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效傳奇:好萊塢之聲》:一首96分鐘的交響曲,向電影幕後勞苦功高的功臣致意

《電影音效傳奇:好萊塢之聲》:一首96分鐘的交響曲,向電影幕後勞苦功高的功臣致意
Photo Credit: 造次映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一部高知識密度的紀錄片,憑著科斯汀的專業經驗與藝術涵養,徹底展現了聲音設計與剪輯技術的深厚功力,也證明了影像與聲音是一體兩面,聲音就像是電影透明的影像,更呼應了史匹柏所說:「我始終認為聲音比影像更能引領觀眾融入故事。」

文:劉馬利(專業音樂人、媒體人、文字工作者)

猶如一首長達96分鐘的交響曲,以聲響為第一主題,勾勒出一世紀的想像空間,瑰麗璀璨且繽紛多彩,再用畫面建構了第二主題,透過鏡頭的折射與眾電影大師的談話,彼此交織,充分共鳴,再爬梳出影像聲線的經緯。

整部電影的製作技術性與藝術性兼具,內容充實豐富,節奏掌握得宜,剪輯乾淨俐落,根本就是用聲響的廣度撰寫文本,以時間的長度端看電影,說這是電影音效的教科書都不為過,可媲美2016出品,由麥特.許瑞德(Matt Schrade)所執導的紀錄片《電影配樂傳奇》。

既然在電影中不斷以「交響曲」(symphony)來比擬電影音效的成品,那就先從「symphony」的字源談起。衍生自希臘文(symphonia),意指「交響的」,就是將所有的聲音結合在一起。電影的混音工作與影像的相輔相成、所有工作人員各司其職、有志一同、眾志成城,確實呼應了「交響的」精神。而大多數的交響樂以四個樂章為原則,也就是「起承轉合」的概念。由米奇.科斯汀(Midge Costin)所執導的紀錄片《電影音效傳奇:好萊塢之聲》,以歷史為軸線,亦可略分為四個樂章:

第一樂章,通常是由緩慢的序奏再進入快板,所以先以錄音技術與無聲電影的源頭為序奏,再引出有聲電影的發展,最後帶入「新好萊塢電影時代」的來臨(NewHollywood,是指1960年代中期至1980年代早期的電影革命),愉悅而燦爛的結束此一樂章。

第二樂章,通常是行板或是慢板,接續講述「新好萊塢時代」的承先啟後。

第三樂章,是全曲最短小的樂章,通常為三部曲、或是小步舞曲、或是詼諧曲,此時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出現了,成為本片的一大轉折。

第四樂章,再度回到快板,介紹音效師的「葵花寶典」-Circle of Talent,是本片後半段的重頭戲,最後的結尾(coda)則回歸電影藝術無可取代的感性價值,平實而溫暖。

科斯汀,為好萊塢資深音效設計師,《絕地任務》、《空中監獄》、《世界末日》等等強片的音效後製,皆由她一手操刀。她在《電影音效傳奇》裡,試圖從1877年留聲機的問世、默片時代的現場樂隊,再回顧1920年代進入有聲電影時代的類比音效,揭開了音效製作的序幕,之後再帶入並聚焦於「新好萊塢電影時代」,是好萊塢電影發展的轉捩點,讓當時面臨蕭條窘境的電影市場,在黑暗中看見一線曙光。

闊銀幕與環繞音響,為電影美學開創新局,聲音與影像的合作無間,就像是交響曲的兩個主題,表面上雖各自表述,但其實是環環相扣、互為表裡,敘述著每一時代的錄音、剪輯、後製配音、擬音技術的演進,以及美學思維的變遷,但其中唯一恆久長存的核心精神,是人類的情感表達,因此配樂能成為電影藝術雋永的傳奇。

MV5BZmYzZGIwMTUtZDljMC00ZGQzLWI5NzItOGNm
Photo Credit: 造次映畫

電影小子(Movie brats),是「新好萊塢電影時代」最具代表性的導演,在電影發展的關鍵時代扮演承先啟後的角色,成為電影藝術的表率,包括法蘭西斯.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這群受過電影專業訓練,對於美學有獨到品味的新銳導演,在他們的堅持與努力下,讓電影成為雅俗共賞的藝術,譬如柯波拉的《教父》、《現代啟示錄》,盧卡斯的《星際大戰》、《法櫃奇兵》,史匹柏的《E.T.外星人》與《侏羅紀公園》等等叫好又叫座的電影,為好萊塢電影產業開啟新的扉頁。

87292354_135714144596606_476340812616040
Photo Credit: 造次映畫

聲音,是全片隱形的主角,音效師就如同作曲家一般,賦予影像豐沛的生命力,科斯汀除了網羅了「新好萊塢」的導演們在影片中侃侃而談,也深入訪問了柯波拉御用音效師沃爾特.默奇(Walter Murch)、卡麥隆與史匹柏共同青睞的音效師蓋瑞.雷斯同(Gary Rydstrom)、與盧卡斯長年合作的本.貝爾特(Ben Burtt);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專屬音效剪輯師理查德.金(Richard King)等等。最令人驚豔的恐怕是精心蒐集為數眾多、各式各樣的電影音效片段,就像是有系統的旁徵博引。筆者雖沒有認真去計算引用片段的數量,只知道在片尾所滾動出的片單相當可觀,猶如聲音世界的滿漢全席,也像是一本博士論文的參考書目,令人嘆為觀止。

芭芭拉.史翠珊的現身,是一大亮點,她是全片唯一一位活躍於影、視、歌三棲,幕前幕後皆卓然有成的傳奇人物,無怪乎科斯汀將她放在電影的中間點,她的作品《星夢淚痕》成功將立體的聲響效果引進劇院,甚至還花了四個月時間和以及一百萬美元來製作電影音效,充分利用了空間效果,將整個電影院視為重要的介質,讓銀幕與揚聲器同時與觀眾對話,穿梭於各式各樣、阡陌交錯的聲線中,產生出幽邈廣遠的立體意象,的確是電影音效史上的第一聲春雷。

Circle of Talent,一個180度的半圓形圖案,也可說是一個集合名詞,將電影音效分為三大類,包括音樂、聲音(包括收音、對話剪輯、對白同步重製ADR)、音效(包括特殊音效SFX、擬聲Foley及環境音效)互相交融並提供電影聲音的基礎,活像交響樂團裡的每一個聲部,而音效師就是指揮家,引領夥伴合奏出撼動人心的樂章,賦予電影生命力。也像是音樂裡的「圖像記譜法」(Graphic notation),超越五線譜的形式,不斷的以各種形式探索電影裡各種聲音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