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多舛的東京奧運,將決定日本與安倍政權的歷史定位

命運多舛的東京奧運,將決定日本與安倍政權的歷史定位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場命運多舛的東京奧運,隨著已經成為世界大流行的疫情走向,最後的結果究竟會如何發展,也將決定日本如何寫下2020東京奧運和安倍政權的歷史篇章。

文:大阪老楊

2019年的下半年,有多項世界大型運動賽事在日本風光舉辦,也順利落幕。像是第一次由亞洲國家承辦的「世界杯橄欖球賽」和「世界女子手球錦標賽」等重要賽事都有一個完美的結尾。

當邁進2020年,東京各界準備為了7月底舉辦的東京奧運要開始進行一連串的活動,比如各單項運動場館的驗收,各單項運動的最後預賽來選出最後參賽國的時候。日本鄰國——中國,卻傳出了武漢肺炎的疫情,且一發不可收拾。這讓日本政府以及東京各界都開始緊張起來了。

其實細數自2012年申辦以來,2020東京奧運的進程就一直不是非常的順利。

新國立競技場建設延宕

在對外徵求比稿後,由伊拉克裔知名設計師札哈・哈蒂(Zaha Hadid)設計的流線型屋頂的新國立競技場獲得青睞,並在2012年提給日本奧會再提案給國際奧會,爭取申辦資格。當時提案時的整體預算約落在1300億日圓。但在2013年的日本國會參議院預算委員會重新試算後,由於屋頂建設難度過高,發現整個預算將提升到2500億以上。這個消息一傳出來後,日本社會譁然,開始討論原本就不太受到東京居民支持的這項賽事,究竟值不值得花這麼多錢來蓋一個主場館。

直到了2015年,因為預算實在過高,才在首相安倍晉三的敲定下,改由最初一起比稿的日本建築大師——隈研吾的設計案來作為最後的主場館,最終預算約為1500億左右。因為改變設計過於倉促使得完工時間延後,也讓原定在新國立競技場舉辦的世界杯橄欖球比賽,也跟著要變更比賽場地。最後世界杯橄欖球的決賽是在橫濱總合體育場舉行。

主視覺會徽涉及抄襲

同樣在2015年,日本公布2020東京奧運的主視覺會徽圖案。但過沒多久,被日本網友爆出可能涉及抄襲比利時列日劇院的標誌圖案。劇院標誌圖案設計者奧利維・德比(Olivier Debie)發現後,和列日劇院同時向國際奧會提出控訴,同年8月2020東京奧運組委會宣佈不再使用該會徽,將會重新比稿選出最適合的會徽。最後在離奧運開幕只剩四年的2016年,才決定出最後以「松紋」為主的圖案。

場館施工過勞及勞災事件

由於設計變更的原因,讓主場館的建設已經延遲了許久才開始動工,因此產生了為了趕工而極度的加班,結果造成新國立競技場現場的勞工因為過勞而自殺的事件。此外,在選手村的建設時,也有因為不注意而從高處墜落身亡,或是被吊車輾過死亡的案件。甚至還有施工現場的休息室沒有冷氣,而有勞工中暑死亡等另人不解的事件。也因此在2019年5月,總部位在瑞士的國際林業建設勞工聯盟,向2020東京奧運組委會提出嚴正警告,要求東奧組委會提出完整改善方案。

馬拉松和競走項目變更舉辦地點

2019年9月在杜哈舉辦的世界田徑錦標賽,在過熱的天氣下,即使在晚上舉行馬拉松以及競走項目,仍然有許多馬拉松和競走選手無法完成比賽。在聽到世界田徑總會的報告後,國際奧會認為在7月舉辦的2020東京奧運也有可能發生同樣的事情。同年11月,就在離開幕不到10個月時,也沒有事先通知主辦城市的東京都知事的情況下,國際奧會擅自宣佈將2020東京奧運的馬拉松項目以及競走項目,改為北海道的札幌市舉辦。

這一宣佈,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非常惱火,身為主辦城市的大家長,竟然看記者會才知道這件事,為此她也向東奧組委會提出抗議。當然此事一出,日本社會又是一陣譁然紛紛覺得不可思議。也讓北海道知事和札幌市政府感到困擾,還提出北海道的夏天也不一定很涼爽的說法。

國際奧會則只提出了「選手優先」的理由,來強迫東奧組委會、東京都和札幌市硬扛下這個決定。而這個決定將會增加更多的花費。也有人指出,國際奧會這個決定,打破了國際奧會自己規定的「不可由兩個城市舉辦奧運」原則。

RTS35ZS2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武漢肺炎的威脅

而2020年一開春,就是武漢肺炎的疫情。至今日,在各界有太多停止舉辦東京奧運,或是延期的言論。而目前已經有高爾夫選手宣佈在疫情沒有完全控制下,不會參加東京奧運的賽事。

還有更重要的一件事,因為疫情的關係,讓各國紛紛封鎖國境,並禁止大型活動舉辦。所以有許多單項運動的預選賽,到了今天,都還沒有舉行。也就是說2020年東京奧運最後的參賽國家名單,在離開幕剩四個月時,都還無法作真正的確認。這也是目前國際奧會最頭痛的一件事。

如期舉行、延期或中止

日本共同通信社在目前的疫情下,針對2020東京奧運所作的民調,有69%的民眾認為在目前的狀況下,是無法如期舉行的。在不考慮延期以及中止的情況下,個人認為如果必須如期舉辦東京奧運,必將出現下列幾種情況。

  • 因為疫情關係,許多國家及選手抵制參加奧運。這將成為自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以來,又一次多數國家抵制參加奧運。也是第一次因為病毒疫情關係而抵制。屆時到底會有多少國家願意派國家代表隊進入東京進行比賽,完全無法預測。這同樣也會重創日本經濟。
  • 日本及東京疫情控制完善,各國也願意派員參加。但在選手村各國選手密集接觸下,某國選手突然確診,讓大會臨時中止。在這個情況下,所產生的後果,可能會比各國抵制來的更加嚴重,也會讓日本受到外交及經濟上的雙重打擊。
  • 疫情得以控制,順利舉辦,完美落幕。這也是多數人希望且期待的最好結局。

國際奧會和東奧組委會,可能手上有更多套的劇本。作為喜愛各項運動的觀眾,也請國際奧會和東奧組委會不要忘了「選手優先」這個原則來考慮賽事的舉辦與否。畢竟奧運會是一場集合近一萬名選手的大型活動賽事,而每一位選手都是該國的重要人才。

這場命運多舛的東京奧運,隨著已經成為世界大流行的疫情走向,最後的結果究竟會如何發展,也將決定日本如何寫下2020東京奧運和安倍政權的歷史篇章。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