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蔓延,需要葉克膜式的經濟救援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需要葉克膜式的經濟救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資金實力充裕的大企業來說,稱過這段可能需要數個月的疫情,可能勉強做得到,但對於資金實力不足的中小企業,以及個人營業者來說,數個月的疫情與空白收入,恐怕會逼他們結束營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郭永興(台中科技大學國貿系教授)

武漢肺炎疫情下,台灣各行各業,尤其與人的移動息息相關的餐飲、娛樂、旅遊、交通等服務業營運情況悽慘。台灣對於武漢疫情的防制,因為超前部署得宜,在世界各國中是防疫的優等生。而對於疫情所帶來的百業蕭條,政府也很早就開始對策,3月13日立法院三讀通過600億武漢肺炎特別預算(《中央政府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預算案》),其中404億元用於紓困、振興經費,筆者相信這些及時雨很快的會傳遞到各產業。

政府也將疫情的經濟對策提升到國安層級。蔡英文總統3月12日召集行政院正副院長與相關部會首長召開「國安高層會議」,總統有五項重大指示:「落實600億防疫特別預算」、「政府各部門既有預算及基金移緩濟急」、「最短時間落實政府部門投資與採購,加速擴大內需」、「全力協助民間加速投資,維繫經濟動能與活力」、「全力穩健金融市場,維持匯市穩定與股市動能。」

就挽救蕭條經濟的振興政策而言,蔡總統的五大政策是正確的,這五大政策向市場與民眾宣示,政府已經準備600億投入市場、然後「就業安定基金」、「觀光發展基金」等官方基金,還有近400億經費可投入紓困與振興,再者,政府也會引導公部門以及私部門盡快進行投資,短期內創造大量需求來提振經濟。

然而筆者感覺,上述五大政策的半數以上,其實就是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創造「有效需求」的經濟政策,而第五項政策的結果,其實海外因素的影響可能更大。蔡總統的第五項宣言,其實是眼見近期國際與台灣股匯市劇烈波動,因此希望透過政策宣言來安定市場。然而台灣未來股市的安定,因為台灣國內疫情相對穩定,因此「輸入型」的金融市場波動發生率較高,而海外金融市場是否能安定下來,則看海外疫情的發展局勢,就目前歐洲疫情慘重,而美國又剛宣入進入緊急狀態來看,未來海外的金融市場並不樂觀,因此就算政府再如何喊話與進場基金企圖穩定,台灣股匯市恐怕還是難免一番折騰。

而凱因斯式創造「有效需求」的經濟政策,在疫情蔓延的特殊情況下,恐怕也是效果有限。凱因斯曾經說過,解決經濟大恐慌的一個方法,即是政府拿錢去請一批工人挖馬路,挖好了之後,再拿錢去請另一批工人把馬路填好,在這過程中,工人會領到薪水,有能力消費,會創造新的需求,自然可以帶動景氣,使經濟復甦。然而現在的情況是,會經由口沫、接觸傳染的武漢肺炎正在蔓延(雖然台灣國內疫情受到控制),政府要招工人出來挖馬路是難找到足夠的工人。這就變成了,就算政府準備了振興經濟預算,卻無法創造需求的困境。

更明確的講,這次的600億武漢肺炎特別預算中,有安排了20億元發放振興抵用券。政府希望透過這20億元,鼓勵民眾多消費來搶救國內旅遊與餐飲。然而在全球疫情尚未結束,國內也陸續檢測出海外旅遊經驗者為武漢肺炎陽性反應,恐懼依舊漂浮在台灣的空氣中。恐懼並非壞事,這使得台灣境內民氣一致,支持政府的管制措施,可是在恐懼尚未消失時,政府發送消費抵用券,一般民眾不是不使用,不然就是會選擇較低風險的消費方式,例如餐飲外帶。如此一來,災情慘重的旅館業以及餐廳業,恐怕受惠有限。

政府還是可以發送這20億元抵用券,因為會多少刺激出一些新增的消費,讓低迷的市況稍微改善一點,但政府也必須有心理準備,這20億元抵用券發出去之後,餐飲旅遊業依舊會是災情慘重。

疫情尚未解除之前,創造「有效需求」的凱因斯式經濟政策,對於需要人與人直接接觸的服務業,恐怕是效果有限。而對於這些因為疫情衝擊,使得業績急凍,而振興方案又難有效用的產業,政府需要提供葉克膜式的經濟救援。

疫情衝擊繳稅最長延一年 防疫補償金也免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所謂葉克膜是利用幫浦將急性心肺衰竭患者的靜脈血液引流至體外,經氧合器進行氣體交換後,再回輸到患者動脈或靜脈內,暫時讓患者度過生命的危險期。對於在疫情衝擊下,已經失去營業機能(或者近乎)的企業來說,最重要的課題,是如何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支付房租、銀行貸款、員工薪資等不可避免的支出,撐到疫情結束生意再上門。

對於資金實力充裕的大企業來說,稱過這段可能需要數個月的疫情,可能勉強做得到,但對於資金實力不足的中小企業,以及個人營業者來說,數個月的疫情與空白收入,恐怕會逼他們結束營業。這時候就需要政府提供無息、低息貸款(或者協調銀行提供),讓這些企業可以撐到疫情告一段落。

事實上,政府也已經開始進行葉克膜式的經濟救援。600億武漢肺炎特別預算中,「紓困及振興」經費共404億,就救急的時間軸來看,預算可分為疫情期間的「短期紓困」,與疫情過後的「後續振興」兩大預算模式。就短期紓困來說,經濟部編列200億預算,對受影響事業進行紓困振興,辦法預計3月15日起生效;其中包括受影響企業利息減免,營運資金及振興資金利息補貼等,額度將可惠及3萬家企業。

筆者認為,這樣的政策推行之後,需要進行滾動式檢討,才能達到葉克膜式經濟救援的最佳效果。就目前來說,有幾點就值得再思考,舉例來說,申請者必須有兩項資格:第一是依法辦理公司登記、或依《商業登記法》免辦登記之小規模商業,且必須是中小企業以下;此包括早餐店、攤販、個人藝文工作室等都能參與。第二是受影響之認定標準為自今年1月起連續2個月,平均營業額較去年12月前6個月或去年同期減少15%,才能被認定為受武漢疫情影響業者。這樣情況下對於免繳稅、沒有記帳習慣的部分傳統攤販(傳統攤販的記帳方式,可能就是看存摺。存款餘額提高了,就是賺錢;假若存款餘額降低了,就是沒賺到錢),恐怕就無法證明營業額減少。

此外,政府方案有提供營運資金的利息補貼六個月,此方案是變相提供企業無利息的短期營運資金,立意良好。補貼利率按中華郵政2年期定期儲金機動利率加1%計算,每家以5.5萬元為上限;預計可補貼中小製造業1500家、中小服務業2萬家。然而,申請此項補貼有條件,規定營運資金僅能用於支付員工薪資、租金,且企業必須承諾不得減薪或裁員(減班休息不支薪等,也視同變相減薪)。雖然這樣的限制,也是基於保障就業的出發點,但是以企業立場考量,拿政府的利息補貼,最多也才5.5萬元,可能還少於節省一位員工的兩個月人事成本,這樣的規定可能只會讓企業選擇不申請補貼,或者先解雇員工之後再申請補貼。因此此案的施行方式,可能需要進行滾動式檢討。

武漢肺炎對於全球經濟帶來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的大震撼,但是若以2003年的SARS疫情對於台灣經濟所帶來的影響作觀察,疫情結束之後,多數企業營運與總體經濟是會有V型反轉,因此政府目前最需要的,就是以葉克膜式的經濟救援,來幫助企業撐到V型反轉的到來。至於葉克膜式的經濟救援施行方式,時時針對全球疫情、以及國內企業營運狀況、失業率等經濟指標進行滾動式檢討是必須的。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