黨已經將台灣認同與中華民國台灣認同視為同組概念,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與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可以互相轉化及運用,而為與國民黨界定中華民國進行區隔,故稱為「中華民國台灣」。

ab2ohg42t0culstsd9z2iyeo4clk74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中華民國台灣」的概念其實是中華民國等於台灣的複合式概念,這個「中華民國台灣」已經與「一個中國」、「中國代表權」完全脫鉤,故台灣不是中國一部分;儘管民進黨政府在憲法上仍未明確宣佈放棄主權及領土及於中國大陸及外蒙古,但在政治實際上已徹底限縮中華民國主權及領土於台澎金馬。2020年大選後準副總統賴清德提出「中華民國新生論」與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提出「民進黨接手中華民國論」,形同中華民國在大陸的「第一共和」走向在台灣的「第二共和」,最終中華民國是台灣成為「第三共和」。

其次,「中華民國台灣」新稱呼,意味著中華民國是台灣,這表示中華民國台灣化過程,從中華民國到台灣,再到中華民國在台灣,最後融為一體中華民國是台灣。這樣中華民國在憲政法理上儘管沒有明確宣佈放棄對岸的主權及領土,但實際上已經將主權及領土限縮在台澎金馬。依據《台灣前途決議文》所揭櫫,台灣「事實上」已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其主權領域僅及於台澎金馬與其附屬島嶼,以及符合國際法規定之領海與鄰接水域」。

此外,台灣「固然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既是歷史事實,也是現實狀態」;《台灣前途決議文》主張,「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更動」都必須經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決定。《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定位兩岸關係就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係。值得關注是,「主權領域」僅及於臺澎金馬而非「管轄權領域」,更說明政治現實上「中華民國台灣」已不同於憲法上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台灣」的設計,已在根本上脫離「九二共識」的意涵

「中華民國台灣」已經跳脫「一中框架」、「一中原則」,這與中共認為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截然不同;也不同於國民黨所提出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台灣是中華民國一部分有所差異。「中華民國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融合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及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國家、台灣已經獨立三層意涵。換言之,原先國、共兩黨所認為中華民國與台灣獨立是互斥性概念,在民進黨的國族建構過程中兩者成為相互包容性概念。傳統上中華民國與台灣獨立本是無法並容互斥的政治語詞概念,卻成為相互依賴共生共存概念組合,中華民國為用、台灣為體互為表裡。

基本上,民進黨的中華民國論述,歷經「台灣化」甚至「台獨化」過程。民進黨巧妙轉換中華民國獨立與台灣獨立、「一國兩制」與「九二共識」這些概念內涵,藉此「標籤化」中華民國等同台灣獨立、「一國兩制」等同「九二共識」。事實上,從憲政法理來說,中華民國絕不等於台灣已獨立;而「一國兩制」涉及兩岸終局制度安排,「九二共識」則是涉及兩岸關係性質及兩岸對話與交流「政治基礎」,兩者意涵也是大異其趣。

換言之,在民進黨詮釋中這些概念語詞內涵,已被轉換及簡單地混淆等同,民進黨認為已經很務實地把「中華民國台灣」,變成黨內與台灣社會主流論述,但中共當局對此等言論仍批判為暴露「漸進式台獨」目標,意圖升高兩岸敵意,並無法改變大陸和台灣「同屬一中」,仍堅決反對任何形式台獨。

或許民進黨以為既然無法在國際上使用中華民國國號,中共當局也無法正視中華民國存在;同時,民進黨基於台灣安全避免明顯而立即危險,也無法完成公投建立台灣共和國目標,因此「中華民國台灣」反成為台灣社會最大公約數。

憂反滲透法  金門模範街五星旗不見了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民進黨經常替代高喊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台灣,顯然是用「舊瓶裝新酒」而非「新瓶裝舊酒」,然問題是,民進黨主張「中華民國台灣」,在主權、領土及民族血緣若完全不同於傳統意義下的「中華民國」,恐怕難以以此建構新國族認同——因為儘管台灣認同、台灣人認同與中華民國認同可相容並不衝突,但台灣認同與福建金門、馬祖離島中國認同有所不同。同時,主權分割論更難以化解兩岸主權衝突,甚至授予中共批判台灣追求「法理台獨」口實,從而加強對台外交極限壓制及軍事威逼武統。

民進黨從批判中華民國是外來政權,到承認中華民國為台灣國號,甚至要求中共當局正視中華民國存在事實,這是台獨論述的「中華民國化」過程;而提出「中華民國台灣」,則是中華民國「台灣化」過程,但關鍵是台灣與對岸屬於何種政治關係?及兩岸終局制度安排是什麼?恐怕這才是涉及中華民國論述建構最關鍵核心之處。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